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活中时刻不忘修炼人的责任


【明慧网2005年1月13日】我是一名大学四年级的学生,初中二年级得法,走过了99年之前大法洪传阳光灿烂的日子,也经历了99年至今邪恶迫害饱经风雨的历程。下面从大学生如何讲真象的角度,谈谈自己的一些经历和体会。

小小真象资料点

我住的宿舍有校园网宽带能够上网,我也懂得突破网络封锁的技术和保障网络安全的方法,所以一直以来,我都是自己上网观看和下载师父最新的经文和“明慧周刊”等资料。我买了打印机,就放在宿舍我的写字台上,平时我就用它打印真象材料,然后去居民住宅区散发。

我现在住的宿舍是半年前才住進来的,同宿舍的另外几个同学都不知道我是法轮大法弟子。有一次在宿舍大家说到了关于法轮大法的问题,我从第三者的角度说明了事实的真象,但是我发现他们受××党的毒害比较深,思维方式完全是中央电视台宣传的那一套,我就耐心的讲了半个小时,主要揭露天安门自焚伪案和××党这个邪灵的邪恶本质,尽量的改变他们的观念,让他们信服。一定程度上清除了他们沾染的毒素,但是还不彻底,以后还要继续和他们讲清真象。

我宿舍一共住了四名同学,都是外地学生,而且大四上半学期比较清闲,所以宿舍一直有人在,即使这样,我也一样可以打印真象材料而不受影响。我把打印机放在写字台靠近墙的一侧,打印的时候我就坐在旁边,打印出来的资料用白纸盖住,他们过来问我打印的是什么我就微笑着对他们说是个人隐私,他们就不再过问。有一次,因为连续打印的时间过长,有个同学就开玩笑似的非要看我打印的是什么,我一边在心中默念正法口诀清除背后的黑手烂鬼,一边微笑着拒绝他,对他说做人要有礼貌要尊重别人隐私。我这么一说他反倒有点不好意思起来,找个台阶就走开了。

我悟到,正法的条件是开创出来的,如果我真心想讲真象证实法,无论多难都一定会有条件的。如果强调没有条件,我想都是为自己不想讲真象找借口。

另外,我想我以后应该好好的和宿舍的同学讲清真象,然后告诉他们我打印的就是法轮大法的宣传资料。我打印资料、讲真象一样是在做宇宙中最正的事情,不是见不得人的,是光明正大的,不用藏着掖着。环境是开创的,如果我真能给宿舍的同学讲清真象,不仅能救度他们,而且也为打印资料、学法炼功带来了种种便利。

因为宿舍的三个同学都玩网络游戏,一天一天的坐在电脑前不动地方,为了能够打坐发正念,我就和他们错开了吃饭的时间,当他们三个人一起去吃饭的时候,我就一个人在宿舍打坐发正念。每次他们要一起出去做点什么事情的时候我都非常的高兴,因为我就又有机会打坐发正念了。说到这里,我觉得那些在家的大法弟子一定要好好珍惜自己的环境啊!你们有那么好的条件,更要做好发正念的事情。

给朋友讲真象

平时除了散发打印好的真象材料,我也尽力去做面对面的讲真象。我把和自己要好的朋友一个一个的单独约出来,要么在自习室,要么在咖啡厅,用笔记本电脑给他们放《风雨天地行》、《天安门自焚真象》、《法轮大法洪传世界》等视频。因为这些录像做的有理有据,说服力非常的强,所以效果都比较好。每看完一段视频,我都和他们交流,然后针对他们提出的问题解答他们的疑惑,解开他们的心结,真正做到讲一次就救度一个,注重效果,不走形式。

平时的讲真象中我发现,和自己的朋友讲清真象比较容易,因为他们都知道我为人正直善良,所以我说的话他们相信。但是和一些与自己不太熟的人讲真象就要难一些,特别是受毒害非常深的大学生。现在的大学生都自视很高,认为自己有思想可以明辨是非,但是他们思想中却完全是恶党灌输给他们的毒素!想一下子改变他们很难,甚至他们看了《风雨天地行》等真象光盘,仍然说虽然法轮大法是有冤屈的,但是党的做法没错,仍然对党的邪恶本质认识不清。

每当这时候,我就专门针对恶党讲真象,清除邪灵附体的毒素。大家可以引用《九评》中的历史史实去揭露××党伪善恶毒的嘴脸。讲真象的时候态度要好,要耐心和善,不能急于求成。如果他们一时难于理解,可以对他们说:你可以保留你的看法,但是在这个问题上我是怎么认识的……这样迂回的智慧的去做效果可能更好一点,要顺着他们的观念,不要让他们产生抵触和争斗的情绪。

讲真象不是走形式,要看实际的效果。讲真象不是为了讲而讲,不是为了做而做,更不是为了证实自己去讲真象。讲真象之前首先要明确的是为什么要讲――是为了救度被迷惑和毒害的众生得救而讲。如果在法理上认识清楚了,那么我们讲真象的事情就会做的更扎实,更伟大,也更有意义。

一个障碍常人的毒素是他们认为是大法弟子“围攻”了中南海,政府才“镇压”法轮功的。他们是站在政府的角度上从维护恶党宣传的“安定团结”来考虑的。所以讲真象中就要告诉他们到底是谁在破坏“安定团结”,到底是谁在“围攻”谁。平时讲真象中,我们也要有所侧重的把这个问题和常人说清楚。

以自己的言行证实大法

有一次,我和一个常人讲真象时他对我说,他的同学就认识一个炼法轮功的,说那人不正常。当时我听到这些非常的心痛,大法弟子如果不能圆容好常人这层法,如果不能走的正行的正,就真的是在破坏大法的名声。当常人知道你是法轮功学员时,你代表的不是你个人,而是整个大法的形象。所以作为大法弟子,我们时时处处要走的正行的正,严格要求自己,对自己的行为负责,对大法的声誉负责。

因为我在和朋友的接触与交往中,时时体现出大法弟子的大善与智慧,在朋友圈子中比较有威信,这样就为讲真象带来了很多便利。大法是圆容的。有两个已经知道真象的朋友分别找到我,一个想和我合伙投资开美容店,一个想和我合伙做其它生意。他们对我说,他们找到我就是因为觉得我是信得过的人,炼法轮功的不说假话不骗人,一起合伙做生意既省心又放心。

随着讲真象的深入,我也消除了原来的很多错误想法和顾虑。最早的时候,我不敢和自己的亲朋好友讲真象,怕他们误解自己,怕他们知道自己是修炼法轮大法的而疏远自己。慢慢的我不仅去掉了对常人亲情友情的执著,而且我发现当我给自己的亲戚或朋友讲明了真象后,他们更加信任我了,对我更亲了,关系比原来还要溶洽。这一切都是大法的威力。

原来我不敢面对面讲,有关大法的字都不敢提,怕这怕那。后来我发现我尽管去说,常人不会觉得我如何,不会我你怎么样怎么样。随着学法的深入和正念的提升,我的胆子越来越大,在出租车上给司机讲真象,有人问路时帮忙后告诉他自己是大法弟子讲真象。如果我自己非常坦然非常自然的说关于法轮大法的事情,常人他是愿意听也乐于了解的。

有一次,我根据明慧上提供的电话号码给警察打电话,打完后发觉非常的不对劲,心里也很难受,却怎么想也想不清楚哪里出了问题。后来我发现了问题的症结:我没有做到慈悲啊。警察也是人啊,如果他们明白了真象也能够得到救度啊,所以和他们交流的时候要本着善念去劝善,不能用恶的一面非要和他们对着干。当然,师父告诉我们要坚决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连它们的存在都不承认。对那些背后的黑手烂鬼,那就是要坚决清除的。行为上也不能配合。

尽力去做好三件事,同时一定要加强大法弟子之间的交流,开创修炼人的环境。

帮助没有走出来的同修

几个月前,我坐了十几个小时的火车,去另外一个城市和那里的三个大学生大法弟子交流,给他们送去了电子书,还有师父当时最新的经文和一些打印好的真象材料。白天我们一起交流,晚上我们一起发正念。环境是开创的,没有条件交流那么我们就要创造条件交流。只有互相切磋有了修炼人的环境,才能找到差距互相促进。对于那些实在缺乏交流机会的同修,那就多多的看《明慧周刊》吧,看的过程一样是交流的过程,就像开法会发言一样。

对于那些还没走出来的大法弟子,我们更应该多和他们交流,按师父在讲法中说的做,找到他们的症结,针对他们的症结去帮助他们。

在这过程中,我也犯过一些错误,给大法造成了损失。有一次,因为有个同修连明慧网的真实性都不承认,拒绝修改《转法轮》上的字,也不做讲真象的事情。和他交流的时候我没有把握好自己,和他争了起来,急于求成,想一下子帮他提高上来,结果适得其反,不仅他非常的抵触,而且造成他女儿不再从我这里接新经文了,原本她女儿是有条件从我这里接新经文的。这件事之后我真的很难过,我发现了自己证实自己的心,发现了自己的私心,发现了自己希望别人高看自己一眼的心。我为给其他弟子、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而痛悔。所以劝说没有走出来的同修时,要慈悲理性的去做,针对他们的症结去做。同时不要懒惰,不要怕麻烦,帮助别人要竭尽全力。作为大法弟子就应该是一个为了别人活着的人,作为大法弟子可以为宇宙舍弃自己一切的一切。受点累费点神又算的了什么呢?

我发现没有走出来的一些同修有两个主要的问题。一个是怕,怕的原因是因为看法的基础没有打好,悟性没有提高上来,在法理与认识上还停留在比较低的层次。怕被抓,好象一做讲真象的事情就一定会被抓一样,其实不是的。师父不是早就告诉我们是因为有漏才会出问题的吗?师父告诉我们要全盘的否定旧势力的安排,那么这场迫害根本就不应该发生,监狱根本就不是大法弟子应该呆的地方。另一个原因就是受其他弟子和周围环境的影响。例如有个弟子非常固执的认为如果被抓進去了在监狱里没有人能够做到坚定正念,他认为最后都会妥协。他说他看到他所在地区的情况就可以看到全国的情况,对正法形势非常的悲观。这样的弟子我们应该做的就是和他们多交流,多切磋,改变他们的错误观念和认识,告诉他们正法飞速前進的真实形势和光明前景。

交流中,也要十分的注意不要让悟性不好的人影响了自己,要做到无论任何情况下任何人都动不了自己的心,不要受外界任何因素的影响,平静平和的做好交流工作。

修炼中风风雨雨摔摔打打走到今天,我自己也有很多做的不好的地方。既然有很多不足,那我就抓紧改正,做到扎扎实实、勇猛精進。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