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秘鲁除恶和洪法的体会


【明慧网2001年9月22日】几个月来,我一直想写大法活动的文章,就是写不出来,脑袋空空的,时常还有“写不好”的念头。在正与邪的较量中,邪恶反映在有形与无形的表现中,使我认识到: 这是旧势力利用我变异的观念钻了空子,是邪恶的干扰。我们写文章是揭露邪恶,总结大法工作,吸取教训,随时清除自身后天形成的人的变异观念,走好正法进程的每一步,这是邪恶所害怕的。师尊告诫我们: “作为大法弟子,你的一切就是大法所构成的,是最正的, 只能去纠正一切不正的”(《大法坚不可摧》)


 2001.5.13,世界大法日秘鲁大法弟子炼功秘鲁2号电视台采访
秘鲁2号电视台采访法轮功弟子在市政府洪法

下面谈谈我们在秘鲁除恶,洪法的体会与教训 。

一、清除邪恶、维护大法,兴建炼功点的经过

五月十三日,是法轮大法世界日,又是母亲节。秘鲁大法学员一早集聚在战士广场公园(Campo de Marte)炼功点。炼功点被大法的小旗和彩球点缀的格外漂亮。学员们相互拥抱祝贺法轮大法。大家整齐地排好了队,随着炼功音乐缓缓地做着每个动作。炼功结束,游行开始。学员们按捺不住兴奋的心情,这是秘鲁法轮大法弟子第一次上街游行,向世人展示法轮功弟子的风采。学员们相互配合拿着横幅走在街上。过路的人惊奇地看着我们伴随着动听的音乐喜气洋洋的游行队伍。念着横幅上“真善忍”“法轮大法”的每个字母。急切地想知道甚么是“法轮大法”?甚么是“法轮功”?传单很快派完了。有几个学员不见了,原来被路人围住要求教法轮功。

第二天,我们决定在利马市的乌瓜尔得公园建立第四个法轮功炼功点。这是开放式的公园,两侧靠居民住宅区,前后一边靠中国驻秘大使馆,一边靠大街。

我们炼功触怒了邪恶之徒。第二天来了一个中国人不准我们在此炼功,说中国大使馆在这,不准炼。我纠正他地理方位的错误“中国的领地是在围墙里面,这里是秘鲁的领土不是中国大陆。我们炼功不影响任何人,并欢迎他参加一起炼功,看看感觉是否象大陆媒体所讲的那样。他尴尬地站在那儿说:炼吧,炼吧看你怎么死在这里。说完灰溜溜走了。不一会儿,来了巡逻警察,查了证件后说不准在此炼功,因为中国人打电话给他的上司了。我想,这些警察是无辜的,于是递上大法的传单,告诉他,利马的公园是自由的,任何人都可以在此炼功。我们没有违法,我们不会走的。

邪恶之徒无奈,又使一计。一天,公园前停了一车子荷枪实弹的防暴警察,五、六个警察围住我们检查证件登记名字。查明我们的身份,看了大法的传单后,得知我们仅仅是在此炼功而已,表示歉意。告诉我们是中国大使馆报的案,中国大使馆谎说公园发现可疑分子、他们的安全受到威胁,云云,真是可笑到极点。堂堂驻外使节,竟然抛出如此不堪、一戳便破的谎言。师父说过:“这个邪恶它看到了自己要被清除的时候也是极其嚣张的。它就是坏,它就是毒,它就是邪,就象那个毒药一样,你叫它不毒人,它做不到,它就是这样的东西,那么在清除它的过程中也要毫不客气,就是清理掉。”(《在2001年加拿大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上的讲法》)

邪恶之徒看驱赶不了我们又出第三招。一天,使馆出来两个人驱赶炼太极拳的人群,并说明因为法轮功在此炼功才赶走他们的,接着亲自监督该区域市政府警察(片警)赶我们走,其理由是:市民到市政府反映不欢迎我们在此。我没有动,这两个使馆的人躲在警察的后面,一个劲儿催促警察叫我走,还伸出脑袋叫唤着:警察赶你走了,你还赖着不走?!说我甚么反政府啦,叛国啦,汉奸啦不是中国人啦等等,看着他们可怜的模样,我对着他们发正念:法正乾坤,邪恶全灭。并告诉他们:“我天天来,你们赶不走我的。”听了这些他们无话可说,走了。

市政警察说市政府需要一份在此炼功报告,待市长批准前,不得在此炼功。我们尊重他们的意见不炼功,只学法。学法中越学越觉得自己不对,犯了大错。我们在此建炼功点,是让更多的人了解认识法轮功。包括使馆的人和来办事的华人、西人。邪恶利用常人劝我不炼,我就不炼了。“修炼是超越常人的”,“人类的任何组织能超越于神佛之上吗?批评气功的人有能力指挥佛吗?他说佛不好,佛就不好了吗?他说没佛,佛就不存在了吗?”(《为谁而修》) 隐藏在我内心深处的根本执著迎合了旧势力的安排,向邪恶低头,“即使不是真心的,也是在向邪恶妥协”。(《大法坚不可摧》)我是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就要堂堂正正地炼功,谁也阻挡不了我。

第二天我炼功,片警不让炼,我让他出示不准炼的批文,他急了,指着大使馆说:是你们中国人不准的。接着把我的炼功音乐关掉了。我不理他,接着自己喊口令,口令一出只见他倒退了几步。随后我打开音乐继续做,当我睁眼看他时,他像欣赏一幅画似的认真看着我做的每一个动作。我心里感到歉意,真对不起这位老哥,他从开始就没有看到完整的五套功法,怎么能知道法轮功好不好呢?之后,我炼功他静静地看着。

“师父要挽救一切众生,而邪恶势力却在真正地利用众生对大法犯罪,根本目的是毁灭众生。” “作为大法弟子是全盘否定一切邪恶的旧势力安排的。”(《大法坚不可摧》) 对照师尊的话,我向内找,意识到自己一开始就存有争斗心,对中国大使馆的人用人的观念、思维和他们争辩,起不到讲清真相,清除邪恶的目的。每次在这炼功时,就想今天不会有干扰吧?这是怕心,怕受到干扰。邪恶就利用这个怕心不断地干扰,企图使我不能炼。我深刻体会到:要正一切不正的,首先正自己。用最纯净的心才能做最伟大、最神圣的事。

二、正一切不正的,向世人、政府、媒体讲真相

我们向世人洪法,讲真相的同时,向利马市所有30多个区政府,送去了印有炼功点的海报、大法资料和书籍。各市政府主管都非常乐意接受大法资料,纷纷把海报张贴在各自门前的宣传板上。更多的希望是在他们的区域建炼功点。马格达莱娜市政府立即邀请我们向该区的各部门工作人员展示五套功法。我们应邀参加,表演了五套功法后,大法弟子向在场的人士介绍了法轮功,受到热烈的欢迎。

在圣.易斯特罗(San Isidro)市政府的门口我们看到大法的海报。可是第二天就被摘下来了。该市长始终不敢见大法弟子。市政警察请我们见他的领导。在市政警署,这位领导用奇异的眼光打量着我们,我们开门见山地和他洪法,他颇有兴趣听着。他拿出一份中国大使馆攻击法轮功的资料疑惑地说:这里说炼法轮功的人是精神病,你们不象啊?我们就用自己得法的亲身体会批驳了这些谎言。领导笑着说我们太正常了,不是象他们说的那样,问我们为什么非得要在中国大使馆前炼功,到别的公园炼不也一样吗?我们给他看了从明慧网下载的中国大陆大法弟子受迫害的图片说:我们把中国政府对待法轮功真实情况告诉大家,包括中国大使馆的人,只是想让人们知道法轮功不是象中国媒体所讲得那样。我们按照真善忍标准做好人。利马的公园是自由的,我们为什么不能在这里炼功呢?!办公室的人静静地听着,还主动索取大法传单。

2001年7月21日至8月5日,我们在利马一年一度的国际和平友好博览会上,租了一个展位,向世人展示法轮大法九年弘传的历程的图片。与我们前两次办的图片展所不同的是,增加了国内大陆弟子受迫害及海外弟子声援的图片和一份自制“中国停止虐杀!SOS”的海报。

21日上午九点,我刚到位,馆内的工作人员指着大法弟子受迫害的图片和海报说是搞政治,不准挂,我平和地告诉他们不是政治,我们没有政治目的,只是在讲事实,并把真相的传单给了他们。一位穿西装的工作人员请我11点去经理办公室。11点正是开幕的时间,这明摆着是邪恶的干扰破坏嘛!我不配合。经理亲自到我们的展位,提出两个问题:一是名称与内容不府,一是宣传政治。我播放介绍法轮功录影带和讲真相的英文录影带给他看。告诉他我们修炼人不搞政治。

第二天,我们的展位被封了。我很难过,在师父像前大哭了一场,深深感到对不起师父。博览会的经理让我们选择:一是调整图片继续开展;一是撤消展期。我想不调整图片,继续开展,因为我们失去的将是永远弥补不回来的机会。修炼以来第一次感到这么难。看着被封闭的展位,我想:一切事由都不是偶然的。大法工作我们做了一点应该做的,可是秘鲁2000多万人口,光是利马市600万人口,有几人知道法轮大法?这才是真正愧对师父的事。我们决定调整图片,继续开展。我们要利用这个窗口向世人洪法,讲真相。

事后,博览会的人告诉我们:有两个中国大使馆的人看了我们的图片后,要求封闭我们的展位,经理没有同意,给了我们两个选择。通过这件事我们都向内心去找自己不足之处:租用博览会的展位从去年就准备预定的。为图展,几个月前就在作准备工作。但是从租位开始我们就用了人的念。我们布置展位时只是在做事情。因为谁也没有向这神圣的展位发正念,哪怕“不准邪恶干扰破坏”的一念都没有。被封的事发生后,又用人的念去处理,首先想到的是对方的不对,而不是先考虑自己做错了甚么没有?这样就跟着后天形成的人念走,情绪低落,就会感到大法工作这么难。再一次给邪恶钻了空子。对大法工作造成了不可挽救的损失。教训太深刻了。

师父再一次慈悲地告诉我们:“因为你们毕竟是伟大的修炼者,和常人是不一样的”(《在2001年加拿大法会上的讲法》) 当我们用正念清除自身后天的观念和干扰时。正信充满全身,无比轻松。图展期间,越来越多的人认识法轮功,许多是孩子领着大人来看的。不少华人仔细看了每幅图片还很乐意接受大法真相的资料。经过与我们接触和了解,博览会经理消除了对法轮功的误解。非常高兴地接受我们送给他的大法资料和书籍,表示一定好好看看这本书,欢迎我们继续参加下届的博览会。

图展期间,我们同时着手联系各媒体。图展刚结束,我们应邀秘鲁7号电视台的10分钟现场直播。“法轮大法”;“真、善、忍”法轮功五套功法介绍,法轮功弟子们炼功的英姿风采。第一次通过电视台传遍秘鲁的大地,进入千家万户。还没有离开摄影棚询问电话就打来了。连节目主持和电视台的工作人员也纷纷索取法轮功资料。全国发行《秘鲁人》(El Peruano)报,用整版篇幅报导了对秘鲁大法弟子采访的文章;醒目的“真善忍”中西文彩色文字,师父教功彩图一下子打进千、万人的眼帘,深深地进入脑海。接着《理报》(La razn)报导大法的文章相继发行。咨询大法炼功的电话络绎不绝。秘鲁2号、4号、5号电视台将相继邀请采访。

邪恶之徒受不了了。它们用最卑鄙、最恶毒的手段,让《秘鲁人》报的总编辑辞退报导大法文章的记者。让4号、5号电视台中止对我们大法弟子的采访报导。中国大使馆的人企图让正在制作节目的2号电视台停止对我们的报导,并把秘鲁大法弟子的名字交给总编导,说是危险人物,恐怖份子,正在秘鲁政府密切注视之下。这样反倒引起总编导的兴趣,他取消计划周六7分钟对我们报导的节目,编入周日上午九点全国收视率最高的《焦点》(Contra punto)专访节目之中,时间15分钟。电视台同时采访中国大使馆。我们深知节目一出,众生的一念将决定了他们的未来。从电视台采访制作一直到播放,我们一直在发正念。希望秘鲁人们有美好的未来。他们太幸运了。一台15分钟正与邪较量的节目,实实在在地展现在千千万万的秘鲁人的面前:天安门大法弟子高举“法轮大法”横幅,惊天动地“法轮大法好”的声音,震撼着大洋彼岸异国人民的心。警察对手无寸铁的妇女老人(法轮功弟子)拳打脚踢的镜头和被打致死的大法弟子的图片,让善良的秘鲁人惨不忍睹。大使馆官员对法轮功的诽谤让秘鲁人迷惑不解。秘鲁大法弟子炼功平和,安宁的场渲染四周,连节目主持人情不自禁随着炼功音乐做动作的画面,已经是对邪恶之徒有力的回答。“天安门自焚”的破绽让人一眼望穿。秘鲁大法弟子无辜被邪恶之徒跟踪,电话被窃听的事实如实反映在电视画面上。让千千万万秘鲁人感到震惊。

师父说:“既然旧的恶势力非要给我们清除他们的机会,那就好好利用它。历史上没有过,也算是难得。”(《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讲法》)

秘鲁大法的工作刚刚开始。我们会珍惜师父赐福于我们的一切。牢记恩师的教导:“弟子们,精进吧!最伟大、最美好的一切都在你们证实大法的进程中产生。你们的誓约将成为你们将来的见证。”(《正法时期大法弟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