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调查也是我们讲真象的渠道


【明慧网2005年1月10日】2004年12月18日,忽然有人敲门。原来是搞社会调查的两个年轻人,拿出一张印有各种部门(如市教育局、市公安局、市新闻调查局、法制教育中心等)的圆盘纸,让我针对各类部门的满意程度提一些建议。当时正好有同修大姐也在,我们觉得应该反映一些真实情况。我说:“教育局对学生收费太高;公安局执法犯法,坏人给钱就能放,好人关着没人管;民政局、信访办老百姓反映情况往往落实不了;听说邮电局私拆信件等情况。”他们听我提的尽是意见,问有什么满意的没有。说实话现今的大陆到处危机四伏,千疮百孔,政府部门多是形同虚设,对“法轮功”的问题不解决,能有什么让人满意的地方呢?但我又不便直接对他们讲真象,只能从侧面反映一下。

他们说感谢我,并询问职业、年龄、电话,我没告诉他们电话,他们说没关系,都不记姓名,不愿说都行。他们离开后我以为他们会上楼,但他们却下楼了,我明白了他们不是挨家挨户,而是抽查到我家,那这就不是偶然了。我和同修大姐切磋后认为这是让我们能够讲真象证实大法。大姐说:听说最近有专门来秘密调查法轮功的,要是这在大街上碰到就好了,咱把法轮功的真象好好给他们说说。

心想事成,大姐纯正的一念即刻起了作用。第二天就在大街上碰到了几个大学生,手里拿着圆盘纸,她一想昨天在我那看到的正是这种硬皮圆盘白纸,于是追上前去问他们是不是搞社会调查的,有真心话能不能说,能不能保证人身安全?年轻人们一再说:你这可是找对人了,我们可以直接向上面反映情况,不通过公安局。于是大姐说爱人是炼法轮功的,怎么被从家里绑架走后被非法劳教,劳教所里怎么残酷折磨,还说女学员有的怎么被侮辱虐待,直说得两个女孩子猛掉眼泪,大姐也是声泪俱下。大学生们听后说我们一定把你讲的情况向上面反映,今天这个调查就结束了。大姐当时很想多找几个同修来表达心声证实大法,可惜已没时间。

隔天她把街上遇到调查人员的事跟我说后,我说可惜没有把他们的联系方式要下,否则其他同修都可以约见或打电话给他们,再问问他们向上面反映情况后如何。但是我们想这个社会调查应该不仅在这个城市,很可能是全国范围的,那么也许有的地方还没有开始调查。所以建议同修们留心再碰到这类调查民意的,千万不要错过机会讲述迫害真象,反映作为一个公民的心声,也是证实大法,而且别忘了要他们的联系方式。如果更多工作人员发现调查中关于法轮功的冤情如此之多,他们能无动于衷吗?他们还会轻易听信所谓“内部文件传达”和政府谎言宣传吗?这也是对讲真象的推动和有助于平时不容易直接接触到的这些人得救啊。

当然也有同修说网上今年搞的民意调查只有几千人参与,去年有十几万人,但后来听说调查不公布结果后,市民们觉得没有效果,就不愿参与了。我觉得这也是邪恶造成的干扰,使世人对什么事都不相信,从而变得麻木不仁,无可奈何。但是我们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不应为任何表象所带动,就做好应该做的三件事。怎样对正法有利,对救度众生有利,我们就怎样做。试想邪恶能愿意大法弟子及世人反映现今社会上的各种违法、腐败、不公现象吗?能愿意世人了解中国某某党现在表现冠冕堂皇、内里腐烂的实质吗?常人社会发生的一切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所以只有我们去推动,而不能依靠常人。法轮功的问题不解决,其它什么社会问题都积在那里解决不了。我觉得这也是我们应该做的一方面。

个人层次所悟,如有错误,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