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法为师 修炼路上才能不迷航


【明慧网2005年1月5日】我是1998年秋得法的。下面我就交流一下我是如何从“无神论”的桎梏中解脱出来走上修炼之路,以及如何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好的三件事的。

(一)破除“无神论”是我走進修炼的开始

我从小到大一直受××党的“无神论”教育,这种宣传原来在我的头脑中根深蒂固。我二十多岁入党,得法前是一个单位的党委负责人。由于一生追求名利,养成一种争斗心强、从不服输的性格,所以一生中造业甚多,使我的身体也越来越糟。自八十年代起,为了祛病健身,我学过多种气功,书架中摆满了各种各样的书,结业证也有那么一摞子。因为我学的功多,钱也花了不少,但身体还是越来越糟糕。

记得1996年,我认识的一位同事向我推荐法轮功,我随即请了三本书,回来只翻看了一遍就放下了。现在回想起来,就是思想中各种不好的气功信息和旧的思想观念阻挡我得法。

1998年我的一位校友又向我推荐法轮功,并再三邀请我到她家看师父的讲法带。因为当时还在工作岗位,所以只能是利用下班的时间去看录像。为了学习方便,我将师父讲法录像带请回家。利用国庆节放假期间来看,并且越看越爱看,感到这和我以前学练的其它功法完全不一样。从那时开始,我才从内心深处明白了,我们来到世间的真正目的是要返本归真。

通过不断学法炼功,我的身心得到净化,也更加认识到,我一生所受的“无神论”教育是使人不相信神的存在,使人没有了心法约束,它导致的结果必然是使社会道德败坏,人什么坏事都敢做,同时也造成人们不得大法的最大障碍。

要想破除“无神论”,我认识到首先要不断学法,其次要把自己家里的空间场清理干净。在同修的帮助下,我将家中过去的气功书、政治理论书、不好的小说等都做了处理。清理之后,我感到如释重负。我认识到:清理书架的过程也是破除自己过去固有的观念和不断清理自己空间场的过程,同时也是我真正走向修炼的开始。我也暗下决心,修炼法轮大法这条路我是走定了。

(二)反迫害是大法弟子家属应该做的

1999年9月至2003年9月,我女儿因修炼大法,先后被绑架、非法拘留、非法劳教。

五年期间,我的家庭先后被街道、派出所等不断骚扰迫害,恐吓,搜查,抄家无所不用其极。从我家的被迫害可见在中国这片土地上已经没有人权可言,没有法律可言,只是一群流氓恶棍对人类的犯罪,让我对××党几十年的信任丧失殆尽。

记得1999年9月,打压法轮功开始不久我们出去证实法,当时我女儿被绑架,非法拘留15天;随后是抄家,非法拘留,街道,派出所不断让写“保证书”等。

2001年9月,我女儿外出做真象时再次遭绑架,并被非法判劳教一年。我的心理压力很大,背地里不知流下多少眼泪。用同修的话讲:你的脸色变得蜡黄。我用人的办法想找关系让我女儿早点出来。我托关系找人,传回话说:别的事好办,就涉及到法轮功的事不能办。后来和同修切磋,我悟到:不站在法的基点上认识,想用人的办法解决根本不管用。

有一天,我和一位同修说:帮我女儿发正念。这位同修说:“那么多弟子都被迫害,只想着给你女儿发正念这对吗?”这句话像一颗炸弹,炸醒了迷在母女情中的我。是啊,现在有多少弟子被非法迫害,有多少众生需要被救度,在这关键时刻,我怎么又只想到自己呢?通过学法和同修切磋,我振作精神,认识到:我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女儿被迫害,我要面对,不能后退,这个情关也要过。我是大法弟子的家属,反迫害是应该做的。这也是向有关部门讲真象,向周围邻居讲真象,救度世人的好机会。

记得有一次,我去长春黑嘴子劳教所看望女儿,恶警人员故意刁难,不让我们见面。接见时没见到女儿,我心中知道她现在状态不是很好。当时我想,女儿在外面时做了那么多证实法的事,而忽视了学法和心性的提高,我深知这是旧势力黑手对她的迫害。我不能坐视不管,消极承受。我一边抓紧学法,将师父的新经文背下来,便于看望女儿时及时背给她听。我们选了一个农历新年探望的日子,一路上边发正念边求师父加持,一定要将师父的新经文传递進去,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更不能承认对我们的迫害。事实证明,只要我们做的正,一切自有师父在呵护。

那一天,劳教所接待室内外挤满了去探望的大法弟子家属。家属的态度也不一样。我想,我是大法弟子,同时又是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的家属,我们要给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树立正念。所以每次去都不在女儿面前掉眼泪,鼓励女儿要坚强。这次去我抱着要鼓励她否定旧势力安排、坚定修炼的想法,所以我们不但见了面,合了餐,还畅谈了两个多小时,同时也得知女儿已重新声明刚進去时所写的一切“保证书”全部作废,重新回到大法修炼中来。通过这次交流,女儿一直坚定正念,直至正念闯出。

我也从开始的用人心解救女儿到站在大法的基点上解救女儿,两种做法效果不同。我在不断归正自己的同时,也努力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并以亲身经历向有被非法关押大法弟子的家属交流做法,鼓励他们正念正行。丢掉怕心,反迫害是每个大法弟子家属义不容辞的责任。如果每个大法弟子的家属都能勇敢的站出来反迫害,邪恶之徒肯定不会那么猖狂了。

女儿被非法劳教后,我没有沉浸在母女情中不能自拔,而是主动承担起周围同修的资料供应,并走出去,发放真象资料,揭露邪恶。

由于江××流氓集团的邪恶至极,毫无人性的血腥镇压,各地公安部门、国家、安全部门、街道、社区等不断的骚扰和迫害被非法劳教过的大法弟子,遇到这种情况,我从开始的“怕”到现在的正言以对,向警察、街道干部和邻居讲真象,其中也是我不断打破旧势力的安排,从人中走出来的提高过程。

2003年9月的一天,我女儿在家楼下被公安部门绑架。事后我听爱人说,左邻右舍100多人见证了恶警的凶暴,不少邻居纷纷谴责恶警为什么大白天抓人,当时邻居中有一位三十多岁的年轻人指问恶警为什么对一位弱女子使用暴力,恶警蛮横不讲理,还要带走那位年轻人。明白真象的群众愤怒了,其中有一位妇女大声呵斥恶警不能带走他,他是住在这的居民;其余的群众也和恶警讲理。

恶警在群众的谴责和斥责声中理屈词穷,只能使出打手的无赖手段,最后四名恶警用暴力将我女儿绑架,致使我女儿双手腕被恶警拧得半年后才恢复健康。女儿被绑架后,我爱人马上打车到派出所要人,恶警不但不放人,还要我爱人带他们上我家搜查。我爱人说:“你们大白天无故抓人,还要搜家,我就不去。”恶警看不配合就恐吓他,但我爱人不为所动,恶警一看没办法,只好下午又带十余人到家搜查,然而没有找到任何迫害的把柄。强盗一样将我的手机抢去,过后才知道,他们用我的手机打去100多元话费。

我从外面办事回来,听到女儿被绑架,马上想到,这一次一定不能承认旧势力黑手的迫害,它不配考验我们。下午我和爱人又一次到派出所要人,恶警说:你女儿炼法轮功的,是国家安全局让抓的,并说:“人现在已送到分局。”听到这消息,我心想:不论你们送到那,我们也要把人要回来。由于我们坚决否定旧势力,正念抵制,两天后,女儿正念走脱。这一次有惊无险,再一次证明了大法弟子和家属是一个整体,只要我们走的正,邪恶之徒也是动不了的。

(三)扎扎实实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

五年来,我利用一切机会向我接触到的各级领导、公务员、企事业单位及公检法部门的亲朋好友及有缘碰到的人讲真象。

我和女儿身体的变化,我爱人是耳闻目睹的,但由于以前我给他灌输的气功理论,造成了他不得法的严重障碍。为了让他得法,我利用一切机会向他洪法。有一次,他旧病复发,每天治病需要40元,我就利用他有病的机会,从家庭经济生活困难做突破口,讲到当前看病难,医药费贵,本人还遭罪等,又找和他岁数相仿的同修和他讲,从而打开了他的心结。最后,他同意先看书。自从有了看书这一念,他的病马上就好了,他体会到大法的神奇,现已在修炼大法的路上越走越坚定。

针对不同场合采取不同的方法,针对不同的人群采取不同的角度,让他们听到真象做出正确的选择,有不少人已走進大法的修炼中来。记得有一次,一位朋友请客,请的都是机关、事业、企业中有职位的人,其中有一位还是市一级的领导干部。我就想,这是我洪法讲真象的好机会,在餐桌上,我以水代酒,利用举杯的机会做突破口,首先祝大家有个好身体,然后向大家推荐修炼法轮功。这时有不明真象的人问我:天安门自焚是怎么回事?我当即回答:是假的。并做了简要回答。我想这些担当一定职务的领导明白真象,最起码对本单位的炼法轮功的人不進行迫害,也是救度他们。过后,参加聚会的一位朋友看了大法书籍。表示有机会也要炼功。

还有一次,我参加一个老同事儿子的结婚典礼,婚礼过后,因这位老同事忙,我就扒在她耳旁告诉她:记住法轮大法好,炼法轮功对身体有好处。一年后,我再次碰到这位老同事,当时我想详细和她讲真象,她很高兴的告诉我,自从我在她儿子婚礼上告诉她“法轮大法好”之后,她的邻居又和她洪法、讲真象,她现在已经学法炼功了,并说:就是因为我说的她才相信。所以别人再和她讲真象,她就完全听進去了。通过这件事,我悟到:我们平时多说一句话,多发一张传单,也许就能救度很多有缘份的人。

五年来,无数大法弟子在巨难中坚定的走过来,他们可歌可泣的故事时时激励着我。在这五年中,我时刻以修炼人标准要求自己,只要是大法的事,我都主动去做。

有一次,一位功友印发一箱不干胶传单,急于送到某处,我就冒着零下三十多度和漫天大雪,理智智慧的将资料送到。在农历新年前夕,到处可见大法真象资料,我的心非常高兴,因为这批真象材料有力震慑了邪恶,同时使很多众生明白了真象。

记得2003年3月份,明慧周刊选登一篇文章呼吁大陆大法弟子将自己被迫害的证据提供给美国伊利诺州地方法院。听到这一消息,我就想,我虽然没被关押过,但我的女儿被非法劳教过,我的家庭被无理骚扰,非法搜过家。再者,就是本人没被关押但在中国这片土地上,只要是修炼法轮功,就时时面临被迫害的危险,这是对人权的最大践踏。大法弟子要从整体上配合,共同将迫害大法弟子的元凶告上国际法庭。随后,我将自己真实姓名和被迫害经过提供到明慧网,并和其他同修交流,在法上认识“审江”的必要性,使很多弟子克服了怕心,将自己被迫害的过程写出来,提供给明慧网,作为起诉首恶的第一手资料。这一过程,我们做到了安全、智慧。没有一人出问题。

随着正法洪势的推進,邪恶也越来越支撑不住了。学习了师父新经文《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看了明慧周刊发表的文章到北京发正念去以及正邪大战在大陆北京和海外纽约的两地展开,我从内心升起到北京发正念的想法。我与其他同修出发时,正赶上北京召开四中全会,也是邪恶聚齐的时候,我们心中只有一念,正念除恶,我们先后到天安门广场、天安门城楼、中南海等处邪恶聚集的中心,每到整点,齐发正念,不被任何私事干扰,真正体会到邪恶已没有力量补充了。

正法未结束,大法弟子还要继续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

回顾这五年来,是大法弟子走向成熟的五年,师尊以洪大的慈悲给了我们一次又一次机会。让我们在证实大法,救度世人中不断的修正自己,在这条路上越走越坚定,越走越宽广,永不迷航。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