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佳木斯劳教所迫害致精神失常 杨淑会仍遭酷刑摧残


【明慧网2005年1月27日】40多岁的大法学员杨淑会2000年9月被佳木斯劳教所干警迫害致精神失常后,继续遭恶警毒打、酷刑摧残。干警经常象疯了一样的三、四个人一起打她。大队长何强说:“杨淑会,你不就想回家吗?就不让你回去!”

2000年9月,佳木斯劳教所干警林伟(监狱接来的),为了达到转化率获得高额奖金,把大法弟子杨淑会双脚朝天吊铐起来,铐得杨树会声声惨叫,在这个楼里的大法弟子和有同情心的犯人听到这声音无不落泪啊!在这之前,劳教所已经找茬铐了她半个月了,其中“大背铐”把她给铐昏过去了。40多岁的杨淑会连续受到这样的折磨,精神和肉体上长期遭到严重的摧残,终于被迫害精神失常。

有一次,恶警李秀锦当班。在吃晚饭回来的路上,精神失常的杨淑会神情恍惚东张西望,李秀锦到队伍中一把将她的双手拧在了背后,杨淑会大声的叫着,李秀锦叫一个干警将队伍带走,也不知道将杨淑会怎么样了,她回来就哭,我们从来也没看见她哭过,问也问不出来,因为她精神不好。

2003年正月初四,杨淑会进寝室拿香皂,被刑事犯和王杰打得下巴和脸都青了,她跑进屋,犯人还追着打,大法学员马汝隽和马翠红站起来阻止,才停止打骂。可队长张艳不但不管,还说她有毛病该打。

杨淑会病情严重期间不能睡觉,总想回家。有时鞋也不穿,光着脚就跑,再不就大喊。劳教所戒备森严,她怎能跑出去哪?每次都被干警抓回来打得够呛,从来都不管她是被迫害成精神病的而减轻一点折磨。因为她不能睡觉,就想跑,劳教所就给她吃睡觉药。杨不吃,干警王杰就打她的嘴巴子,学员孙红说:“她精神不正常,你打她干吗?”王杰过来就给了孙红一拳。

后来,大法弟子都帮着照顾杨淑会。一次,在门口她不穿鞋,被王杰连踢带打打出门外。八中队大法弟子制止王杰的野蛮行径,可是,当班的干警蒋佳南不说打人不对,反而说我们没看好。

杨淑会到食堂就往食堂的那个门里跑,她认为那是回家的门。跑时正遇上劳教所派出所所长王铁军。他出拳照杨淑会脑袋猛击两拳,杨倒在了后面,被大法弟子接住了。在场的工作人员没有人管。在上厕所时,杨淑会又跑了,后来被干警洪伟在车间右边的小房间里找到了,回来就把她施以酷刑“大背铐”(酷刑)。就因为她跑,被队长洪伟至少铐了三次。

这就是一个被劳教所迫害成精神失常的人的一点遭遇,一个警察,干警置法律于不顾,迫害善良,从中看出江氏流氓集团利用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实质。

佳木斯劳教所警察的犯罪行径

佳木斯劳教所执法人员追随江氏流氓集团,目无法纪、执法犯法,他们欺上瞒下,为所欲为,把很多善良的法轮功学员铐伤、致残。国家宪法规定:公民有申诉、揭发、检举权,有通信自由。可在劳教所里,写申诉得中队长同意,还得分批写,写完还要交给张宇检查(所有通信都得经她检查)再由她交驻所监察室主任。大法学员写的20多封申诉书无任何回音。

劳教所警察给学员“大背铐”,铐残很多人。王英霞、王玉红一只手被铐残,丧失劳动能力,申诉无回音。还有佟丽、苏艳华背铐得手脚麻木走路要人搀扶。费金荣、邓英霞高成女也受到不同程度的迫害,现在走路也得人扶着。现在劳教所警察改变了迫害方式,变成了加期。稍不如意,就随意给大法学员加期,包括这些被迫害致残的人也不放过。这还不够,干警经常污言秽语侮辱人格,干警高洁下流的语言,让人难以启齿。干警李秀锦更是张口即骂、举手就打,她是管理学员和后勤的孙卉狼狈为奸,经常模仿所领导签字非法给学员加期,因为上厕所也加期,学员如实反映情况,不但挨骂还被加期。

2002年佳木斯劳教所为追求转化率,强行给大法弟子洗脑,逼迫大法弟子写转化书。大队长何强、队长刘亚东把不转化的大法弟子弄到三楼坐漆包线咕噜,从清晨做到每晚上12点多钟,不让上厕所,其间,有一名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

男干警用胶皮带使劲往女大法弟子马汝隽等两人阴部抽打,人性全无。大法弟子被逼走操,女警陈静说其中一人走得不好,叫其罚站,并把另两名大法弟子张丽娥、李晓红用警棍打得下身全都是伤。

恶警给一名50多岁的大法弟子强行“大背铐”长达8小时,致使她双手残疾,至今无法复原。近70岁的大法弟子徐红珍把骂师父的大字块撕掉,被男恶警拽着脚往外拖,强行施以酷刑“大背铐”,并逼迫写悔过书。另一名大法弟子遭恶警强行写“五书”,致使其昏迷不醒。大法学员齐秀兰爱人去世,家里有孩子至今无人照顾。

2003年大法弟子邱玉霞因为不写“周记实”(劳教所要求大法学员每周写谎言),被强行“大背铐”,导致手及上臂瘫痪一年之久。

干警刘亚东、张晓丹把老太太唐凤坤带到一楼房间里“大背铐”、打骂,并指使几名犹大强行按住她的手写悔过书。有六名大法弟子因为不签“包教协议”被恶警穆振娟强行“大背铐”并超期关押,不让回家。

恶警何强、穆振娟、张晓丹、高小华、陈春梅、祝铁红等于一些男干警使用电棍、警棍、大背铐、拳脚等对待大法弟子,大法学员李桂芹牙被打掉了,有的大法学员被打得满身是血,凡是不写“周纪实”,不喊口号的均受到以上迫害。有三名大法弟子被酷刑体罚成精神病。

大法学员被强行劳动10小时以上,完不成任务还得加班加点,还不让说话。一名学员回教室说一句话被罚站两小时,强迫打扫厕所后才睡觉。每天还得走操,晚上上厕所的三人联线,一人上厕所,另两人就得起来跟着去。

大法学员包丽霞手被干警铐残废不能参加劳动,被扣了45分并加期。最多的被加到半年。大法学员费金荣手脚被铐残废无法走操,干警孙卉、李秀锦对她大打出手,她大声喊:“法轮大法好”被加期2个月,佟丽也因为此事被加期2个月。还有马汝隽和费金荣因为不穿囚服被铐14天,受尽折磨。

省里一来检查,劳教所就开始作假,平时的发霉面做的馒头和白水清汤马上换成好吃的了。

她们干警还欺骗学员,在到期时让在表格上签名才可以出来,其实那表格是帮教协议,伪造转化率的凭证,有很多人被欺骗没仔细看,就签字了。然后,干警对外说转化率百分之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