是谁把公安变成了公害?


【明慧网2004年9月8日】今天的中国大陆,老百姓中流传这样一句话:过去土匪在深山,现在土匪在公安。有的警察更是被老百姓称呼为恶警。我们不禁要问,到底是谁把本应保一方平安的警察变成了土匪呢?

近段时期以来,大陆媒体一直大肆渲染歌颂公安警察的“艺术作品”,不断“创作”所谓的“典型”广而告之,歌颂赞扬劳教所如何美好,人权如何得到保障。为什么笔者在这里要用“艺术作品”这个字眼呢?想必大家都知道,艺术作品与现实之间是有差距的。不然老百姓岂不是都要争先恐后跑到劳教所享福去了?更不会发出“现在土匪在公安”的感慨了。

因为对上访民众、下岗职工、异见人士,特别是对法轮功学员迫害的暴行在国际上不断被曝光,有关真象讯息在大陆民众中的广泛传播,越来越多的人对江氏的恶行有了清醒认识。不得已,江氏只有再次动用“御用媒体”创作渲染艺术作品来包装掩盖罪行。然而,毕竟事实胜于雄辩,豺狼披上再多的羊皮也遮挡不住它残暴嗜血的本性。

在对法轮功迫害的五年中,被江氏用来当做打人和杀人工具的一些恶警,是对法轮功实施灭绝迫害政策的直接凶手。至今已造成至少1038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数十万人被非法劳教,数千人被非法判刑,更多的人遭绑架洗脑或被迫流离失所,受到波及的人何止一亿人。这么多的人现在还仍在亲身经历着迫害,老百姓会轻易遗忘吗?艺术作品中感人的故事情节、漂亮优美的画面,真能涂抹得了残暴血腥的事实真象吗?

在迫害中,江氏助长着“假恶斗”的邪恶风气,摧毁了一些人心中仅有的一点道德观念,利用一些警察和官员的私欲,利用他们对金钱、权力的贪婪追逐,威逼利诱齐上阵,操控他们出卖良知、助纣为虐。

江氏把经济利益和“乌纱帽”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残酷程度挂钩,明码标价,转化法轮功学员多少奖金,抓捕法轮功学员多少奖金,到北京上访多少人就摘掉“乌纱帽”等,威逼利诱警察行凶。再加上在江氏“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等密令蛊惑下,很多恶警真正感觉有恃无恐,早已把法律、公正和良知抛到九霄云外,或者找一个“我是执行上级命令”的荒唐借口来搪塞自己的良心。只要有利可图,对真正杀人放火等恶性案件可以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对称得上是自己衣食父母的无辜炼功群众却大打出手,抓人、抄家、罚款、绑架、洗脑、酷刑折磨……真正到了烧杀抢掠、无恶不作的地步。很多恶警在对法轮功学员行凶时,面对质问,经常会说一句话,那就是“江××给我钱,要我杀人我就杀人。”

几年来,每天都有大陆法轮功学员遭迫害的消息传出。在劳教所、监狱或者公安局里,为了达到所谓的“转化率”,得到奖金和升迁,很多的恶警疯狂的对无辜的法轮功学员滥施酷刑,从不断被披露的案例中可以看到,采用的酷刑从电刑、炮烙,到老虎凳、钉竹签达一百多种。很多人不敢相信,可是这却是每天都在中国大陆发生的事实。

大家可曾记得那个因对待法轮功学员凶残邪恶而臭名昭著的辽宁马三家劳教所所长苏境,她曾经下令把18名法轮功女学员扒光衣服投入男牢,是用阴险残暴手段迫害致死多名无辜学员的主要凶手。但却独受到江氏的青睐,被江氏封为“模范”和“先进”,发给巨额奖金,到处散布其迫害经验。

不可否认,在不同阶层和职位上都有很多坚持正义的警察,他们拒绝同流合污,有的更是采取不同方式支持善良,抵制迫害。他们必将象帮助犹太人逃离纳粹铁蹄的辛德勒一样被历史所铭记。相反,那些追随江氏逞凶一时的恶警们,最后的下场注定是可耻的,必将成为江氏的殉葬品。多么华丽的掩盖只能欲盖弥彰,无论借口多么冠冕堂皇,他们都将为自己的一切言行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