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侩之徒是如何成为“东方之子”的


【明慧网2005年1月30日】自从江氏流氓集团非法镇压法轮功以来,中央电视台不知制造了多少假新闻,诋毁法轮功,蒙骗善良的中国民众和海外媒体,他们无非就是想利用假新闻来煽动民众的仇恨,从而为血腥的迫害寻找借口。就连承德这样一个小小的塞外山城就出现了几起造假之事,明慧网2004年9月27日报道了承德大法弟子撰写的事实真象文章《河北承德不法官员以精神病人杀父母案栽赃法轮功始末》,今天再揭露另一事实:市侩之徒屈汕是怎么成为“东方之子”的。

在承德有这样一个被中央电视台吹捧为所谓的“东方之子” 的人,他本人拥有多处酒店、酒楼、花园式大型宾馆(他的发家史在此没必要叙述),是专供上层社会人物吃、喝、玩、乐消遣之用的。经济上暴发后的他,为了获取政治资本,再利用政治地位维护自己的经济基础,于是便四处投机钻营寻找机会,此人就是邪恶之徒、承德市“反××”协会会长屈汕。

从1999年7.20江氏集团打压、迫害法轮功开始,身为“塞外酒家”董事长的屈汕,抓住这个有利可图的政治运动的机会,他就紧跟形势上窜下跳,在极力的表现自己。1999年10月在承德“花园村”宾馆办洗脑班时,屈汕便写文章谩骂李洪志老师,诋毁、歪曲法轮大法,语言极为恶毒。并多次到承德市洗脑班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

2001年10月,屈汕还曾到承德第五监狱(丁延在此被迫害致死)做“转化”,当得知梁业宁被“转化”后,他兴奋不已,告诉狱长赶紧上报中央,说这是他们的成绩。而且每次在与法轮功学员谈话之后,都要让政府给他记上一笔功劳账,美其名曰他“义务为祖国做贡献”。

他在这边上监狱、看守所、洗脑班给大法学员做“转化”,让大法学员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那边又带着记者到“转化”了的人家里送慰问品,让记者拿着摄像机把“现场”完全录下来,再进行夸张式的加工,做为他“转化”所做出的“成绩”,证明他在这方面为承德市政府所做出的“贡献”,但实质却是为私为我的,完全是为自己出名而导演的这一切。

2002年春季他为了在中央电视台“东方之子”节目组织材料,让人在电视节目中宣传自己,开始了一系列造假活动。并假借去看望所谓被转化的人,送些粮、油等物为由,来标榜自己所谓的善行,一些人在怕心下被他的伪善所蒙蔽,做了助纣为虐的事,现在想来懊悔不已。

就拿法轮功学员蔡淑平这件事来说吧,蔡淑平为了证实法轮大法的美好,被非法劳教,从河北唐山第一劳教所释放后,生活困难,屈汕给送去一点“慰问品”的同时也带去了记者,当场抓录“实况”,回来一经加工,那就是一个无私奉献的所谓活雷锋。

蔡淑平的妹妹蔡淑梅在屈汕的伪善下被骗得更惨。蔡淑梅原单位是承德市药业集团职工,因坚修大法被单位开除工职后被非法劳教,释放后,单位不给恢复工作,生活出现危机。这时屈汕知道了她的情况,说是要给她安排工作。安排在他的承德郊区陈栅子乡度假村“塞外山庄”,在那当服务员,每月工资300元。某天,屈汕带着记者和蔡淑梅(蔡淑梅还没去上班),到他的“塞外山庄”实地采访了一番,他们让蔡淑梅穿上服务员的衣服,给屈汕倒茶,而且还让她对着话筒说在这里工作心里非常高兴、非常满意。蔡淑梅事后才明白真象——一分钱没挣到,还得说工作非常满意。这就是“东方之子”的真实所为。

再说另一学员关海霞因上访被非法拘留,劳教。由于多次被罚款,释放后生活非常困难,屈汕知道了,也送去一点慰问品,回来后大肆宣染他如何扶贫,如何帮助被转化了的人,把自己捧上了天。现在关海霞还是生活没有着落,依然生活在那种恐怖至极的高压迫害下艰难度日,而屈汕却不知又带记者到哪“慰问”去了。

就这样,一个在这场对法轮功的邪恶迫害中为了获取政治资本,有目的地帮助江氏政治流氓集团煽风点火,迫害大法弟子的市侩之徒,所做所为正好迎合了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的需要,于是被中央电视台吹捧为所谓的“东方之子”,从此“名震”山城了。真是中华民族的悲哀。

2004年12月他又再次跃跃欲试,承德市成立了一个“反××协会”就是在他极力的鼓动下成立的,他屈汕一个所谓的“东方之子”终于有了一个冠冕堂皇的政治头衔。但屈汕可知下一步,当江泽民有一天被押上人民的审判台时,你将如何面对承德的父老乡亲?面对善良正直的大法弟子?文化大革命时你也受过迫害,那么,今天你反过来又去迫害修炼“真善忍”的好人,这是什么行为,想想后果吧!善恶必报呀!

承德大法弟子正告屈汕马上悬崖勒马,不要再为江氏集团卖命了,更不要继续对魔难中的法轮功学员落井下石。希望你能痛改前非,将功补过,退出“反××”协会并辞去会长职务。孰不知你今天贱卖良心求得的一个个虚名,在神的眼里却正是你争着下地狱的一个个明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