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秘鲁得法和证实大法的经历


【明慧网2005年1月14日】

一、寻找生命存在的意义

每一个婴儿来到人世,第一件事情是竭力的啼哭,为什么婴儿降生是伴随着哀切的哭声?我出生在中国,从小接受的是无神论的教育,无论是学校的老师还是我的父母,都告诉我人的一生就这一世,死后就如熄灭的火烛,再也没有痕迹,可是生在茫茫的尘世,我的心中却始终萦绕着许多疑问?难道人活着真的是没有来处,更无去处吗?从小我就喜欢听老人们讲述许多前生和来世的故事,阅读一些介绍灵异现象的书籍。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对人生的迷惑更加加深了,茫茫之中我在企盼着什么?在寻找着什么?却始终没有答案,我的性格一天比一天变得更加忧郁,心中经常会浮起害怕和悲凉的感觉,那种凄凉是来自生命的深处。

1990年我随先生来到了这遥远的异国他乡,南美洲的秘鲁,初到陌生的国度,面对这里经济的落后和社会治安的极度恶化以及恐怖分子的猖獗,按理我应该感到难以居住,可是不知为何,踏上秘鲁的土地,见到纯血的印第安人,我就象久别重逢一样感到亲切。

之后,我们开始作進口的生意,经过几年的努力,我和先生很快的创出了一片事业,由于我们的生意是从中国大陆進口各种产品,所以和历届中国驻秘鲁大使馆的官员们,上至大使夫妇,下至普通的工作人员都成为至交,他们经常的到我们的别墅里来做客。我和先生也是中国大使馆各种重要聚会必请的嘉宾。在物质上我拥有了一切,还有一个可爱的女儿和幸福的家庭,按理我应该感到温馨和满足,可是,午夜梦回,我经常的辗转反侧难以入眠,那种凄苦的感觉浮上心头,挥不去,斩不断。

二、奇特的得法经历

1997年五月的一天,中国使馆的一位商务参赞在我家里无意之中向我介绍一种高层次的气功修炼方法,法轮功,不知为何听到这几个字,我的心中一动,立刻请他把书借给我看,当我拿到这本蓝色封皮的《转法轮》,翻开第一页第一次看到师父的相片,我的心中涌起无限的激动,那一瞬间,困扰我的生命经常使我害怕和凄凉的感觉消失殆尽。

当我读完了这本书,我明白了,这就是我为什么苦苦的思索,却始终无法解答对人生的迷惑,是师父告诉了我真善忍的法理,引领我走上了一条返本归真的回家之路,那种心灵的幸福祥和以及生命终于有所依托的心情是无法用语言描述的。

之后,中国大使馆的大使夫人也开始修炼法轮功,我们经常在一起互相交流心得体会,商务参赞在回中国之前送给我一套师父在济南讲法的录音带,我把他放在车里,每天开车都要听上一会儿,感谢师父的这套录音带,正是在车里听法这一年半的经历使我奠定了学法的基础。

那时我先生对我的修炼抱着既不支持也不反对的态度,99年7月,铺天盖地的对法轮功的迫害在中国开始了,我的先生听信了江氏集团的邪恶宣传,要我立刻放弃修炼。曾经与我一起炼功的大使夫人也打电话给我,劝我放弃修炼,我对她说:“大使夫人,你也看过书,炼过功,你说真心话,这功法好不好?”她说:“当然好啊!我炼功以后感到身体好多了,可是政府不让炼,你就不要再炼了,而且你坚持这样做的话会对你先生的生意会造成很大的影响。”我回答:“你明知道好还要放弃,你知道吗?法轮功是我一生都在寻觅的好功法,我一定会永远修炼下去。”

后来,因为我的坚持炼功,大使馆真的不再支持和帮助我先生的生意,也不再邀请我们参加各种官员聚会,秘鲁的华侨也纷纷议论我先生曾经拥有的昔日的辉煌和今日的冷落,面对这一切,生意上的跌落,名誉上的损失,我的先生把这一切归罪到我的身上,逼迫我放弃修炼。为此,我的家庭经历了从未有过的磨难,他也因此在秘鲁无法继续他的生意而返回中国大陆。

三、面对魔难坚定的走下去

2000年我在秘鲁遇到了一位从中国大陆来的学员,交流中得知秘鲁法轮大法第一个炼功点在战士公园建立起来了,每个周末我们都在一起学法炼功,同时,开始复印中共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的真象资料,在利马市一家一家的中餐馆去递送。

我们所做的一切,立刻引起了中领馆的注意,他们要求秘鲁警察调查学员的居留证,我们一起去外籍办公室,向一位上校详细的介绍什么是法轮功,以及这一功法在中国受到残酷迫害的原因,现在中领馆又想驱逐这位学员出境,以达到迫害海外法轮功学员的目地。听到我的介绍,无论是上司还是负责调查此事的警察都非常的同情我们,最后向中领馆证明学员的居留证是合法的。

为了表达停止迫害法轮功的心声,我们开始于每个周六下午去中领馆对面的公园炼功学法。一天下午,忽然来了一车荷枪实弹的警察,他们对我们说:不能在公园里炼功,因为他们接到电话,说我们是恐怖分子。两位手无寸铁的妇女在公园里炼功就被认为是恐怖分子,将对高墙大院的中领馆造成威胁,这在整个世界恐怕都是绝无仅有的吧。

后来每个周末,只要我们在公园里就会有警察或保安过来驱赶我们,我对警察说:秘鲁是一个自由的社会,没有任何一条法律可以禁止公民在公众的花园里停留,而且中国政府一天不停止对法轮功的迫害,我们就一天不会停止在中领馆前的和平抗议。

现在说起来似乎很容易,可是当时我和另一位学员都明白,我们面对的是来自中领馆的巨大压力和威胁,他们看到利用警察驱赶我们没有效果,就不断的找我的先生,利用他不停的给我们制造各种魔难,到最后甚至想到要雇用流氓来对付我们。面对这一切,心爱的大法遭到无理的诬陷,尊敬的师父受到恶毒的诽谤,另外一面家庭的利益受到威胁,先生的情感受到挫折,我该怎么办?我对自己说:豁出去了。

就这样,四年多过去了,每一个周六、周日,中领馆的对面都会看到我们的身影,我们在这里打横幅,发正念,坚定的表达着秘鲁法轮功学员的心声,这里的警察随着我们不断的讲真象,由过去的不理解到今天的支持,他们对我们说:你们在这里很安全,我们会保护你们的。每一次来到这里,面对这里的高墙大院和里面的使馆官员,我的心中都难以挥却感慨和悲哀,江××之所以如此的害怕法轮功,一定要不遗余力的镇压,也是因为99年以前许多驻外的使馆官员(包括秘鲁这样偏远的南美洲国家)都在普遍修炼。昔日的嘉宾今日却为了人间正道与公义默默的在它的对面,表达着心底的呼声:停止迫害法轮功。

四、向秘鲁国家各级政府,市政,警察讲真象

为了更好的使秘鲁各界,特别是政府官员及议员了解法轮功受迫害的真象,我们给总统府及秘鲁各大部的部长送去大法真象资料、图片和呼吁信,为了让总统先生進一步了解法轮功,我们又通过总统信访办公室转给总统先生西文版的《转法轮》和《法轮功》以及真象光碟,一周后,我们收到公共事务管理部的负责人受总统之托给我们的信。

之后我们向秘鲁118名国会议员递交了呼吁帮助制止中共江氏集团镇压法轮功的信件和真象杂志及资料,其中一位议员CESILIA TAIT 马上与我们联系,在了解了真象之后,她深深的被迫害的残酷所震撼,同时被学员们平和善良的言行所感动,立刻要求学炼法轮功。

我们还应邀到不同的市政厅教功,COMAS的市长在收到真象杂志之后,专门邀请我们去做功法表演,市长在观看完功法表演后,亲自向社区民众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他说:法轮大法所倡导的真善忍以及真正从内在改变我们的道德水准,不仅对市区的民众有益,而且对整个秘鲁都是有益的。之后,市长还亲自签署了一封褒奖信授予我们。

秘鲁国家警察反腐败机构廉政公署组织了一百多名警察每周六上午学炼法轮功,在学炼五套功法期间,每位警官除了得到一份珍贵的大法传单外,还集体观看了法轮大法真象展板。当看到这么多的大陆学员受到残酷迫害的图片时,这些富于正义感的警官们感到十分震惊,他们不断的询问我,仅仅因为炼炼功就遭到这么严酷的迫害是真的吗?,我说:是真的,如果今天我回到中国,也会遭到同样的迫害,因为我们的名字早就上了黑名单了。在最后一天教功结束的时候,国家警察专门授予我们由最高长官亲笔签署的表彰证书,表彰我们负责义务教授使人们身心受益的中国古老的法轮功功法的奉献精神。

五、通过媒体讲真象,使更多的秘鲁民众了解迫害事实

随着师父正法進程的推進,怎样通过媒体更好的讲清真象,以救度更多的众生是我们秘鲁弟子的责任和使命。

2003年7月16日《商报》整版发表了一篇题为《无声的变革》的文章以介绍法轮功。文章刊登了我们的放大照片,讲述99年7月以来江氏集团在中国利用国家所有工具,特别是利用媒体隐瞒事实,对法轮功進行歪曲事实,恶毒中伤的严酷迫害。文章还讲述了秘鲁学员的中国护照被中使馆注销的详细经过。

2003年8月13日五号电视台于早间新闻播出了有关法轮功的采访内容,在采访中,西人学员告诉记者,目前江××正在因酷刑反人类罪及种族灭绝罪被多个国家法轮功学员起诉。节目播出后令我们非常感动,五号美洲电视台覆盖面很广,除全秘鲁外,中南美洲大多数西语国家都能收视,甚至美国的佛罗里达州也能收看到。

2003年11月18日,秘鲁2号电视台在CESAR HILDEBRANDT主持的晚间节目中播放了对我们的采访,我们在与记者交谈中谈到:我们想让更多的秘鲁民众了解法轮功,并戳穿中国江氏集团为镇压法轮功而散布的谣言,法轮功学员的中国护照无理的被中领馆注销,说明江氏不仅在中国大陆施暴,而且将迫害延伸到海外,这种对信仰自由、人权的任意践踏应该让更多的人知道。秘鲁和周边国家千千万万的民众,通过收视极高CESAR HIDEBRANDT的节目看到了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被殴打、被酷刑致死以及大法洪传世界的珍贵画面,了解了遵循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轮功学员却遭到无理迫害的真象。

从2003年5月至2004年10月,除秘鲁两家实力强影响力大的新闻电台C.R.N 和R.P.P 专门采访我们外,我们还不间断的在COMAS、LATINA等多家电台被采访报导,其中最令人感动的是,蔡医生主持的三家电台在三个月内对我们進行了九次专题采访,每次一小时,听蔡医生节目的听众人数众多,每次采访结束后都有许多人打电话给我们,支持法轮功。周末的炼功点,前来学功的人络绎不绝。一位太太十五年来一直身患各种疾病,学法炼功后,她的身体迅速康复,她激动的说:原来没有病的感觉是这么美好!

六、去外省洪法和讲真象

我和同修们组成洪法小组多次到外省去向更多的秘鲁人讲真象及教功,所到之处都是令人感动的场面,在CHICLAYO,当我们刚摆好展板开始发传单时,人们便涌过来,我被包围在里三层外三层争先索取传单的人们之中,面对众生那渴望的目光和祈盼的心情,我们的心情久久难以平静。

在CHICLAYO的三天时间里,共有五家电台对我们進行现场采访直播,当地九号电视台于第二天的早间新闻播出对我们炼功的采访录像,黄色的衣服在那座城市里成了人们认识法轮功的标记,所到之处会有人伸出大拇指表示对我们的理解与支持。

在CAJAMARCA,所到之处,没有一家电台或电视台不愿接受我们作专题采访,似乎那里的众生一直等待的就是真善忍这一宇宙大法。我们通过六家当地主要电台的半小时至一小时的采访,将法轮功及这一功法在中国受迫害的真象告诉了千千万万的听众。电视台和报社也从不同的角度报道了我们将要免费教功的情况。后来的教功场面更令我们难以忘怀,一批又一批的市民从不同的地方不断的涌進,两个小时的教功结束后,他们还不愿离去。一位太太手拿一朵玫瑰花送到我的面前,她说她一生都在等待的就是法轮功。

七、向可贵的中国人讲清真象

秘鲁是一个有很多中国华侨居住的国家,许多华人都通过有线电视收看中央电视台CCTV,自疯狂的99年7月,江氏流氓集团通过CCTV向全世界的华人灌输了极其邪恶的谎言,天安门自焚及其它一系列诬陷法轮功的专题节目都是通过这一电视台向全世界播放,使许多不明真象的海外华人受毒害很深。

自2000年起我们就不间断的向秘鲁的中国人讲真象,除了去中餐馆和唐人街当面发放大法真象资料外,还多次用邮寄的方式向更多的华人寄去真象光碟和资料,在秘鲁侨界引起震动,当我们将真象资料送到华侨手中时,亲自目睹了他们从开始的冷漠,到后来发自内心的对我们的感谢,不仅双手接过资料,有的还全家目送我们离开。

面对这一切,我内心的感慨是无以描述的,只感到作为一个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肩负的责任重大。让我们互相提醒,共同提高,在这伟大的历史时期做好三件事:讲真象,发正念,学好法,真正的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感师恩无以用语言描述,让我用师父《洪吟》的一首诗《梅》与同修们共勉。

浊世清莲亿万梅,
寒风姿更翠。
连天雪雨神佛泪,
盼梅归。
勿迷世中执著事,
坚定正念,
从古到今,
只为这一回。

不足之处请大家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