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的修炼体会


【明慧网2005年1月30日】又到了和同修们相聚的日子,但这一次让我感到一种莫名的“难受”,尽管是微不足道的小事情都能让我很不舒服,可以说似乎一种矛盾的火花即将点燃。在感到奇怪之余我就对自己说:“师尊要我们宽容,再说了这些小事情又算得了什么呢?”在这个时候一个同修正在上网聊天,在安全问题上我们有了分歧,其实很明显是我过分小心了,事后我马上纠正了我的错误,然而那个火花却暗自更加激化了。正是这种不正的心态下,所演化给我看的是同修对我的忽视。我当时心里很清楚,肯定是我有问题,所以才随心而化的,但是这问题的根源在哪里呢?到了最后我拼命的告诫自己“这是想分隔同修间的距离,我不承认!”可是过后还是一样。有问题就要去解决,不能逃避!意识到之后我就坦诚的跟同修们谈了我的全部心态,一点不漏的全部道出。她们也很认真的帮我分析,并说自己也有过类似的情况,正好切磋一下。在切磋的过程中我的“难受”去了一层,我找到了自己的问题所在。一是过分小心,从而形成了怕。

自从看了“九评共产党”我不断的感叹、惊讶而愤怒:感叹旧势力为了今日干扰正法而给人类创造的这样一个恐怖的文化;惊讶的是我们居然一直生活在谎言的国家里,以前学的历史全部都是颠倒的;愤怒的是这样一个杀人的恐怖政权摧毁了多少中国人的正念与良知……渐渐的不知不觉的我就扭曲了看“九评共产党”的真正含义,承认了旧势力的巨大恐怖工程。导致了处处想反迫害,最后就谨小慎微什么都顾虑,而不是正念正行,完全相反啊。

二是对同修间有情。我们都是同学而且修炼的共同话题把我们聚成亲密无间的好朋友。正是这种一点一滴情的交融,导致了人的执著:高兴啊、不高兴啊、他对我不好啊、忽视我啊、他跟别人关系更好啊等等。她们说都有过类似的情形,我们就马上意识到了修炼者之间不能有情,应升华到无限的慈悲。这样一来一切都迎刃而解了。我对他们说:“我现在豁然开朗。”我们之间又恢复到了往日的和谐,默默无语中传达的都是善意的微笑。

可是回到家中仍然感到很压抑,无论做什么都特别不顺,再加上“自己做的好就不会有干扰”的念头觉得自己真是一无是处、好失败。这么极端的想法肯定是有问题的,在无奈之下学法的时候不禁痛哭。望着师尊的相片,对师尊说:“弟子无论做得多不好、无论有多少人心,弟子知道师尊永远都不会对我们失去信心,永远都会相信我们的。”也清楚这一切的干扰都是为了迫害正法,从而毁掉我,我很严厉的对它们说:“尽管你们千方百计的找我们的缺点,但我们是正法弟子,是师尊的亲传弟子,就这一点你们永远都比不了!我们做的再不好、有再多的人心,起码一切基点都是为了正法,大法弟子可以为众生放下一切生死、荣华富贵,有多么伟大的师尊就有多么了不起的大法徒,你们太小看我们了!”

细细的回想导致这一不良状态的原因是因一位同修不接我电话引起的。她刚开始学法看书,她的妈妈也随着她看完一遍书相继回来了,紧接着就不接我电话,也不回电,反而关机关了两天,这一切实在太反常了,于是我就胡思乱想,想到难道她妈妈发现了,不让她和我联系?什么样的杂念一股脑全部乱蹦了出来。虽然马上被我打消了,可是仍然让我心神不定。深究才发现一直以来我的根本执著:我害怕同修的父母发现大法书,从而连累我告诉我的父母。害怕的原因是我不想面对,实际上是不想打破现在安逸的生活才对,被所谓的安逸、舒适、享受冲昏了头脑。师尊说过“哪块碰到困难了不能躲着走,哪有问题哪就需要你们去解决、就需要你们去讲真象了”(《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找到了就得去清除。无论是什么人都应该最大限度的同化大法,这是一个众生的最大善解。真象一定要让世人知道包括我们的父母,也是在救度他们。人的一切根本就带动不了我!紧接着我就看到了一篇心得交流,一个很小的小弟子因被迫害被迫停学、流离失所,却仍然坚定的做着救度众生的事,看到这里我热泪盈眶。是的,我要加油!跟无数流离失所的同修相比我太幸福了。

在一篇同修的文章《正本清源之点点滴滴认识》中这样写着“纵使我是最差劲的一个,然而我并不会因此而气馁,这些不足,不好都将被修去,因为我们在法中,在师父的慈悲苦度中。不好的、负的一切全部都会变成好的、正的、纯的;在如此肮脏、复杂的人世中,我们即将被师父度到前所未有的美好的宇宙中去,未来永永远远的威德又岂能是我们用人的言语所能表达、赞颂得了的。”我被震撼了。是的,去强调自己做得好不好已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有幸能正法,能成为师尊的亲传弟子,应该做的就是在寡欲去执的过程中用全部的生命去做好我们应该做的、救度众生……

这个时候突然来了个电话,是那位同修。声音仍然清脆欢快,她说最近太忙了。一切都平安,为什么不接电话、关机之类的我觉得已经不重要了,更没必要去问。我祝她加油,她说:“我们一起加油!”

有人说修炼如歌,如此悦耳、动听……真是深有体会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