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经文《也棒喝》有感


【明慧网2005年1月20日】我是一个不争气、不精進的学员,师父的经文《也棒喝》显然是写给象我这类的学员。

自1990年结婚,我就疾病缠身,四处求医。那时丈夫也很爱我,他带我走过大医院,看过个体大夫,吃完中药吃西药,可就是治不出个头绪来,他还为我找过巫医大神,我自己有空就去看各种医生,带附体的气功师也看过,结果还是大把的吃药。公公曾说过我:抽屉里都赶上开药店了,让丈夫带我到医院扎一针就好了。这些话当时很刺痛我的心,本来就不健康的身体,这话真是向伤口上撒盐。

我被长春市医院诊断为类风湿,妇科病也很重。第一个孩子就因为身体不好而早产坐了个空月子,那时我与丈夫抱头痛哭。由于身体的原因,家务没做好也没少受婆婆的摔打和吵闹。也许是病久了的缘故,那时我在他们的眼里和废人没区别,我痛苦的度过每一天,丈夫值班又常不在家,尽管我需要人来体贴和照顾,但人家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活计,我又能走又能行的,谁能总守着我呀,只有自己知道当时的苦衷,别人是很难理解的。

1996年,大姑姐听说二姨她们在学什么功,想和我一起去看一看。我就借了本《转法轮》回来看,当时天正下着毛毛细雨。那时我刚做过人流没过月,做完一顿饭不能接着收拾,脚后跟痛得就坚持不了,腿痛的坐在炕上也不能减轻,胸背痛的不能打满桶水。我从姨家回来后,做完饭就看书,不知不觉中我的症状渐渐的消失了。于是我和她们学了动功,回来自己在家炼,逐渐的我的身体健康了。我心里一直是对师父感激不尽。如果不得法,我现在仍然泡在苦药水中,回想当时喝药的情景就感到恶心。

但在1999年7月20日迫害法轮功时,当时我不接触同修,不知何因。我吓得把书藏起来也不学不炼了,接着出去打工,在名、利、情的带动下,自己也误入了歧途,自酿的苦果还得自己吃,又重复自己的打针吃药。

后来同修给我送来了真象资料和《明慧网》文章,看后我才清醒,原来是自己的怕心吓得不敢接着炼,我走了一段弯路。

最近在梦中师父也点化我,梦境中看见好多穿黄色衣服的人站在停在河边的船上等着我,但自己看见水有些头晕,于是我与一人走着泥泞的路,跳着窗户绕道走到河对岸,而别的同修是开船过去的。想想自己所做的一切简直与真修弟子相差甚远。

大法改变了我许多,使我在其中受益非浅,如今大法遭到恶人的诬蔑,那些在大法中受益的人为什么不能为大法说句良心话呢!难道生活中做到真、善、忍也是错吗?我呼吁所有不够精進和不敢走出来的同修都应心里坦然而勇敢的站在法上,为我们的大法说句公道话,让恶人无法再继续迫害大法弟子,揭穿他们制造的谎言。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