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出真正的善 制止迫害 救度有缘


【明慧网2005年1月21日】我是1998年初开始修炼法轮功的。修炼后,我就用“真、善、忍”去要求自己,按照师父要求的去做。我每做一件事情都要考虑别人,替别人着想,“先他后我”。与爱人、公公、婆婆和弟媳都相处得很好。我们这个大家庭自从我炼功以来,特别是爱人和孩子,从未生过病,真是一人炼功全家受益。

一、证实法及受迫害

2000年3月,我看到这么好的功法受到打压,心里很难过。向丈夫交待后,我走出了家门,進京去证实法。当时也许自己要去北京证实法的念很强吧,抑制住丈夫,告诉他也没阻止我去。到天安门广场后,一个警察问我来广场干什么?我向他讲述了我炼功后,身心都健康了,家庭和睦了,这个功法于国于民都有百利而无一害,政府不应该打压这样好的功法。他说好吧,我带你去个地方,就用对讲机叫来了警车,把我拉到了天安门派出所,在那我如实的说出我的姓名和家庭住址。接着把我押送到成都驻京办事处,在那受到非法审问,强迫签字、搜身,搜走了我的返回路费。在没有床、没有被子,只有一张桌子和凳子的房间里非法关押了7天,7天后双手铐上被非法送到成都青羊戒毒所,和吸毒犯在一起,非法关押了2天。紧接着在温江拘留所里非法关押17天。在我被拘留期间,把丈夫的小巴车扣押在乡政府内(天府乡政府)强行罚款3000元。就因为我向国家说明我炼的功法的好处,就進行敲诈勒索我爱人3000元。公民不是有向国家机关提出批评、建议、检举的权利吗?我真不知我们炼法轮功的好人到底犯了国家的哪条法律?

2000年6月29日晚上,我们一家人正在吃饭,乡政府(天府镇)一行7、8人闯到我家,说是让我戴上身份证到乡政府谈话,很快就回来了,那里已有十多个炼功人了,说是让我们学习,结果是被它们非法限制人身自由,晚上不准睡觉,有的男功友被铐在楼梯上,第二天把我们带到乡政府后院子,强行让我们進行所谓的军训、跑步、做俯卧撑、蹲马步、晒大太阳、听高音喇叭放诽谤大法的录音,晚上把我们几个人关在只有几平方米的屋里,只有几个凳子,不准睡觉,谁一打盹就强迫站起来面壁,它们恶人轮班非法折磨我们。我被非法关押了4天4夜,丈夫和家人不愿看到我在那里受折磨,交了保证金2000元才放回家。

同年7月中旬恶人闯到我家叫我写保证书,我不写。恶人打电话叫派出所来人抓我,我找机会从家后门跑出去了,在外流离失所一个月才回家。

2001年4月的一天,早上8点过,派出所一行四人又闯到我的家门,把我劫持到乡政府(天府镇)后院,又将我们几个功友关在一个小屋子里,我指责它们侵犯人权,这是犯法行为,它们不理我。我在地上拾到一把钥匙,正在墙上写“法轮大法好”,恶人见后,将我连拉带拖的弄到派出所留置室里,中午丈夫知道我又平白无故被政府、派出所抓走,他就跑到派出所要人,他到政府食堂买两碗饭,我因不服派出所执法犯法,提出抗议,不吃饭。见我不吃饭,丈夫很生气,他也不服派出所执法犯法,一气之下,将他的那碗饭甩了,不巧却砸烂了值班室的窗上的玻璃。值班恶警(江皓)走过来就把我丈夫双手吊铐在楼梯上,并将他的手机、驾驶执照、钱等一起搜走,把丈夫的双手铐得太紧,鲜血直流,就这样它们都没有丝毫放松之意。下午4点过,我家人把窗玻璃重新装好后才放了他。恶人强行让我们看诽谤师父和大法的录像,它们看我不看,就问我为什么不看,我说电视里全是骗人的谎言,我们师父教我们“真、善、忍”,不杀生,怎么会做这样的坏事呢?!做坏事是要遭恶报的。说不看就回屋里去吧!一進屋就看到墙上贴上了诽谤师父和大法的标语,走过去把它撕下来,刚撕了两张就被它们发现了,進来连打带拖把我拉出来,问为什么要撕标语,我告诉它们:因为我修善,要处处为别人着想,你们这样贴诽谤大法的标语,上天会惩罚你们的,我把它撕下来是为了你们少造业,干坏事是要遭报应的!我完全是为你们好。它们又把我连拉带拖弄到派出所院子里,那个女恶警说:你敢撕我们写的标语,我把你和男犯人关在一起,并指着留置室说,刚才抓了3个流氓在里面。我说:你一个政府工作人员,你我同是女人,你的良心何在?要知道“三尺头上有神灵。”你敢做这样缺德之事是要遭报的!这时她的手机响了,她只顾接听电话了,我趁机从大门走出了派出所,这是恩师给我的智慧,才免遭此劫难。

2002年12月底,早上我刚上楼把早饭做好,又上楼给4岁的儿子穿衣服,家里其余的人都还在睡觉。乡政府的几个工作人员又闯到我住的楼上,叫我到乡政府去一下,我不配合它们,它们强把我拖下楼,当时我只穿了一双拖鞋,不让我和儿子吃饭。我4岁的儿子哭喊着,跟着小车追我,真不知孩子会发生什么事,它们不管我儿子如何哭喊,不和任何人交待,硬把我拉到乡政府后院。

这时又来了20来个功友,恶人把写好的诽谤大法的标语贴在墙上,我将它撕下来,它们见我又要撕,地上的(还没贴上墙)几个恶人便抓着我的长发,把我连踢带拖弄進留置室里,7点过又一个功友也因不配合它们和我关在一起了。它们让我吃饭,我说我没犯法,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的把我关在这里,昨天早上的饭做好,你们不让我吃,我四岁的儿子,没向任何人交待,他跑丢了谁负责?!我绝食抗议你们这种执法犯法的行为。所长说政府的人让关押的,不关我们的事。我说:你这个所长难道不知道留置室应该关什么人吗?留置室至多关坏人28小时,何况我们是讲“真、善、忍”的好人?我们犯了治安条例哪一条?第三天我也不吃饭、不喝水,就坐在水泥地上,下午5点过又叫我们在政府后院看邪恶的录像。我拒绝看,蹲在地下,看见墙上又贴上了邪恶的标语。我慢慢走过去又撕下了那邪恶的标语,它们又扯住我的长发说:你看你,都这样了,还在撕标语。因我当时几天滴水未進,确实无力,被它们一拉就倒了。我说只要我有一口气,我都会制止你们破坏大法。使你们不至于犯太大的罪。把我拖到后院坝中间,我仍然不看诽谤大法录像,吃晚饭了,和我一起绝食的功友也开始吃饭了,我仍坚持不吃,嘴里还吐出血丝来,恶人把我弄到医院按在床上输液,我跟医务人员讲我没有病,是政府个别人员限制我人身自由,他们执法犯法,只要放我回家,我自己会吃饭。乡政府一个女恶人(雷玉如)打我的嘴,不让说话,并且说:你们炼功人不是不吃药吗?已经将药输入你体内,你师父不要你这个弟子了。我说这是你们强制迫害!晚饭后,又开始折磨功友们,那个610女恶人(雷玉如)扯我头发,踢我几脚,把我的拖鞋甩到阴沟里,并说:你已经输过液了,有劲了该起来和他们一起跑,我不配合她,大冬天我光着脚坐在水泥地上,夜间不断的放高音喇叭诽谤大法。第四天我还是没吃饭,他们又叫楠木寺转化了的功友给我做工作,我仍不配合他。下午一些功友写了“保证书”被家人领回去了。最后只剩我一个人了,我丈夫来看见我缩在墙边,便把我抱了起来,对它们说:人都这样了还不放,如果有什么三长两短,我跟你们算帐!你们当官的不顾别人死活。最后迫于无奈,丈夫写了他自己的保证后将我带回了家。在那四天里,我反复的想师父的这句法:“对宇宙真理坚不可摧的正念是构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坚如磐石的金刚之体,令一切邪恶胆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体。”“有多强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我对师尊对大法无比坚信,只觉得全身充满了真念,我闯过了邪恶的疯狂迫害,否定了旧势力的安排。

二、家人的转变和受益

在这几年里,乡政府(天府乡政府)人员及派出所的不法人员,经常到我家骚扰,使我们原本宁静的家庭经常吵嘴,家庭不和。

从2000年我去北京证实法被非法拘留17天,非法刑拘30天,并非法罚款3000元钱后,乡政府(天府乡政府)和派出所恶人经常到我家骚扰,每来一次,公公婆婆就要说我一顿。并不给我锁门,出门时他们会搜我背的包看有没有书,并拿走我的钥匙,并趁我不在家时,搜走我的书和磁带,毁了。我只是按照师父教我的忍。没和他们吵架,内心无比痛苦。我学法、炼功都是偷偷的進行。后来我向丈夫讲真象,他明白了真象后,瞒着公公婆婆暗中支持我,让我在屋里学法、炼功。但我总感觉堂堂的大法,偷偷炼心里很不是滋味。

一次,亲戚来我家做客,亲戚叫我别炼功了,我向他们洪法,亲戚不理解,生气走了。下午我帮婆婆剪蒜时,因我没有种田,心想中午的事公公婆婆不高兴还是用大法要求,不记他们的过。丈夫开车回来了,本是回来叫我出去一起招待朋友吃饭,我想因中午的事,公公婆婆不高兴,如果我跟丈夫出去,会更加使他们生气,我想不能跟丈夫出去。果然丈夫叫我出去吃饭之事使公公很不高兴,公公对丈夫大发脾气,说丈夫护着我,竟同意我炼功。公公说再让我炼功就让我们离婚,丈夫他不离婚,又说再支持我炼功就叫我们搬出去住。公公边说边上楼把我们所有的衣服、被子一起从楼上甩到院坝里,到处都是,电风扇等也搬下楼,我仍然剪着蒜没理这事。心想我炼功讲忍,你甩了我待会捡起来,并心里背着法。丈夫见公公那样凶,我又不跟他出去,他一气之下,开车冲了出去,还没几分钟,邻居跑来对公公说:别闹了,你家儿子撞车了!我抱着两岁的儿子走到出事地点(离家只有一里路)一看,因丈夫的车横穿公路,被一辆進口小轿车撞了一个180°,因双方车速都太快,丈夫一点也没伤着,那辆车也只是被撞坏了大灯罩,围观的人都说我丈夫命大,佛位供得高,这种情况不死也得残废了,我非常明白丈夫支持我炼功是受师父保护的,遇难呈祥,真是一人炼功全家受益。事后丈夫对我说,几年来遇到几次危险都认为一定出事了,可下去一看后,什么事也没发生,深知他是受大法保护了。

恶人来骚扰一次,公公婆婆就大说我一次,又要搜我的书。我每次都给他们耐心的洪法。按师父的教导严格要求自己,无论他们怎么打我、骂我,我还是不生气,照样喊他们爸爸、妈妈。帮他们的(我们已分家)。两年多来,看到我一直以来用大法教我的“真、善、忍”来要求自己,用行为证明给他们看。他们慢慢意识到了这功法真好,能教出善良的人来,渐渐不和我吵了。

2003年8月29日下午,一家人正在楼上看电视,乡政府几个恶人又来我家,说是看看我的房间,我不准看。它们跟我走上楼,丈夫见了说:你们有搜查证吗?没有请下去,有一个恶警硬要冲上楼,我丈夫冲到楼下拿来一把刀大声说:无证進屋,我把你当小偷对待,想進我家拿搜查证来!我告诉你,私闯民宅,砍伤你也是我正当防卫。说着把他赶下楼,我婆婆午睡醒了,也对它们说:我媳妇每天在家理发,带娃娃,你们凭什么经常来骚扰她,你们执法人员坏人不管,她在家犯了什么法?这时邻居和路人已围过来很多,丈夫不让我下楼,婆婆对着人群大声喊:我们家不欢迎你们来!你们是骗子,把我儿媳的身份证骗去了,每次抓她就罚款,你们来就是为了钱。至今不退还,你们经常无理抓她,还想让她和一个男流氓关在一起,你们以为你们干的那些坏事我不知道,我媳妇回家对我讲了,我再也不信你们了。你们是什么执法人员,竟干出这样的事?说得他们哑口无言。公公也大声对它们说:你们一而再再而三的欺骗我们,我们对你们失去了信任,每次抓人就让交钱,钱交了连个白条子都没有,我们的钱是双手挣来的,你们抓人就象搞“绑票”一样,一抓走人就让我们用钱去取,和以前的土匪有什么区别?!邻居们也说:她天天在家,也没做坏事,凭什么总抓她呢、就这样持续一个小时,路人和邻居也越来越多,婆婆不停地骂它们指责它们说:路上偷、抢不管,专管好人。它们也觉得下不来台吧,就对我婆婆说:那你明天带她来乡政府,婆婆说:休想!它们又说,那明天我们在门口等你们。结果第二天没来。今年三月,村队长让我去学习,并将婆婆和其他几个大法弟子家属带到洗脑班去参观,说洗脑班里条件好,会对我们好的,我向婆婆说对我好就不应使我们家人分离。婆婆就对它们说:我儿媳理发,接送孩子上幼儿园没时间,她从来不顶嘴,我们婆媳间从来没红过脸,她这么好还学习什么呢?

在这四年里,我用我的言行,终于改变了公公婆婆对我和大法的看法。由原来的怕而转变到抵制恶人对我的抓捕。现在还叫我把大法书藏好,我真的为他们的转变而高兴,是大法的法理救了我们全家。今后我要更加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

文化及层次所限,请同修多帮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