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不辜负师父的慈悲呵护


【明慧网2005年1月24日】97年7月我有幸得法。当我第一次翻开《转法轮》时,看到里面的每个字背后都有层层叠叠的字,瞪大眼也数不清。我惊喜的把书放在了胸口,庆幸自己终于找到了多年要找的。在以后的修炼中大法的神奇在我身上一幕幕展现,特别是我看到另外空间的美妙、殊胜,真是用尽人类的语言也无法表达。我很荣幸的在师父时刻慈悲呵护、鼓励下,使我在邪恶疯狂迫害中一步步走到今天。

99年7.20电视、广播、报纸,上上下下,恶毒的对大法进行诬陷。22日我县派出所集中我们县城炼功人看电视,我当场指出那全是假的。看后让我们写对大法的认识,我写出了大法在我身上神奇的体现,以及师父教我们修心向善做好人、法轮大法是最好最正的法。派出所的人说我写得挺好的。

此后我照常炼功,但学法很少。10月6日,我在马路上捡到1000元现金和一个存折。我的第一念就是赶紧交到派出所证实大法。当时派出所有正、副所长及10多个警察。所长李瑞江一边点钱一边说:“现在还有这么好的人,你咋不花呀?”我堂堂正正的说:“我是因为炼了法轮功才这样做的……”没等我说完,他赶快制止不让我说大法的事。

后来我到秦皇岛打工,在公园里遇到一位同修,她正在炼功。我从她身边走过,她说:“你不是一般人,你身体又高又大。”我觉得是师父用她的嘴点悟我赶快实修。该同修帮我找来了好多大法书籍,我回到本地开始认真学法实修。

2000年,外地同修传过来少量传单,我们在当地一元一张复印后散发。一次去发传单,看到一个先前倒闭的单位,现在装修的很好,屋里亮着灯,院子里也一片亮光,大门外牌子上写着很大的字我也没看清。我進院发了几份传单,后发现我被人跟踪。由于我正念足,安全的回到家。第二天才知道原来那是公安局。令我奇怪的是那么大的字,我当时竟没看清。

没几天,派出所来人问我见过法轮功传单没有。我说在门外捡到过。他说再捡到要交到派出所。几天后,我把新来的传单各样一张送到派出所。

2001年元旦前,我和几个功友做条幅准备上北京证实大法,被派出所发现把我们关到县看守所。我们绝食抗议非法关押。在绝食途中我实在受不了了,难受得好象心都要从嘴里跳出来一样。这时,我请求师父加持我。我清醒的感觉到:慈悲的师父给我吃另外空间的“仙桃”(桃子形状,个很大,特别新鲜、漂亮,有四、五个),吃完后顿觉一身轻松,不再难受。一周后在师尊呵护下,我们都正念闯出。恶警向家人勒索了3000元。所长因抓我们“有功”被提为公安局副局长。放我们出来时警告我不能上街不能出门。我严厉的回答他:“现在社会上打砸抢、嫖赌之徒能在街上走,我炼功做好人,捡到钱交到你手里,为什么不能上街?腿在我身上,想去那就去那!”他一声不吭了。

我决定上北京证实大法、证实师父清白。2001年4.5前夕我到北京上访,被抓到平谷县看守所,遭受了11天的毒打、灌食等非人折磨。第12天被本县看守所押回继续关押。其间,一同修被放。我们智慧的请出去的同修帮我们把师父的经文写在白布上,取出上衣垫肩缝在里面送進来。5、6天后,我们终于看到了师父的经文《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弟子的伟大》、《在2001年加拿大法会上的讲法》。我们泪流满面,感谢师父慈悲。

通过学法,我认识到我们是在消极承受,于是我又开始绝食抗议。我的身体在一天天消瘦,20天后,当我快坚持不住时,我又请师父加持。这时师父又给我吃了另外空间的食物,吃完后我看到师父面部表情很严肃。我向师父说:“师父我没有钱,我不能白吃人家的东西。”我伸开手时,手掌上出现了一张一元、一张五角的两张崭新的票子,像是刚从银行里取出来的一样。我想到了师尊“苍穹无限远,移念到眼前”(《洪吟》洪)的诗句,更加感受到大法的神奇,也更加坚定了我证实法的信心。后来法医来给我灌食,经检查,我咽喉肿大堵塞(其实我一点堵塞的感觉也没有,都是师父给我演化的)无法灌食。派出所怕出事担责任,放我回家。

没几天,三个警察到我家骗我到医院检查,没查出半点毛病。便又把我关押在看守所。当我看到全家人都来了,带着行李衣服等。我母亲抱着我哭,告诉我他们说要送我到高阳劳教三年。我向家人揭露邪恶对我的酷刑迫害,家人知道真象后非常气愤。我16岁的儿子指着那伙警察大吼:“我妈妈是为正义走出来,你们这样迫害我妈,我要给我妈报仇!”并对我说:“妈放心,今年报不了,明年我也要报!”两个打我的警察吓得赶紧溜走了。

以后,慈悲的师父又安排我与外地的同修取得了联系,我又溶入到正法的洪流中,并开始从外地向当地运送资料。在江泽民“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的绝灭政策迫害下,我家庭遭受4万元经济损失,我与丈夫被迫失去工作。儿子这时正上技校。有一个星期六我要回去送资料,想起下星期需要给儿子拿下个月的伙食费200多元,还有一门的学费200元。当时家中一分钱也没有,怎么办呢?思想中老考虑。我想不能想,今天的任务是送资料,明天再想明天的!我一路发正念铲除杂念。送到后,见到我二舅妈。她问我找到活儿干了没有,我说没有,她马上给了我200元,我坚决推辞,我知道她也没钱。她严肃的说我:你怎么修的?明明需要钱就必须拿上!在返回途中的车上,我碰到一位认识的功友。他在半路下车。下车时他给了我300元。我还没来得及说话,车门已经关上了。只听他说:“你需要钱……。”此时我只是泪如泉涌……。星期一儿子回来了,什么问题都解决了。

在外流离两年多,一家人一直没有正经团聚过。2003年同修帮我丈夫找了一份工作,一家人终于得以团聚。在以后的精進实修中,我更加严格要求自己。

丈夫和儿子都被大法弟子的善行感化,如今都帮着做大法的事;我父母共生养七个子女,如今一大家39口人都相信大法好。他们中有的热情帮助大法弟子,有的向身边的人讲真象,为他们的未来奠定了很好的得法基础。原来我总想:我文化低,写不出好的文章。当我悟到这是一种观念在阻挡我时,我坚定正念一气呵成写了出来,为的是对同修能起到一个抛砖引玉的作用,共同精進,做好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神圣的三件事。

认识粗浅,有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