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几百米深的事故煤井中走出来


【明慧网2005年1月22日】老任原来患有类风湿关节炎,一到变天气,全身骨头疼的象针扎一样难受;胳膊伸不直,也弯不下来,吃饭够不着嘴。他还有气管炎,出不上气来,老是呼呼的吹气,眼睛憋的象鱼眼似的,鼓鼓的。在修炼大法以后,身体原来的病也没有了,红光满面。他在煤矿找了份活干,钻几百米深的井下放炮炸煤,稍有不慎便会出现生命危险。

2001年的一天,和他一起炸煤的同伴记错了时间,提前了十几分钟引着了雷管,但老任还在干活,三管炸药在老任的脚下同时爆炸,“轰隆”一声惊天巨响。老任被这几十吨的爆炸气浪吹到了井壁上,又翻了几个个儿,埋在了煤堆里。一盏茶工夫之后,老任醒过来了,顿觉浑身疼痛,他知道自己还活着。井下一片漆黑,老任忍着浑身巨痛想往上爬,怎么也指不着出口。正在危急之时,他突然看见一缕光亮在前面引他走,他一阵激动,赶忙跟着亮光走,走走停停,也不知道走了多长时间,终于走出了地面来了。心里感激大法、感激师父的心情难以表达。

他刚走出地面,井口的人一见吓得立刻坐在了地上。原来他满脸都是黑血,衣服还在往下淌着血水。到了医院才发现,除了两个眼睛外,煤渣密密麻麻嵌入了他浑身的肌肉,脸象马蜂窝似的,医生用镊子一点一点把全身的煤渣剔出来,又涂了红药水,变的又难看又吓人。矿长让他在医院住着,让医生用最好的药,花多少钱矿上全包。

老任担心矿上花钱多,当天下午就要回矿了,谁也劝不住,矿长只好叫他到矿上养伤。第二天工友们来看他,他正在烙饼。大伙说快别烙了,伤口着了油烟要留疤痕的,他说:“没事,你就等着吃香喷喷的烙饼吧!”

我见到他的时候是出事的第十天,他骑自行车回家,刚一上路胎就破了,是步行从二十里外走回来的,他身上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脸上光光的,白白的,胸前有几处没退完的干疤,腿有一点浮肿。

事后老任分析当时的情况,说有四种情况他不能活:1、三管炸药同时在脚下爆炸,别说一个人,就是十个人也炸成碎片了;2、炸下的煤掉下来,就须一块就能把人砸死,更不用说几十吨煤;3、爆炸巨大的冲力把人推到墙上,人一下子就能被撞死;4、爆炸的巨大声也能把人震死。

然而老任没有死,一缕光亮把他引出地面,身上的伤十几天就会好了,这一切超常的现象,他能不感谢大法师父的佛恩浩荡吗?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