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年大法弟子:一切师父说了算


【明慧网2005年1月14日】我今年61多岁,没得法前身体可不好了,嘴里长东西、脑袋胀、满脸肿、牛皮癣、痔疮、关节炎也很严重,而且胆小大白天出门都害怕。总认为火大、身体虚,药吃了好几箱子也不见效。

*夫妻俩双双得法修炼

1995年5月中旬,我家老头看《转法轮》后,我接着拿过来看,刚看2页就出现流眼泪,脸辣痛的现象,当时没有悟到老师给清理身体,就到医院开药,连吃带抹不但没好反而更重,脸肿的变了形,这时我老头跟我说:你看书炼功就会好的。老头每天给我做饭,让我看书炼功,一天看一点《转法轮》脸就消一点,从此我就走上了修炼的路。我天天和老头去炼功点学法炼功,各种疑难病症不翼而飞,不到两年的文化,所有大法书都能读下来,我亲身体验到了大法的神奇。

*北京上访途中 乘警有缘得法

99年7.20以后,政府造谣诽谤大法,我当时很气愤,这么好的法,政府怎么能这样呢?当时就到省政府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冬天,我们集体签名送到国外网站发表,公安在网上发现了我,片警找到我问:你签了?都谁签了?我说:我签了,别人我看不清。2000年5月份,我悟到必须到北京证实法,我在商店遇到同修,看到他买了双袜子,就马上问道:你是不是到北京证实法,如去北京我们一起走。我们当晚就出发了,到了山海关乘警翻包在我包里搜到了一本小《转法轮》,乘警当时打开书看到了师父法像,高举起来喊:大家都来看,她们的师父金光闪闪。满车厢的乘客都围过来看,乘警把我们带到餐车,我要书不给。同修说:你不给可以,你修炼就留着看,千万不要毁了!当时乘警把帽子摘下把书恭恭敬敬的放在帽子里了。

*一家三口遭难

我被送到站前派出所,由当地公安接回当地,15天后无罪释放。半个月后我又到市广场集体炼功,有好几百人参加,整个市的公安都出动了,把我们包围,我家三口都被抓,老头在洗脑班关押15天并被开除党籍、儿子被关在另一看守所40天、我在市看守所被关了32天又转所关15天,这时我们继续学法炼功,派出所片警强迫我们写保证,我明知不对又悟不好流着泪违心的写了保证,过后整个人像掉進了痛苦的深渊,同修劝我吃饭,我没吃。她就问我:你是不是写了保证?我说是。她说,不要紧的,你写个声明就行。当时我就写了声明装在兜里。片警接我出去的时候发现了声明,他当时非常生气,他说不接了送回去!我老头说回家再说吧!回到派出所片警拿出我写的保证高举着说:这是谁写的?我说:是你们逼我抄的!我要坚修到底。我快速抢过保证书几下就撕了,领着老头说:走,咱们回家!片警呆在那里不动,老头有点怕,我说:咱们是神,不能让它们左右。

*再次進京上访

2000年年底我又到北京去正法,到了天安门看到恶警要围过来了,我立即打出了“法轮大法好”的横幅,放声高喊:法轮大法好!喊了好几遍,恶警扑过来把我抓進了警车,一会儿就抓了好几车大法弟子,我们一车人被送到林河县公安局,从天安门到林河县我们一路喊着“法轮大法好”、背“论语”、经文,在车上我把警车的窗子打开,把“法轮大法好”的横幅贴到车外一条、车内一条,警察和路人看到都笑了,一直到林河县。我又下到派出所,关了两天一宿谁也没问出姓名,我一直跟她们洪法,她们说:好就在家炼。我说:这么好的法,为什么不能跟更多的善良人说呢?让他(她)们都得法。她们又找来两个打工的老乡诱骗我说出姓名、住址,我趁机向她们洪法,他们晚上弄来个假法轮功学员说是昌平的,当时情况下我见到同修倍感亲切,就和她互换了通讯地址,这样被当地派出所接回送到市看守所,关了30天后,又被转到省戒毒所,被非法劳教一年。

*跌倒了,从新站起来

由于在里面学不到法,整天被灌输邪恶的东西洗脑,在认识上没有以法为师,觉得别人都比我强都写保证了,我也就顺着写了。2002年5月回家后,身体上的老毛病都犯了,火罐拔上搬不动,后来自己一下子掉下来摔得粉碎,我和老头同时悟到:这是师父的慈悲点化,“掉下来了”。我奔到桌子上,捧起《转法轮》大声哭起来。从此,我又回到了正法的路上,在明慧网上发表严正声明:我在高压下所说所写全部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坚修大法不动摇。我和老头每天学法、炼功、讲真象,派出所、商场、医院、大街小巷只要有人的地方就去撒资料,贴粘贴、挂条幅,特别是往警车和汽车上挂条幅,车一开起来,随风飘扬可好看了。

*我们只要正念足,一切师父说了算

2002年9月一天14-15个警察到我家,我正念很足始终讲真象,发正念,看到警察想动墙上师父的法像,我警告他们:不许动!想抢走《转法轮》书,我和老头与警察夺书持续5分钟,我立掌警察就撒手了。他们看我老头胆子小,就逼我老头把书都交出来,我大声喊:不行!这是我修炼用的,谁也不许动。我用力推两个恶警,他俩用脚别着门框,我一立掌他们就松开了脚,他们不死心用手机叫来了所长和几个恶警,要把我带走,我说:你有逮捕证吗?我按“真、善、忍”做好人,浑身的病都好了,为什么要抓?你们究竟是什么人?他们没办法把我弄到对门邻居家,我又和他们讲真象他们直接问我:你到底要和江泽民走还是和你们师父走?我说:当然是和我师父走了。他们没话说了就回去吃午饭了。我和老头回屋一看,他们拿走了一部分书,我和老头追到派出所他们正在食堂吃饭,有一个警察问我干什么来了,我说我家书丢了,他让我等所长,10多分钟后所长来了叫一个小警察说:把书给那老头(我和老头来时,怕他们把书弄走老头一直看着警车)。回来的路上,我们真正的体悟到:一正压百邪,只要坚定大法,慈悲伟大的师父时刻保护着弟子,师父说了算。

*拒写“五保”,正念闯关

2003年5-7月,单位逼我老头写保证,我和老头到单位一看是保证书拿起就撕了,边撕边说:你们自己留条后路吧!他们达不到目地又几次找我女儿让代写,否则开除工职,我女儿抵制邪恶坚决不写。

2003年11月17日,市公安局局长、分局长、看守所所长还有两个外地恶警共来了十多个,抄了我的家,把我头朝下从五楼一直拖到一楼,头在楼梯上一蹬一蹬的磕着、衣服拖烂了、裤子拖掉了、鞋也拖没了,我喊:恶警抓人了!邻居开门,恶警喊不要看把门关上,这样把我弄到了派出所,逼问我那一百多个条幅是不是我做的,我不想连累同修就说都是我做的。问做那个干什么我说为了救度世人、救度众生。又问我:你会写字吗?你念几年书?我说:我念两年,专练这几个字。他们让我写,我就写“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们看着看着突然不让我写了。

第二次又拿毛笔来对我笔体,我又写“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因为这些送看守所关了我三十四天,转到拘留所7天,又转到省劳教所,检查身体不合格拒收,再次返回拘留所,家人正念要人,二十八天后在师父的帮助下无条件释放。

2004年9月份,恶警和单位610对我家又一次骚扰,强制我老头帮我“五保”,说我出来时没有写,如写“五保”以后不再找我,说我是2003年重点。我告诉他们你们执行那个邪恶的指示,要想到对自己负责、对家人负责,摆好自己的位置,说完拉着老头就走了,后来610不死心,又骚扰我和我女儿,我看到送到女儿家来的五张“五保”,都撕了。

经历了许多,我不太会讲,说得不好,我们悟到:在任何情况下要正念,以法为师不能以人为师。正如师父所说:“千万要注意!要以法为师,你不能看哪个人修的怎么样就因此而学人不学法。”(2004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每个人修炼的路不同,在正法时期要学法悟法,坚定大法,在法上认识法,跟上正法進程,走好修炼路上的每一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