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谅同修,把主动承担大法工作视为己任

与海内外大法同修交流


【明慧网2005年1月16日】我看到一个问题想跟同修们交流一下,不论是在大陆与海外都存在:一些同修干大法工作到了顾不上学法的地步。我想谈谈个人的看法。

由于大陆发生的这场邪恶考验,有相当一部分大陆学员被邪恶的气焰吓怕了,一直处于观望状态,被正法形势远远落下还不自知。即使是走出来的人,也有用心大小的不同。

有一些始终勇往直前的弟子,他们始终在做工作量最大、最危险的事,总是别人不敢干什么,我就干什么。长此以往,有些不够精進的学员不但不从同修身上找自己的差距,反而更依赖同修,不断的把事情推给同修。结果造成这些同修负担越来越重,没有时间学法。在大陆的环境下,这对一位大法学员来说是多么危险。结果可能同修就会遇到麻烦,这时那些学员并没有想到在同修需要帮助的时候自己起的是什么作用,而是简单指责同修不学法,显示自己每天用多少时间学法,有没有想过自己是在占用同修的学法时间呢?

还有一些从劳教所回来的人一直怕再出事躲在家里,有人问:“师父怎么还不把这场魔难结束。”还是在依靠外在的力量,没从自己的本质变化上找原因。我当时说:“我们是来救度众生的。如果说每10位同修负责1000个世人的话,每人只要向100人讲清楚就够了。可如果只有一个人做,就要做1000个,时间当然会被拉长。如果这时另外9个人每人哪怕分担一点,这位同修的压力都会小得多。咱们修的不就是为别人着想吗?是不是也应该为这些同修想想啊?你既然想早结束就也来积极的做呀。”那位学员表示同意。

还有的学员担心与其他同修合作会受连累,长期不与大家接触,自己做自己的。因为自己时间安排的很好,三件事都没少干,所以非常满足,结果也认为那些同修遇到麻烦是他们自己的事。应该说这些弟子能这样几年如一日的做下来比起那些懈怠的和不动的学员是强太多了,但是其中是不是还是反映出一个自我的因素呢?怕与同修接触不还是怕心吗?老弟子带动新学员,精進的弟子带动其他学员也同样是我们修炼中的责任啊。那么,那些更主动的弟子起这样的作用时承担的已经超出自己小圈子那一点了,如果出现问题我们是应该冷眼旁观说同修有执著呢,还是应该出手相救,或者应该是在同修没出事时也来分担一些这样的责任?我们毕竟是个整体。

有些学员看到同修实在太辛苦,也开始参与,这第一步当然很好。但应该把做的过程当做是自己提高的过程。有些同修为资料点的同修分担运送的工作,可是刚一离开资料点,就自我感觉被人盯上了,结果把师父经文和明慧周刊扔進厕所或是垃圾堆,自己赶快跑了。且不说把这么珍贵的大法资料扔在这种地方是什么样的罪,那都是同修牺牲自己的休息时间辛辛苦苦印制出来的,而且如果真有人跟着,你虽然跑了,坏人看到这些东西追查回去资料点的同修怎么办?负责印的同修都没害怕,还为送的同修着想,用符合常人状态的方式包得好好的才让同修拿走,送的人又有什么可怕的呢?即使真的被盯上了,这时如果想的是同修的精力与财力的付出,想的是保护大法资料,那么师父一定会保护的。

正邪大战拉开序幕后,作为主战场之一的北京成为了大家评论的焦点。有一些外地同修把自己和一些北京学员接触后看到的一些心性问题讲出来帮助北京学员提高,而且很客观的说这只是自己看到的一个局部,并没有打击全体北京弟子的意思。但正是因为这些同修很客观,真的是在为北京考虑,所以能看到本质,讲出的问题就是北京存在的问题。

但也有一些同修可能在当地做的不错,就用自己在当地认为最好的做法和形式化的评价标准来衡量北京的情况,“什么东西太绝对了就不对了。”(《转法轮》“妒嫉心”)“修炼到哪一个层次中的人,他只能看到哪一层次中的景象,超出这个层次的真象他就看不见,也不相信,所以他认为自己这一层次中看到的东西才是对的。”(《转法轮》“关于天目的问题”)这都是我们在修炼中应该避免发生的情况。我们每说一句话都要想想对别人有没有伤害。请这些同修想想自己那么绝对的说话,对北京精進的弟子起到的是不是帮助作用?

有一批外地同修到北京来证实大法(他们都是流离失所的,其他同修暂时还是应该留在当地证实大法,这就是对北京最好的支持),他们在警察的眼皮底下把真象大法标语围着人民大会堂贴了一圈,又在与北京学员的交流中带动了一批原来一直不够精進的北京学员,精進的北京弟子非常感谢他们对北京的帮助,北京学员们都被他们的正念正行所感动。但是在他们与北京的资料点合作时,他们身处其中才理解了北京的客观情况,他们发现,这些能够在邪恶的中心坚持不懈维护大法、讲清真象的北京弟子已经在最特殊的环境下锤炼出了一种超凡的意志品质。他们感慨的说:“我们来之前,想的是北京学员做的不够好,我们是来帮助他们的。没想到一直做得好的北京弟子做事全面周到,为别人着想的心都远远超过了我们,我们要向北京弟子学习!”

象这样大家互相体谅,互相尊重,互相分担,互相支持,我们整体的力量将是个体力量的宇宙形式的立体叠加,我们肯定是无坚不摧的。

在整体配合方面,应该说海外弟子比大陆同修条件好,大家基本上都能主动的承担一些工作,有些同修承担着好几个项目。有些工作,大家都抢着做,这种齐刷刷的整体气势是值得大陆学员们好好学习的。

但是由于这两年海外同修长时间承担的繁重的工作,很多人表现出疲惫状态,有的学员开始把苦活儿往外推,造成个别还肯承担的同修严重的超负荷工作,连着一个星期几乎不能睡觉,不要说学法炼功,连自己的生活都无法保证。虽然海外不会出现被抓的情况,但是修炼人的思想离开法,邪恶就会钻進来。我们必须得是大法弟子做大法的事,不能是常人做大法的事。即便在海外,一直这样,同修也会有其它形式的麻烦。我们不该为这样的同修负责吗?

有人说:“他那是给自己积功德呢。”我们是修炼人,即便是在个人修炼阶段我们也不讲积功德,更何况现在是正法修炼。而且做这些事的同修那样辛苦想的都是救度众生的紧迫和大法工作的重要性。所以,用这样的观念来看问题的学员一定要反过来看看自己心里是怎样看待大法工作的。

有的学员说:“有了他,我们好些大牲口都可以歇歇了。”只要用修炼人的标准衡量,大家都能看出其中的问题。这些不肯再多承担这些苦活的学员,你们想过这时那位学员是什么想法吗?因为大家都不做,这些事又很重要,他要把大法的事放在自己的事之前,他就不得不不停的承担,心中是多么无奈?虽然大家都有各自的任务,但如果这时再每人多做一点,每人也不至于更累到哪去,但是同修的处境就能好很多,大家就都能学法了。这其中其实也体现了大法对我们还有更高的要求。

在遇到问题交流时,海外一些同修与大陆精進的同修相比还有明显的不足。有些人听到问题时觉得这问题出现的很正常,一种听之任之的状态,有人说说也是就事论事,还有些同修直接一句结论“正念不足!”了事,似乎是从法上说的,但实质是背离“真善忍”的。

“正念不足”虽然是法里的一句话,但从根本上讲,我们修的是“真善忍”,那么大家可以衡量一下,当同修遇到困难与问题亟待解决时,说出这样的话究竟是一种打击呢还是帮助。如果自己说不出具体的解决办法,不就说明如果同样的事落在自己身上也同样解决不了吗?所以“正念不足”实际是在说自己呀。

经过最邪恶的考验,有一批大陆大法弟子在魔难中变得清醒而成熟。这些学员与同修交流时基本都是站在法上去认识,同修说出问题后,他们的反应马上是这件事在法中是什么情况造成的,如果是我遇上,我会怎么做。从法理上帮同修分析清楚,而且设身处地为同修着想,拿出建设性的意见。

归根结底这还是一个位置摆放问题,是把同修当做是别人,冷眼旁观,事不关己的态度,还是大家都是同一个整体的一部分,同修的事就是我的事的态度。

最后,我想对那些主动承担了很多大法工作的同修说句辛苦了,我很敬重你们,也希望你们为了大法珍重自己,如果可能还是动员大家,把事情分分,只要不是讲自己的怨气,而是希望大家共同提高就没问题。也希望我们每位学员都能把自己摆放在别人的位置上想一想,为大法负责,为同修负责,也就是为自己负责。大家都能再主动一点,我们就能整体進一大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