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身心受益 做好人反遭迫害


【明慧网2004年9月8日】我是河北省石家庄市的一名法轮功修炼者。自幼体弱多病,到了中年多种疾病缠身:类风湿性关节炎;心脏供血不足;气管炎发展成过敏性哮喘,晚上睡觉躺不下,只能坐着睡觉;脑袋也有病,走路走不直;还有甲状腺肥大等病,一活动就出汗,一见风就感冒,身体的抵抗力下降,真是度日如年。爱人的单位不景气,也没有钱看病。对于生活简直没有勇气了,只是上有老下有小,勉强的维持着这个家庭罢了。96年11月份我有幸喜得法轮大法,通过按照李老师教导的“真善忍”做好人、做更好的人,修心律己,我的身体也在半年之内完全恢复了健康。这是一件多么高兴的事啊!一分钱没花无病一身轻了。

在1999年7.20,江××无理镇压法轮功以后,我家就开始没有宁静的生活了。居委会的书记、主任、街道办事处主抓法轮功的、派出所、单位领导,这些积极追随江氏的人经常来家里骚扰,妄图使我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

我想,这么好的功法却受到不公正的对待,那不对。2000年4月12日,我按照宪法赋予的公民的上访权力去北京国家信访局上访,为说一句法轮大法是正法,是教人做好人的一部高德大法,等到的却是罚款600元。同年4.25前,所谓的“敏感日”,单位(河北省石家庄市阀门二厂)的李洪涛来到我家说让我去跃進路办事处一趟,有点事。修炼人的善良使我信了他,结果却被骗到河北省石家庄市照明公司的招待所把我非法关押起来。我绝食抗议对我的迫害,并给警察及有关人员讲真象。跃進路办事处的书记一看改变不了我,又怕出生命危险,叫家人和单位的领导写保证书放我回家,从我的工资中扣除伙食费300元。这叫什么事,迫害我还要我自己出钱。

2000年10月份,我们小区的两名法轮功学员被市公安局、长安公安分局、跃進路派出所抄了家,形势更加紧张了起来。到了晚上,生活区的几个出入口都有人把守,我家的门前有便衣蹲坑,白天出门有家委会派的人跟踪,还经常换人。(因为他们干的是见不得人的事,所以每次被我发现后都象小偷一样溜走,然后再换一位。)更可笑的是,我对面的二楼上开始有人对着窗户每天24小时对我出入的楼道门進行监控,时刻注意我的动态。我决定去这被蒙蔽干坏事的人家讲真象,一天晚上我直接去了她家,女主人和一个两岁左右的孩子在家,孩子在发烧。我直接给她讲了真象,并帮她给孩子服药,她明白真象后不再对我监控,只有她的丈夫晚上的时候监视一会儿。

2001年8月28日早8点钟,跃進路派出所的恶警焦建军到我家敲门,我爱人给他们开了门(他还是对中国的警察有着善良的信任,不相信人民警察会干出什么荒唐的事)。焦建军说派出所的指导员找我有点事,因为我被这样骗过,就说:“有什么事就在家说吧。”他看我识破了他的阴谋,立即打手机叫来了四名保安。我走出家门大声喊:“大家都来看啊,我炼法轮功做好人,信的是真善忍,跃進路派出所的警察抓人啦!”恶警焦建军和四个保安抬起我就走,我高呼:“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江泽民镇压法轮功罪责难逃!”四个恶人都是年轻力壮的小伙子,抬着我这50多岁的老妇人却行走困难,100米的路,他们休息了三次。恶人把我象扔一件物品一样扔到了车上。车子到了位于长安区广安大街的长安旅社的洗脑班门口,恶警让我下车,为抗议对我的无理迫害,我坚决不下车。几个恶人硬是把我从车上连拖带抬的拽到了洗脑班。就这样,在中国所谓的人权最好的时期,光天化日之下,在没有任何理由和手续的情况下把我强行绑架到了石家庄市长安区洗脑班。

在洗脑班里,没有任何的人身自由和言论自由,时刻都有人盯着,连去厕所吃饭都不放过。白天由家委会派人监控我,晚上,他们竟让本单位的一位男同志陪床,简直毫无道德,使我没有了做人的尊严。我绝食抗议对我的非法关押,不断的发正念、背法,有机会就给接触的人讲真象。在旅社的院内有三名警察24小时值班,象对待一个重刑犯一样如临大敌。跃進路办事处的邢书记是洗脑班的主管,他把我不吃饭的情况向上做了汇报,市610的不法人员责令他们立下军令状,要转化我和另一大法学员(化肥厂的王慧娟)。他们何等的邪恶啊,要把信仰“真善忍”的好人转化到哪里去呢?转化成“假恶斗”吗?!

邢××劝我進食,我提出条件:一个是不违背大法的原则,一个是无条件放我回家,因为我没有犯法。他们开始了多种多样的转化手段。利用610人员、长安区党校校长赵××和我的大部分亲人轮番轰炸,想使我放弃修炼。他们利用我爱人下岗生活困难的状况,伪善的利诱我说给安排工作、给孩子过生日、给钱等等,我不上他们的当。他们看这招不灵,又想了一个新招。他们胁迫我爱人写了一个不去北京、不发传单、不在户外炼功的保证逼我签字。我当时觉得北京我去过了,不让在外炼功在家炼也一样,由于思想没在法上,完全是人的想法,结果被邪恶利用钻了空子,我签了名。晚上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想哭却没有泪,觉得这么好的功法,这么好的师尊,我怎么背叛了呢?我的第二次生命不是师尊给的吗?就觉得自己将灵魂出卖给了邪恶。那种生不如死的痛苦是不炼功的人不能体会的。我认识到不对之后,慈悲伟大的师父给了我重新做好的机会。邪恶说那个签字不行,必须写“四书”(决心书、保证书、悔过书、揭批书),这次我坚决不配合邪恶的要求。跃進路派出所、办事处、阀门二厂、家委会,把我爱人也叫去了,开始商量对付我的策略。他们邪恶的又胁迫我的爱人写让我签名,恐吓我爱人说不写就判劳教。我的爱人和妹妹知道我是大法的受益者,但是在邪恶的恐吓和胁迫下惊恐的写了又签了名,邪恶的邪恶处就在于它们逼迫好人把良心出卖。洗脑班的收费相当的吓人,在洗脑班共27天,结账时一算要九千多元!我们家一年也挣不了这么多钱。我对爱人说:一分钱都不能出,他们干的一切都是违背法律的。

在这里我呼吁善良的老百姓清醒吧!法轮大法是正法,是教人做好人的高德大法,他福益全人类。现在法轮功的书籍被翻译成30多种语言,洪传世界60多个国家,受到各国颁发的褒奖达1200多项。各国都在欢迎他,唯独中国当权小人在镇压。江××触犯了中国宪法和国际法,它及其追随者已因“群体灭绝罪、反人类罪、酷刑罪”等被多国起诉。江氏政治流氓集团的恶行终将败露,被曝光在光天化日之下,那些不法之徒也终将被正义和良知审判。终将被绳之以法,得到它应有的报应。

望追随江氏迫害、仇视大法的人三思,善恶有报是不变的天理,历史上正义是从来就没有被压垮的。明白真象是福,支持大法会得到真正美好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