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法后顽症痼疾消失 讲真话抵制恶人造假

【明慧网2005年1月19日】我79岁,80年退休,96年得法,得法前(70周岁)多病缠身,都是顽症痼疾,如白内障、前列腺增生、气管炎、肝囊肿、便秘、腰肌劳损、关节炎等,还常患感冒且病程长,常带后遗症。给个人带无限痛苦,给家人带来麻烦,给国家增加了负担,得法后至今年,未得过一次病,未吃过一片药,未报过一分钱药费,给家庭带来了幸福,给国家减少了负担,现将我九年来修炼大法的心得体会陈述如下:

一、个人身心受益及巨大变化

修炼前多病缠身,如白内障伴随我十多年,一公尺以外即视物不清,给学生上课时五排以外学生举手就看不见了,所以只得提前病退。便秘是我最大的隐患,常六、七天不大解,非常痛苦,常对家人说我将来可能死于便秘,幸好,我血压不高,否则,我早就不在人世了。前列腺增生在炼功前三年就开始,邛崃人民医院泌尿科治疗尿频(夜尿达四、五次),尿急尿痛、尿血也时有发生,痛苦异常,各种疾病缠身,中西药都无效果,当时公费医疗,药费控制很严,要先自己垫付,年终统一报销。在炼功前一年,经多方周折,才批准去成都中医学院附属医院住院治疗,仅20天就花5000多元,因药费太高,无力支付,只得出院在门诊治疗,隔10天去门诊一次,带回中西药一大口袋,中药一天一副,西药保列治(美国進口药)很贵,300元一盒,30粒,每天一粒,要长期服直到病症全部消失,隔三月查B超一次,以防癌变,每月工资全用于药费还要负债,把家庭经济搞得很紧张,实难以为继。在此困窘情况下,经亲戚介绍才有缘得法。开头,我对法轮功一无所知,抱着试一试的想法,找到了炼功点负责人,首先问要交多少费,他告诉我,法轮功是义务教功,不收费,但要去书店买法轮功的书看,看书后,你觉得好你就修,不好你就不修,我立即去新华书店买到一本《中国法轮功》(修订本)看后,觉得内容丰富,博大精深,同时在炼功点听完李老师的讲法录音(共九讲),引起了我修炼大法的兴趣,这样,我就走進了法轮大法之门。

经过了一段时间的修炼,一些旧疾顽症,在不知不觉中不药而愈,还出现一些奇迹,使我修炼更加勇猛精進,修炼一月后,脚上就感到有劲了,一次進城领工资还是赶车去的,回来时须去宝林办事,因无车可赶只得步行到宝林,然后由宝林步行经前進回家,开头还认为今天一定要走够,至少睡半天才能恢复,然而回到家并不感到累,精神还挺好,还能照常做一些家务事,感到很奇怪,以往去前進场上不到三里都觉很累,为啥今天连续走了三个多小时,全程不下30里,中途又未大休息,怎么还不感到累,这不是奇迹出现了吗?我现在更是走路生风,走不慢,昂首阔步,已成习惯。视力也出现奇迹,一次偶然拿到一张旧报纸,不戴眼镜就看很清楚,怎么今天不戴老光看得这样清楚呢?不放心,回家戴上老光看还是一样,差不多少,只是稍好一点,从此看书写字就不再戴老光了,现在视力跟年轻时差不了多少,在室外不戴眼镜能穿针,年近八十不戴眼镜能穿针这不是奇迹吗?以前我最怕过冬天,气温降到10℃以下,气管炎、腰腿痛、关节炎就要发作,特别是晚上翻身冷空气稍一侵入,就会剧咳不止,影响睡眠甚至引起失眠,非常痛苦。然而炼功后头一个冬天,就平安度过,所有气管炎、关节炎等症状全部消失,便秘、前列腺增生等症状也不存在了。全家都为我而高兴。现在我告别医院八、九年了,当然不知药味也八、九年了。

以上这些现象,在常人看来真是神奇又神奇,不可思议,现代科学也解释不了,然而在炼功人来看,并不神奇,而是普遍现象,只要按照大法真善忍的标准去要求,修炼心性,去掉执著心,放淡名利,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更多的奇迹就会出现,比如人显得更年轻,皮肤显得细嫩白里透红,老年人脸显得光光的没有皱纹,或很少皱纹,老年妇女还会来例假,但不会多。走路生风,感到一身轻,这些都是应有的普遍现象。因为法轮大法是超常的科学,你不能用现代观念去认识他,现代科学是理解不了的。

经过学法修炼后,思想境界也得到了不断的升华提高,生活也充实了,有目标了,没有空虚感了,有空就看《转法轮》不知看了多少遍了,每看一遍都有不同的新收获,越看越想看,真是百看、千看都不厌。对名利和旅游等高消费高享受也看淡了。99年5月有老友偕夫人从兰州来邛崃探旧,现他夫妇都是兰州大学的老教授。恰逢端午节来我家做客,见我家简朴,亲切的问我经济上有无困难,有相助之意,我婉言谢绝,我工资虽低消费也低,尚足够温饱,在本地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何困难之有。稍后闲谈中,我讲,你家一门三教授,儿媳高级医生,满门高工资高享受,我家儿媳都是农民打工仔。怎能与你相比,简直天上地下,但在精神我可能要略高于你,比如前日去金华山,你比我小五岁,上下山皆由人搀扶而行,你则气喘吁吁,步履维艰,我则不喘不累,如履平地,你出门必有夫人保驾,保健药齐备,以防万一,我则单身出门无牵无挂,说走就走。彼夫妇皆哈哈大笑,并要我教他们炼功。可是刚一教功,他们的预约车即到,只得离去。后不久,国内开始镇压法轮功中断了联系,曾拨打他家电话,已成空号,是忧是喜不得而知,但愿人长久……

二、一人炼功全家受益

我炼功前多病缠身,退休工资全用自身医药,还要负债已见前述,老伴有病,医药费全由儿女们摊派,还有亲戚晚辈资助。炼功我百病自然消除不药而愈,没有自身开支,我老伴也是个药罐子,医药生活费全由退休工资开支,近八、九年没摊派过儿女们一分一文,还拿出部分积蓄给儿媳改善居住条件和发展农副业生产,小孙女每月奶粉鸡蛋从未中断,读书时还要另给零用钱。这都是能看得到的受益,还有一些看不到的间接受益就不说了。

三、几件有惊无险的事情

师父说:“欠债要还,所以在修炼的路上可能要发生一些危险的事情。但是出现这类事情的时候,你不会害怕,也不会让你真正的出现危险。”(摘自《转法轮》117页。)

1、99年7月20日以前的一个星期天,同修杨××用自行车搭我同去城内炼功点参加集体学法,行至前進场上一茶铺外面,因前面有障碍物突然我从车上跌下,我仰面躺在街心,随即车也翻倒,人车全压在我身上,情况危急,街上的人都惊呆了,扶我起来安然无事,進城赶上集体学法。

2、一次我在家用木梯爬上两为多高的围墙上摘软豆子(又名扁豆),不慎从墙上倒栽跌下,脚挂在木梯上,响声惊动室内老伴,赶来扶起,检查并无创伤,也是虚惊一场。

3、有一次我去前進信用社办理一张到期存单的转存,当时人多排队,我先把存单放入柜台上的小窗口内,轮到我时,才发现存单被人摸走了,着急万分之际,突然人丛有一不相应的人,从他衣包中摸出一张存单递给我,说他拿错了,面有愧色。我转忧为喜失而复得,并与握手致谢表示友好,他带羞而去。我暗想这是老师法身保护了我。

4、今年端午节前两天,是星期日,儿媳带小孙女去娘家送节去了,只有我同老伴在家,我到屋后小店内买点卤肉做菜,因有水沟相隔,沟边水坎是水泥地面,上有青苔很滑,当我跳水沟后踩在青苔上跌倒在地,手表带跌断,手表抛出两米多远,店主都惊呆了,扶起后安然无事,皮都未破损一点,只是满身泥泞而已。另有一些离奇惊而无险,就不说了。

师父说:“讲到老师给些什么,我就给大家这些东西。我的法身一直要保护到你能够自己保护你自己为止,那时候你将走出世间法的修炼了,你已经得道了。但是你必须把你自己作为一个真正的修炼人,才能做到这一点。有个人手里拿着我的书,在大街上一边走一边大叫:有李老师保护不怕汽车撞。这是破坏大法,不会保护这种人的,其实真修弟子不会这么做的。”(《转法轮》119页。)

四、99年7月20日以后受到迫害

由于没有配合邪恶造假、欺骗群众,镇上一、二把手、治安、派出所指导员、民警、还有一些不明身份的人等,经常来家干扰,美其名曰“帮教”,表面态度温和,有礼有节,来去都要说客套话或传达上级指示,不许外出上访串联,或印发一些条条框框,(这些待他走即撕毁),不予理睬。电话监控连续100多天,每天都要我亲自接电话,不在家要找回接。每次电话照例两句话“对不起打扰了,不好意思。”还有布置周围群众监控,如发现有外出或可疑人来往,都要立即通知镇上治安,另我还发现有几次我進城领工资,有人跟踪。我发现后不惧不畏,一派正气不予理睬,以后就没再发现了。另外邛崃电视台有两次来我家录像,都是镇上一、二把手、村长、村支书和市里的人同来。第一次是在“汤志华案”发生后,要我证明汤志华是法轮功修炼者,我在录像前说:护国村炼法轮功只有我一人在炼,没有第二个,汤志华我从不认识,你们可以到群众中去调查,在场群众都很清楚。村长村支书说的声音极低,到底说的是什么我也听不清楚。结果录像并未播出来。

由于种种原因我一直在家未能走出来,主要原因是自己严重存在着怕心,一怕自己年事已高,行动反应都很迟缓,听力也不好,怕出事,给大法带来难以挽回的损失。二怕出事后,给家人带来严重后果。这些都是常人之心,是修炼人应该去掉的执著心。

最近看了师父新经文《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作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个人解脱不是修炼的目地,救度众生才是你们来时的大愿与正法中历史赋予你们的责任和使命,因此大量的众生也就成了你们救度的对象。大法弟子不要辜负了正法中赋予你们的伟大责任,更不要使这部分众生失望,你们已经是他们能否走入未来的唯一希望,因此所有的大法弟子、新老学员,都要行动起来,全面开始讲清真象。特别是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人人都要出来讲,遍地开花,有人的地方无处不及。”读此,自己感到自惭、自责。今后,我要利用一切机会走出来向我周围的人以及与我同时参加工作的老同志讲清真象,他们都是七十以上离退休的老革命、老干部,而且大多是体弱多病。我要把我修炼的心得体会,包括身心受益的巨大变化详实的告诉他们,使他们认识到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不要听信电视、广播上的造假诬陷。能站出来为大法说几句公道话,功德无量,平安幸福无量!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