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浴在师父的洪大慈悲下

【明慧网2005年1月10日】我是辽宁省抚顺市的一名女大法弟子。我的童年是幸福的,有个美满幸福的家庭,身体健康,精力充沛。但是到了成年坎坷接连不断,婚姻不幸使我精神接近崩溃,那时候的感受真是生不如死,由于当时年轻,草率结婚,两人性格不合,最终离婚。那时的我觉得这个世界为什么对我这么不公平,为什么要痛苦的活在这个世界上,我感觉心里很苦很苦。

一、得法脱苦海

在这痛苦的岁月中,我觉得度日如年。1999年5月1日,国际劳动节,我有幸喜得法轮大法,这是我一生永远永远难忘的日子。聆听师尊的讲法,我沐浴在师父的洪大慈悲、佛恩浩荡下,心中升起对伟大师尊的无限敬仰,心中的幸福用尽人世间的语言无法表达。每次学完《转法轮》都是双眼含着激动的泪水,我被师尊讲的博大精深的法理深深的吸引,师父的法理使我明白了人为什么有苦有乐,要想脱离苦海,那就得修炼返本归真。

刚开始学法不久,师尊就为我净化身体,表现上类似带状疱疹,腰上起了很多大脓泡,排出很多黄脓。那时悟性不好,还吃药,药也没起作用,仅十几天就好了。现在明白了,是师父为我消去生生世世所欠的业力。以前还以为身体好没有病,学师父《精進要旨》“病业”,师父说:“其实人生生世世不知有多少世了,而每一世人都欠下了很多业力,百年后转生时,一部分病业就压進了身体里面的微观中了,当转生时,新的表面物质肉身是无病业的(但也有业大而例外的),那么上一世压進去的会往外返,返到表面肉体时人就来病了,但病发时往往都会有一个表面物质世界的外因条件的触发。”那一刻才真正体会到没病一身轻。每天晚上和儿子都到学法小组学法,早晨起来到室外和大家在一起炼功,和同修们在一起一片祥和,体会到溶于法中的美好,明白了人生的真正意义。

二、和同修们证实法、讲真象

1999年7月20日,邪恶之首江××利用手中权力,独断专行,发动党、政、军抓捕大法弟子,到处是一片恐怖,就象天塌下来了。那时有的同修到北京证实大法,有的顶着重重压力讲真象。2001年1月在同修家里,我看见同修拿出1000元钱做大法真象资料用,我也拿出200元钱。没有动员,没有组织,我们用这些钱做成真象传单,买好信封、邮票,然后同修们再把真象资料装入信封里,贴上邮票,再把事先准备好的全国各地主管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要头目的通信地址端端正正的写在封面上。我们顶着严寒,把信件邮寄出去。在当地有力的震慑了邪恶之徒,为救度众生起到了很好的作用。正当我和同修做着讲真象的事,朴屯派出所恶警开始非法抓捕大法弟子,我们小组辅导员被非法判刑,有的同修被劳教、拘留,我是唯一幸免的。就这样我失去了和同修在一起的环境,由于得法较晚,法理不清,有执著心,曾一度停滞不前。

三、看《明慧周刊》,开始散发真象资料

2002年上半年,我在同修那看到师父新经文、发正念两种手印、《在北美大湖区法会上讲法》、《在2001年加拿大法会上讲法》。当时我心里特别激动,知道慈悲的师父没有落下我。回到家我反复学法,做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担任着救度众生的重大历史使命,师父的话在耳边响起,“你们要维护法,你们要证实法,在法遭到迫害的情况下你们如何的去揭露那些邪恶,更好的圆容大法,这是你们应该做的。”(《在2001年加拿大法会上讲法》)

紧接着我又和同修联系上了,我知道这都是师父的安排,我每周都能看到《明慧周刊》,有了和全世界大法弟子交流的机会。看到那么多大法弟子被迫害死,在劳教所里被折磨,想到可敬的同修在魔窟里被迫害都能堂堂正正维护大法,我被大法弟子的一身正气深深震撼了。看了这些惨无人道的迫害后,我没有被邪恶之徒的残忍吓倒,心中只有一念:我要把恶警迫害大法弟子的事让众生都知道。那时我每天出去贴真象资料、散发真象传单,不管严寒酷暑,冰天雪地,都及时发到千家万户。记得我在第一次发真象资料时,两腿不停的抖,心里非常紧张,这时我就背《威德》。

一次,我和儿子去粘真象小标语,师父让我看见真象标语上的字金光闪闪,使我更有信心。听师父的话,做好三件事,学法、讲真象、发正念,从不懈怠。

四、和大法弟子李英一起证实大法

有时我也感到孤独,真想和同修在一起。这时师父法身又为我安排与大法弟子李英在一起证实大法(李英已于2003年4月2日被抚顺市公安一处迫害致死)。

我俩把师父讲法及时送到同修手中,晚上我和李英一起发放真象资料。在出发前,先发正念。一次我和李英一起去贴真象标语,由于我当时有怕心,情急之中把标语贴歪了,这时李英不惊不怕,一身正气,把标语端端正正重新贴好,我俩才离开。走在路上的时候,李英说:“大法是神圣的,我们要做正,众神在看着我们呢。”我心里暗下决心,一定要做好。

有一次我俩去挂横幅,我带去的横幅已经挂好,我站在马路中间等李英,这时看见一辆车从我前面慢慢开了过来,我就慢慢往路边走,当车快到我身边时,才发现是110警车(当时很黑),这时李英刚刚把横幅挂好,真是有惊无险。如果当时我不站在马路中间,110警车就不会开得那么慢,车灯正好能照着李英。我知道师父就在我们身边,保护我们。

还有一次,我和李英到一座日本式楼发放真象资料,由于楼里没有灯,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我和李英一起上楼,当时我们什么也看不见。我转身往回走时,还以为是平路呢(是长走廊),结果走到了只有五屋的楼梯边上了,没反应过来,已经下来了。回想刚才的情景,就好象有人接我一样(我知道是师父保护我),如果当时从楼梯上一脚踏空滚下来,弄出声音就容易惊动周围的人,造成不必要的麻烦。这时,李英已顺利发完资料,我急忙迎上去,牵着李英的手,慢慢下楼。在回来的路上,我俩一齐发正念:让所有接到真象资料的有缘人把真象资料一传十,十传百,百传千,一个个传下去,传到千家万户,传到所有的有缘人手中,让他们都能明白真象。

我们每遇到有缘人都会把大法的美好告诉对方。2002年到2003年期间,我和李英在一起发放大法真象资料5000余份,真象光盘200多张,挂法轮大法好条幅20多面,每次都在师父的慈悲看护下,安全返回。在当地起到了震慑邪恶的一定作用。

当地同修被抓,没有守住心性,说出李英还炼功。2003年4月,李英被抚顺市公安一处从自家经营的粮站抓走,仅仅两天时间,将她活活打死。她凭着对师父的信,没给邪恶留下任何口供。当我听到这不幸的消息时,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我为能有这么好的同修而骄傲,以大法弟子创作的诗歌献给大法弟子李英:

让我再送你一程
为了正信你抛家舍业
不改初衷你笑傲酷刑
为了正信你视死如归
不改初衷你将热血洒尽
让我再送你一程
我们永远在一起
你与新宇同存
今日合十与君别
来日家园庆重逢

五、继续讲真象

我身边的亲人朋友都知道法轮大法好。有时我也向陌生人讲真象,总之只要有机会,我不会放弃一个有缘人。

2004年10月18日,我和另两名同修到北京去发正念、讲真象。因为那里是邪恶聚集的地方,出发前干扰不断。临出发时我们不停的发正念,途中干扰不断,大客车追尾,挡风玻璃被撞坏,但是仅停了十分钟车就开了。我晕车,当时非常难受,真不想去了,这时同修就鼓励我,树立正念。我不停的背法、发正念三个多小时,我知道是邪恶旧势力黑手在做最后的垂死挣扎。在我们强大的正念下,顺利到达北京。大法弟子来了,我们知道在另外空间又是一场对邪恶的大清除。

我们一边走一边发正念,一边找旅馆,一边向我们遇到的居民讲真象;我拿油画棒在电线杆上端端正正写上了“法轮大法好”。我们绕天安门广场发正念,地下通道每20米都有警察站岗,路上看见天安门广场戒备森严,四周有武警站岗,天安门广场上停着警车。天安门上空飘浮着灰尘,天安门在我心中已没有了往日的威严、神圣。

当我们正急于找旅馆时,就有旅馆服务人员开着车接我们来了,那热情就象欢迎远方来的客人。在旅馆住下了,我们在一起学法、炼功、发正念,每晚都12点发完正念才休息,每天睡2-3小时。虽然我和同修都是闭着修的,但我们都坚信大法。我在和同修晚上出去贴真象粘贴时,贴完后有怕心,我及时归正自己,我做的是宇宙中最伟大的最正的事。原以为自己修的好,发了那么多真象资料,沾沾自喜,那是多么不好的一颗心呀!现在看来离大法弟子的标准还不够。

五年来,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在与同修配合讲真象、救众生的过程中,我一步步归正自己。我会继续做好讲真象的事,尽力让更多的世人明白真象。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