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困难都无法阻挡我证实大法


【明慧网2005年1月19日】在动笔之前也有很大的干扰,认为自己没有惊天动地的事迹。后来悟到这其实是旧势力黑手怕揭露。象正见周刊同修说的,我们是“写出向众生揭露邪恶的迫害,展现师尊为救度我们付出的巨大承受,为呵护我们倾注的全部心血,让众生和我们一起分享师尊那浩荡佛恩。”下面我把自己的修炼中的几个小事向师父汇报一下、向同修汇报一下。如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重回修炼中

我是1999年1月份得法的,7.20以后单位让写不炼的保证,由于当时学法不深就顺从了,11月份下岗后就不修了。(声明已登在明慧网)2001年7月末在同修的帮助下,我又回到正法中来了,当时我已百病缠身,有严重的妇科病、胃炎、胆囊炎、肩周炎、颈椎增生、右侧肢体风湿脉络不通畅、高血压、动脉硬化、冠心病、脑梗塞、交感神经功能紊乱、疾病折磨下的我求生不能、求死不能。每年的医药费花去几千元,这对于一个工薪家庭来讲真是是雪上加霜了,我爱人整天愁眉不展。就在我叫天天不应、叫地无声,想结束自己的一生的时候,我回到正法中来了,是师父没有放弃我这个悟性差的弟子,是师父救了我及我全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为耽误这两年时间而懊悔。

回到正法中后,我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好三件事,用自己的亲身经历讲,告诉人们大法叫人做好人使我身心健康、电视播的“天安门自焚”等全是栽赃、骗人的一些谎言等等,很有说服力。在证实法的这条道路上,我经历了风风雨雨坎坎坷坷,都在师父的呵护下走过来了,使我也越来越成熟了。

讲真象闯出看守所

2001年12月18日晚7:30分左右派出所所长才广祥、副所长王雨林领着派出所、保卫科、电视台一伙十几个人拿着录像机闯進同修家,我们当时正在炼功,门没锁。他们進屋不由分说把同修家翻得底朝天,给我们也录了像,翻去几本大法书、录音机、炼功带、不粘胶等。然后把我们带到了派出所,理由扰乱社会治安,我们说:“我们在屋里坐着就扰乱社会治安了吗?”我们跟他们讲真象,善恶有报的因果关系,他们无言对答。

第二天我和一位同修被非法送到了看守所,在那里所接触的犯人,都是我讲清真象的对象。有一位要被送往南方的犯人,我第一天進去的,她第二天就被送来暂关几天,我跟她讲大法真象和如何做一个好人的道理,她当时就说“大姐,如果我早认识你,我不能犯这个错误。(她的罪名是麻醉抢劫)。”我说:“你一定要记住‘法轮大法好’,将来出来也修炼。”临走那天早上,她把她的金耳环、手表都要给我,让我出来后给她家送去。我说:“你别给我,这里有你十几年的朋友,你给她吧,咱们才接触几天。她说:“大姐,我谁也信不着,我就相信你了,拜托了拜托了。没办法我只好接过来,我知道她信的是大法弟子都是好人。

在看守所里第二天跟所长讲真象,向他说看守所不应该关好人,这样我被关了10天,这位所长联系了派出所把我们接回来了。出来后直接到委托我捎东西的犯人家把东西交给她姐姐,她姐姐当时感动得热泪盈眶,说:“你真是个好人”我说:“我是学法轮功的,老师教我做最好的人。”回来后,我继续做着讲真象的事情。

绝水绝食破除劳教

2002年4月9日早5:30分,派出所片警敲门,我当时正在炼功,我问他什么事情,他说谈一谈,我说“有什么事就在这里谈”,不跟他去。他一看没办法,把副所长王雨林叫来,王雨林气急败坏的硬拉我上车。7:30分我被第二次非法送到看守所。一路上我们问他们上哪去,他们不敢讲真话,到了看守所,我们才知道要送我们劳教一年,他们没理由,就说是上次的事没完。简直荒唐可笑。因当时看守所没车送,我们暂时被留在那。我深知是师父在保护弟子,進去后我们就绝食绝水,抗议非法绑架,受到的是非人折磨,看守所狱医非常恶毒,他让7、8个犯人强行给我们灌食,而且还放了很多的盐,狱医嘴里还恶狠狠的说“看她们还说不说话,让她们渴”。他们一灌就是一斤多,灌完后感觉胃随时都会涨破,呼吸都困难,当时有十几个人被残忍灌食,有的同修吐出来,狱医就让犯人用洗脚盆接着,再给下位同修灌。

我绝食第二天开始流血、吐血,冠心病时常发作,同监的常人都看不下去了,跟狱医反映情况,狱医说谁看见了,那位常人说:“那就让你看一看。”狱医转身就出去了。狱警朱亚茹说:“死了就往出抬。”4月24日我们被送往佳木斯劳教。我那时已不能行走了,由犯人背到车上。一路上我们发正念,请师父加持我们不去。在师父的看护下,劳教所查体拒收,我又被带回看守所。我被非法关押了52天,流血45天,吐血半个月,最后看守所勒索1000元钱,由家人背出来了。

师父呵护再出魔窟

2002年7月15日中午12点半,派出所警察全体出动,开着警车,一行十多个人到我家搜查,把我家翻个底朝天,拿走了两本大法书。现在想起来非常后悔,怎么不用生命护法。我家人当时没让他们这样肆无忌惮,跟他们理论起来,恶警人多,把我家串门的妹妹用手铐铐到了派出所,拳打脚踢,然后又把我拉到派出所。我不下车,下车我也不走,他们三个人硬拉拉不动,我当时心想让师父加持我不進屋。但时间一长,我正念又不强,还是被拉到屋里,恶警用手铐铐我,我想铐不上,把所长才广祥气的直叫换小铐子。三个人拉我一只胳膊才铐上。恶警又准备将我送看守所,我想我哪也不去我得回家,当时冠心病症状就出现了,他们害怕出人命,赶紧找医院,大夫诊断:“血压太高、冠心病太重。”他们又向家人勒索2500元,把我放回来了。

正念正行证实法

2002年秋,我到农村亲戚家去帮助秋收,亲属的亲家已经在那帮忙去了,看我去了,到晚上休息时,她把行李搬到另一个房间去了。我想她知道我是学法轮功的,但受到的毒害够深的。我对她笑一笑,我想,我要用实际行动证实大法好。我每时每刻用炼功人的标准要求自己,两天后她又把行李搬回来了,我半开玩笑的说:“嫂子搬回来了。”她不好意思的说:“我看你和电视演的不一样。”我告诉她电视播的“天安门自焚”等全是骗人的,栽赃法轮功,接着我把真象讲给了她。她说:“原来是这么回事呀,你要不说我还以为是真的呢?电视怎么还骗人?”我又告诉她回去告诉亲朋好友,记住“法轮大法好”。

我退休前在医院工作,可以接触一些患者。一次接触一位患者时,她是从外地来的,到女儿、儿子家来串门。到的第一天中午她儿媳妇找到我,说她婆婆嗓子疼要打针。我去了之后,跟她聊天的时候,我问她:“你们那有没有学法轮功的,她说有,但没有接触过。我说我就是炼法轮功的。她说“我看你和别人不一样”,我给她讲了“天安门自焚”和4.25等真象,她全接受了。最后她说在女儿家就坐不住了。就要到儿子家来,我问她为什么要打针吗?她说:“不知道为什么,没有想打针的事。(因为她儿子家离我家很近)我告诉她,你很有缘份。前几天我向她儿子家讲真象还没有讲清呢!这次自己来找我听真象了。真象讲完了,又给了一张光盘,我说你让儿子、媳妇都看一看,。最后她说:“你真好”,我心里明白,我知道这是她明白的那一面知道了真象了,所以她才这样说。我说“是法轮大法好。我身上带的东西好,所以,您觉得好。”两天后,婆婆说儿子媳妇全看了。又一家人得救了。

一次和同修出去做真象。半路上我还想起明慧网上登的同修做完真象,师父派车接回去的故事。那次去的地方很远,我们带着真象、光盘、标语,一路上背着《洪吟(二)》“怕啥”,在师父的呵护下,非常顺利的做完了我们要做的,返回来已经是深夜11点多钟了。当我们最后一张标语贴完,没走几步,从身后飞驰过来一辆小车,到我们跟前停下,从车窗里对我们说:“是回家吧,上车吧。”我和同修心里非常清楚,这是师父的安排,到家还没到零点。

一次和同修出去做真象,一出门,就被同修家门上的一个开中药丸的小刀片把我手拉出血了,血出的还挺多,当时我想,是谁不让去,我去救度众生,谁不让去,就一定是旧势力的黑手烂鬼,发正念铲除它,我就走师父安排的路,讲真象救众生是我的使命。这样我照计划上路,到达了目地地后,做着我们该做的,不一会,乌云密布,狂风四起,天阴森森的,给人一种马上就要下雨的样子,我们意识到这是干扰,这时我们发正念请师父加持,铲除干扰我们证实法救度众生的一切黑手烂鬼,不一会天气就风平浪静,满天星星,仿佛每个星星都对我们微笑。

7月19日这天,我与同修约好否定所谓敏感日,否定7.20,一起出去做真象。当时天已阴,下着小雨,我到达预定地点时,没有见到同修,心想,是回去还是继续往前走。往前走,天又黑,虽然公路上有车,但是天阴沉沉的:“几里路怎么办?”转念又一想,救度世人不能耽误,我的使命就是“助师世间行”我的命就是为法来的。正念一出,背着“大法不离身,心存真善忍;世间大罗汉,神鬼惧十分。”(《洪吟》•威德)到了地方天还在稀稀拉拉的下着小雨,我把该做的都做完了,往回的时候,看一看天空月亮正在渐渐的从云中往外爬,一路上在师父的呵护下,车一辆接一辆特别多,给我照亮归途。到了一座大桥,我想在这里贴几张标语吧!让过路的司机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时车没有了,等我贴完起身往回走时,车又一辆接一辆行使过来了。我心里谢谢师父每时每刻看护弟子。

在证实法的这条路上,我们所做的每一件证实法的事,都是在慈悲伟大师父呵护下做的。在这里弟子衷心感谢师父的慈悲苦度,请师父放心,在证实法的最后时刻,放下人心,救度世人,正法中要正念不要人心,勇猛精進,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别让师父再为弟子过多的操劳。

如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