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让明慧记者去采访自焚伪案


【明慧网2005年1月29日】继2002年4月之后,2005年1月江泽民集团和中共故伎重施,在国务院新闻办的“安排”下再次组织了一批中外媒体采访了在严密监控下的所谓自焚伪案参与者。很显然,中共喉舌媒体是为了完成诽谤法轮功的政治任务而去的,采访问题都是江泽民集团事先拟好的;而走马观花的西方记者在中共特殊“安排”下进行的采访,也只能成为被中共利用来对外作秀的传声筒而已。

要想知道真象,就得让真正愿意揭示真象的媒体去采访。我们不妨设想,如果让明慧记者去采访自焚伪案,明慧记者会关心什么样的问题和提出哪些要求呢?

一、中共为何淡化刘春玲母女?

在这场自焚伪案中丧生的二人就是刘春玲和她的女儿刘思影,她们也是当时被江泽民集团用来大力渲染、制造民间仇恨的最关键人物。照说她们母女应该是中共最热衷炒作的素材。可是,为什么后来中共连篇累牍的追踪报道不见了对她们的追踪呢?要知道,利用死者的亲人、邻居、同学、老师等来煽动仇恨,是中共的拿手好戏啊!

原因很简单,因为刘春玲不是烧死,而是在现场被便衣打死的。整个过程通过中央电视台自焚录像的慢镜头,清楚无误的展示在世人面前。可以说,这个败笔是中共和江泽民集团在制造这场骗局中留下的挥不去的巨痛。中共在后来的录像节目中删除了这组镜头。自焚伪案疑点重重,江泽民集团在这几年多次让王进东等人出来圆其它谎,但对于刘春玲被打死一事,中共噤若寒蝉,这也就是中共一再想要淡化刘春玲的根本原因。

当然,当明慧记者去采访时,一定会先放一段中央电视台的录像慢镜头给所谓的“幸存者”和其他受采访的人看。不知王进东等人在看到刘春玲被击打死亡的过程后,有何感想?

二、要求采访那个杀人的便衣警察

从当时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的录像看,那个现场杀人的便衣是从刘春玲身边,挥臂用重物狠狠击打刘的头部,导致刘倒地死亡。刘的身上早就没火了,但几管灭火器仍旧持续的猛喷,该便衣下手后便在灭火器的喷雾中转身离去。他作为自焚伪案中的直接杀人凶手,通过当时的录像和在场的灭火警察很容易就查出他是谁。明慧记者采访他,应是最合理的要求。

三、如果没有这场迫害,会有自焚伪案吗?

自焚伪案发生后,中共是这样宣传的:在自焚前,中国老百姓普遍没有认识到法轮功的危害性,自焚后,全国老百姓就都看清了──这不一语道破是江泽民集团最需要自焚伪案吗?

在中共所有关于自焚伪案的报道中,都没有能回答一个问题:法轮功什么地方教他们去自焚了?

法轮功作为佛家修炼法门,当然讲“度人”,讲“圆满”,讲“天国”。迫害之前讲,迫害之后照样讲,因为“走向圆满”本是修炼人的目地。“圆满”是指修炼人通过修炼最终达到无私的高境界,开启了超常智慧的大门,了悟宇宙和人生的真理,被称为开悟,也叫圆满。这与死亡完全是根本不同的两回事。中共江集团在迫害法轮功中,干出了无数像这样偷换概念、欺骗人民、煽动仇恨之事。

如果问一问号称修了很多年的王进东,是法轮功教他自焚的吗?他的回答是“没有”,事实上在镇压以前,他也没有去自焚。

法轮功从92年开传,到2001年1月,快10年了,数千万修炼者,没有人去自焚,为什么在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1年半,正在难以为继的时候,自焚伪案就发生了呢?

刘云芳是自焚伪案中最重要的所谓组织者,照新华社的报道,是他倡议的。那责任就是他刘云芳的,同法轮功有什么关系呢?刘某违背法轮功教导所干出的符合中共江集团迫害法轮功需要的事情,新华社却反诬是法轮功教导的,既提供不出任何证据,也不符合正常逻辑,更不敢把法轮功书籍中写明的禁止杀生和自杀的教导公之于众。这种做法,不是阴谋构陷又是什么呢?

如果是在和平正常时期,法轮功学员能自由的交流,能够有辅导站帮助,真要有刘云芳这样的人要组织什么极端行为,早就被制止、揭穿、扭送公安机关了。

恰恰是在镇压时期,在江泽民集团的迫害搞不下去的时候,在最需要一个“证据”的情况下,才会在强制解散法轮功炼功点、不许法轮功学员相互来往,否则以“聚众闹事”之“罪名”非法绑架的情况下,搞阴谋、指使特务去煽动、教唆、设陷,制造事端,加害无辜。如果没有这场迫害,也就不会有什么自焚伪案。江泽民集团才是这场骗局的真正祸首。

四、要求采访现场摄影师

在自焚现场的王进东,有声音洪亮的口号声,有面部、全身大特写,有警察在他面前慢腾腾的晃悠。从技术上讲,王进东的前面一定有麦克风,还有一个摄像机。摄像机不会自己跑出来,总得有人扛。显然这是中共自己人从从容容的静态摄影,可不是什么外人的临时抓拍。

这个摄影师是谁呢?他是现场的见证人。中央电视台能拿到胶片,国务院新闻办就一定能找到这个人,明慧记者要求采访他,不是也很合情理吗?

五、要求采访自焚现场的那个“王进东”

在中共媒体对自焚伪案的报道中出现了三个不同的“王进东”,受到外界普遍质疑。如今出来的这个王进东同自焚现场的那个人,面目完全是两个人;国立台湾大学语音实验室对王进东的声音进行独立的语音鉴别,发现中央电视台第一次播出的王进东的声音,和后来出场的王进东不是一个人。

现在这个王进东,根本不是当时现场的那个“王进东”。如果问后来露面的这个王进东,号称练了好几年,为什么口号都喊得那么离谱,打坐动作也不会?为什么两腿间还有个烧不坏的塑料雪碧瓶子?他会如何作答呢?

从作案条件上,《焦点访谈》也给了我们一些线索。中央电视台2002年5月19日报道,在自焚案发生前一个月的2000年12月18日,王进东一家三人到了天安门广场。他们打了一个四米的横幅。妻子何海华和女儿王娟被遣送回河南省开封市。王进东在北京被释放,回到了开封市的家里。

也就是说,王进东的妻子和女儿都被遣送,而他自己作为一个主要人物,不但没有和妻子女儿一起被遣送,反而在北京就给放了,而且放得很快。这是非常不可思议的事情。这恰恰证明很可能他在北京就被有关当局扣下了。一个冒名顶替的阴谋,很可能那个时候就开始了。而且在自焚伪案之后那个假的“王进东”很快就被转到其他的医院里去了。按理说,作为一个主要的组织者,应该多多的跟踪采访才对呀。

那个事发现场的“王进东”,是不是中共穿着防火服的特务?或者军人?明慧记者要求采访他,是不是很合理呀?希望他没有被灭口。

六、要求采访积水潭医院的大夫

明慧记者将就一些基本的医学问题,采访当初“救治”那几个自焚参与者的北京积水潭医院的大夫。比如,为什么烧伤病人要裹那么严实?为什么不让中央电视台采访的人戴口罩、穿隔离衣?不能说为了配合政治宣传就不顾人死活吧。小思影在气管切开后四天,带着插管,就能底气十足的说唱,这符合医学常识吗?小思影本来好好的,怎么突然就猝死了呢?(是被灭口了吗?)

七、要求采访新华社、中央电视台有关人员

中共媒体新华社、中央电视台等媒体炒作自焚伪案中,一直指称自焚参与者是法轮功学员,因此自焚行为是练法轮功的结果。明慧记者要求采访这些喉舌媒体的有关人员,要求他们说清,如果王进东、陈果、刘云芳等人真是炼功人,修炼人不杀生、不能自杀的道理也是很明白的,那如何解释他们自焚自杀的行为呢?因为受到江泽民集团的洗脑、迷惑、教唆而要去自杀,这不是江泽民集团的罪恶吗?同法轮功有什么关系呢?个人的非理智和完全违背法轮功教导的行为,怪到法轮功身上,这不是无理取闹吗?

这是个简单的逻辑问题,这些媒体人对这个逻辑不会搞不清,那么,为什么还要一再搞出这种伪新闻来欺骗人呢?在自焚伪案发生一年之际,“焦点访谈”还播出了一个所谓“明慧网指使当地法轮功学员自己去调查自焚者身份”的节目。这不反而说明这根本不是法轮功组织的吗?

九、自焚动机到底是什么?

由于这场伪案是由江泽民集团利用特务操纵、教唆、组织的,所以,最根本的一个问题,就是作案目地——自焚动机,特别是为何要上天安门去自焚,这些年在中共的媒体上报道得相当混乱。

一会儿说是由于东北一个老太婆的梦;一会又说由于刘云芳的什么感觉;一会儿说是从“经文”中得到暗示(应该是江泽民集团的暗示吧),一会又说是“要走出去讲真象”(把“搞自焚”混淆于“讲真象”,这是江泽民集团教唆的吧)。

这些乌七八糟的所谓理由,再多也掩盖不住一个真正明确的动机:江泽民集团在镇压法轮功走不下去的时候,无比需要这样一个可以用来迷惑老百姓、魔化法轮功的惨案,江泽民集团就是这个惨案的直接策划者和真正受益者。

* * * * * * * * *

在封锁一切任何外部消息,再用中共的歪理邪说、假经文去给人强制洗脑的环境中,这起自焚伪案完全是江泽民集团对受骗者进行蛊惑、唆使和直接精神控制的结果,是一起有组织、有预谋、有计划、有步骤的罪恶活动。

自焚伪案的受害者们、受了欺骗的中国百姓,应该去起诉江泽民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