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劳教所恶警的虚伪和狠毒


【明慧网2005年1月17日】我以前曾经写过自己在北京劳教所的一些经历,看了网上同修关于进一步揭露北京劳教所的建议,我感到自己写的不全面。

那些狱警,它们表面和善,实际上心狠手辣,撒谎张口就来,二大队的学员卢宽坚持不屈服,在集训队惨遭毒打,长期不让洗澡,被折磨的一瘸一拐,后因要检查,才让洗了一次澡,有学员看到她全身伤痕累累,被迫害到这个程度,警察在医院还破口大骂,整个医院都能听到它的叫骂声,可是它们对队里的学员却说警察对卢宽非常好。大法弟子李晓凤曾经被二大队大队长长程翠娥指使刑事犯毒打,头发里全是血。

恶警不许坚定的大法弟子睡觉,合一下眼都不行,不许上厕所,长期不许洗澡,不许家属接见,不许吃饭,冬天不许穿毛衣。已经转化的学员,在二队上厕所也难,年岁大的学员不敢多喝一口水,嘴巴长期干裂,无论春夏秋冬洗漱时间紧张得象打仗,出入信件一律警察先看,不符合它们标准的压着不发,有的不发信件过了半个月才告诉学员,而家属盼信已是望眼欲穿,学员给家里挂电话警察都要戴耳机监听,各队还有车间里的苦役。

警察指使刑事犯折磨大法弟子,在众人面前却装的一脸和善,它们偶尔会对学员小恩小惠,有学员被蒙蔽了,其实仔细思考一下它们平时见不得人的恶行就会识破它们的伪善。北京的狱警可谓杀人不见血,更加阴险,毒辣。

我是从三大队解教的,我走的时候,进来时带的衣服、手表、挎包都没有退还给我,我刚买的电话卡也没有给我,这样的事在三队司空见惯。它们没有任何权力克扣我们的任何财物。

在北京劳教所,学员被强迫妥协后,还要参加各种考核,两三天写一个认识,还有季度总结,年度总结。最近当我看到《九评》时,我惊异于自己难以接受文中对共产党彻底的揭发,我及时和同修交流,有的同修也和我有同感,她们悟到是共产党多年的宣传在她们思想中形成的变异观念,生命微观上邪恶的附体,而我悟到我除了这些,还有在北京劳教所受到的毒害,在那里警察经常播放革命影片,让大家写认识,我就避开关键写了一些支持党的政策、建设美好家园的官话,这些不好的物质都在干扰我,在这些物质的影响下,我一直认为是江××在迫害我们,而非共产党,在讲清真象时我也说我们不反对共产党,我们只针对江××,通过学法、交流,我认识到我必须在法上提高,共产党员思想所依附的、行为所指导就是完全邪恶的邪说,所以共产党的本质就是邪恶的。《九评》彻底的揭露了它的邪恶本质、邪恶理论,是共产党动用了全部国家机器在迫害我们,迫害发生了,我们才针对这场迫害揭它的老底,让民众认清共产党为什么这么邪恶,也只有这么邪恶的党才能干出这么丧尽天良的事,至于它的存灭,我们根本就不关心。

思想上的迫害,身体上的摧残,北京的劳教所就是邪恶本质的体现,据说国家花了几千万建设了北京劳教所,对外称其如花园般美丽,警察如家长般善良,许多前来参观的国内外代表团和被抓来转化的学员(非劳教)被它们蒙蔽了,殊不知被折磨不成人样的大法弟子早被转移藏起来了,参观团一来,叫几个犹大来给它们唱赞美诗,劳教所的伙食也大大改善,等参观团一走,一切照旧。

原二大队队长程翠娥、副大队长张然、刘副大队长、三班管班臧德英、小刘队长、三队的焦大队长、副大队长(别队姓名不详)等等都是北京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首恶,这些人必将遭到天道严惩,警告那些小队长,不要受它们的指使,尽快清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