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我妈妈(图)



李雪松的妈妈孟红,现在被非法关押在哈尔滨戒毒所
【明慧网2005年1月19日】“每逢佳节倍思亲”,新年到了,真想能见到妈妈啊!算来妈妈在狱中已经被关10个多月了,这段时间她老人家是如何度过的我无法想象,也不敢想象,每当看到网上的那些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酷刑,我的心就在发抖,我不知道妈妈能不能承受得了。听家人说妈妈的脸由原来的红润润而变得又黄又瘦……

我的妈妈叫孟红。妈妈出生在农村,从小就吃了很多的苦,听妈妈说每次学校开学,她都要哭着求姥姥给借钱交学费。好容易通过刻苦学习考到城市里,而后有了工作,却又在文化大革命时因家庭成分不好被下放回农村。文革后虽回到了哈尔滨,但是无时无刻不是谨小慎微地做人。那时的妈妈不爱讲话,做事也是糊里糊涂的。

妈妈一次因病做手术后,开始对气功产生了兴趣。1996年5月当我把《转法轮》捧给妈妈后,妈妈的修炼脚步便没有停过。她不管严寒酷暑天天早晨坚持在外边炼功,学法更是从不间断。妈妈变了,变得健康,开朗,变得头脑清晰。当我做错事时,一向溺爱我的妈妈也总是在法上给我指出。我总爱搂着妈妈的脖子说,“妈,你怎么越活越年轻呀!分析问题也头头是道的。”妈妈总是笑着说:“感谢师父吧!”写到这里我不由得想质问那些抓我妈妈的人,你们为什么抓我妈妈?你们想让她往哪里转化呢?

1999年7月20日后,诬蔑法轮功的谣言铺天盖地,妈妈非常伤心,因为妈妈学了法轮功后,变得身体健康,开朗,更加热爱生活,而这一切都受益于大法,妈妈深知大法是最正的,师父是被冤枉的。因此妈妈决定要把真象告诉所有的人。2004年2月28日,妈妈到北京亲属家,在北京西直门附近贴“法轮大法好”不干胶时被当地警察发现,很快由哈尔滨保健路派驻所的警察和单位领导带回,因不写任何保证,被哈尔滨第二看守所(也叫哈尔滨鸭子圈)关押,在看守所期间曾两次因血压高被哈尔滨戒毒所拒收,现在哈尔滨戒毒所关押。

记得四年前,当我准备去日本留学时,我知道妈妈有点舍不得我走,总在我身边转来转去的。她问我说,“日语里的再见怎么说?”我回答“Sayonara”。妈妈又问,“日语里的加油怎么说?”我回答“Ganbatte”。妈妈于是叨叨咕咕得记着。当我来到日本,第一次给妈妈打电话,要挂电话时,妈妈慢慢的说,“雪松,Ganbatte,Sayonara”。身在异国他乡的我当时便流下泪来,我的好妈妈,您为了鼓励女儿用心良苦!在以后4年多的留学生活中,每次电话里妈妈都要说这句话,妈妈,女儿多想再听您对我说一句“Ganbatte 加油”啊!而我此时又多想对深陷牢笼的妈妈说一句“Ganbatte 加油!”

我妈妈本来是一个善良的人,学了法轮功后变得更加善良,我不知道为什么要抓我妈妈?就是因为她想做一个好人一个更好的人吗?我在此严正要求办理我母亲案件的相关人员立即无条件释放我妈妈!呼吁所有善良的人们通过各种方式帮助救出我妈妈!

哈尔滨戒毒所
地址 哈尔滨太平区先锋路副239号  邮编 150056
电话      0451-82424046  0451-82424093

哈尔滨戒毒所所长 陈桂清 刘勇义 0451-82412172
哈尔滨戒毒所管理科科长  杨某  0451-82415994
哈尔滨戒毒所二中队队长  李全明 0451-82424093
女队长          张平  0451-82424046

610办公室       付满江 0451-53609924
哈尔滨610办公室     张晓曼 0451-84690027

哈尔滨市公安局局长信访办公室   0451-84681165
局长信访电话           0451-84681111
案件科              0451-84681491

哈尔滨市公安局南岗分局      0451-825424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