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湖北某地同修切磋资料点协调与为同修安全负责的问题


【明慧网2005年1月13日】由于特殊的工作原因,我接触了一些非本地区的同修。他们有些是负责人或协调人,也有资料点的同修和在家讲真象的同修,听说了一些情况,结合自己亲身经历的一些事情,和同修们就前段时间和当前的本地讲真象工作交流一下:

从20多天前说起,当时师父的《2004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刚出来,我到几个点上去了一下(这种做法也应注意),了解到的情况是:其中两个点都只做出周刊,而且都是每页有一行半字没有的,有的说是某搞技术的同修弄坏了设备,有的说是某协调人到那儿把设备搞坏了,有一个点什么都没做,表面上也是设备的问题,还有个点技术人员有事去了……本地区连续两周没有一份真象资料(后来设备虽然正常了,可是都要打讲法),有的点还要专门提供给外地。

谈到外地,其实也是本地区的一个城市,由于前一段时候资料点被破坏,应该说是连续破坏,资料都由这里传送。前两天,同修送东西去的时候,负责人那天没上班不在单位,在家休息(一直约好了在单位的),一屋子的人(同修的同事们),都在等同修送东西去。说是那位同修交待(姓氏都说了)了的,东西放在那里就行了。我不知道那个常人接过东西时的想法,也不知道同修把大法、同修、以及自己摆在了什么样的位置?你也知道送东西的同修正是那里不法之徒全力搜索的对象啊,你到底能为谁负什么样的责呢?

看到这些事,就和本地负责人交流:是不是整体上有漏?可有位负责人却拿出一张纸来,是本地所有资料点和各自的分工(他个人的建议),我一看是这事,就说不能这样做,因为太不理智,纸不能留,更不能传。我是外地同修,有的点我也不知道,也不想去知道。他说,就和我们两个谈谈而已,另一同修当时很忙,我便走了。可有一事纳闷:这么多点还做不出东西?!

后来见面我又说起那纸条的事不能那么做,回复是当时就毁了。以为就这样没事了。可是今天,听到一协调人和一资料点同修为这张条子的事和我交流,我有点吃惊,才感到事情比想象的要严重!所以想谈谈自己的想法:

在当前的迫害形势下,我们这种不利于正法工作的一切行为都不应该做,甚至于不要想。我们工作没做好,只能多学法、向内找、多交流,不能想通过什么常人的工作方法来达到目地,因为任何不符合法的东西都可能会被邪恶钻空子,由此会给大法带来损失。就算没有表面大的破坏,可是对同修(尤其是资料点的同修)心理上的压力是巨大的,起到的可能是邪恶都达不到的干扰作用(有的点已在做紧急措施了)。

得知此事的同修,也不要为其所动,更不要动情绪,因为这也可能成为邪恶干扰破坏的借口。不要打听是谁做的这事,追究谁的责任,都要清醒、理智。师父能宽容,我们为什么不能呢?师父在《精進要旨——纠正》中讲:“注意:问题出现了不要找责任,要看自己怎么做的。也不要追其谁写的,接受教训,今后注意。”因为任何一种干扰都是对着我们整体来的,而不是对着某一个人的,希望同修们都能以法为师,正念正行。

本来我个人也属于“状态不太好”的时候,个人修炼的放松使自己被干扰得不是很清醒,时常想睡,由于环境原因也没能过多的出来和同修们交流。今天听到此事觉得自己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我谈不出什么好的建议,只能和同修们互相勉励、以法为师、共同精進!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