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师尊慈悲呵护下走过的修炼之路


【明慧网2005年1月6日】我现在是一名经营服装的个体户,今年55岁。1996年5月有缘得法,当时看了师父的九讲讲法录像,明白了以前心里不明白的很多问题,觉得自己得法太晚。经过不长时间的学法、炼功,自己的高血压、血湿病、心脏病等多种疾病都消失了。从此,我的生命开始了新的起点。

修炼大法前,我曾学过多种功法,小时候还拜过和尚。由于自己学法不深,1997年上半年的一天晚上在睡梦中对不二法门的问题没有把握好,第二天早上炼功出现干扰,炼功没有坚持下来。同修发现我出现异常就把师父在大连讲法的录音带给我听,我就坚持听法、看书、背法,没有多长的时间就排除了干扰,归正了自己的思想,坚定了修炼的信心。

1999年7月21日那天中午,我被两个邪恶之徒绑架到派出所,看攻击大法的录像,其内容非常邪恶,全是谎言。当天邪恶之徒又非法抄走了我所有的大法书籍、录音带、炼功带。几个同修在派出所被非法关押了一晚上。第二天,我和另外两个同修被非法关進了看守所,被非法拘留了13天。当时由于学法不深,违心的在家人代写的“保证书”上签了名后才被放回了家。回家后,怕心很重,就关着门在家学法,炼功还怕人家知道,和同修更是难得见面,当时不断的有同修進京证实法,恶警每天找我签字,看我在不在家。这段时间怕心很重,于是就用人的办法和邪恶周旋。

1999年10月18日早上,天下着大雨,我骑车上班,在过马路时已经走过了人行道却被一辆小轿车给撞了,这真是来取命的。我爬起来后想都没想自己撞得怎么样,只是叫那位年轻司机以后开车要注意安全,就叫他走了。我推车到商场边时,脚很痛,肿得象个大棒槌。回家后家人见我撞得不轻,腿、脚都变成了紫色,知道我不会吃药打针,就找来热水袋给我敷脚,拿来一看,热水袋是破的,又找来点滴瓶代用,第二天瓶子无故的被撞破。家人又每天多次用热水给我泡脚,说是活血。结果脚越泡肿得越大。这时我悟到炼功人应该放下常人心,不能用人的办法对待修炼中的事,自己学法、炼功、提高心性,我坚持每天学法、炼功,腿、脚恢复的很快。通过学法,提高了心性。回想自己通过三年多的修炼,心性提高了,身体的变化也很大。师父保护我过了一大难。我深深懂得,我延续来的生命是用来证实法的。

以前的正常修炼环境被破坏,迫害还在继续。坚定的同修不断的走出来证实法,也不断的有同修被抓、被非法关押。同修见面很难,环境非常邪恶,自己是个老学员,要学好法,走好自己的修炼路。于是和家人商量,决定到街上租一个门面,一来可以解决生活问题,主要是方便和同修见面。在复杂的环境中,以法为师,和同修们一起切磋,探讨、摸索如何做好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

我被迫害得流离失所,当时也出现了思想业,干扰得不能正常学法炼功。在《2003年元宵节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解法》中,有学员问:

“问:在一段证实法中遇到很多魔难和考验都能坚定走下来,出国后,特别近几个月,思想业很厉害,甚至其中有对师父不敬、让我放弃修炼,等等。

  师:我想,只要多学法正念就会强。还有的学员,你们有的时候确实忙于讲真象的事,忽视了学法。大法弟子超越于个人修炼的事,就是今天证实法、讲清真象、救度众生,这可是以个人圆满为基础的,你个人不能圆满啥也谈不上。证实法不是常人做的,大法弟子才配做的。所以呢,多学学法,多学法。再有,我们什么事情都要做正,真的象修炼人那样去做,别叫旧势力钻空子,它钻了空子就会干出这样那样的事。

  你们知道吗?高层旧势力安排这场魔难,根本原因是在所谓锻炼大法弟子的同时把宇宙中那些不好的生命一块儿在这个期间清理掉,也是净化宇宙的,这是旧势力安排这样做的。它们以它们要的为第一性的,不是以我正法目地为第一需要的。所以遇到的这些麻烦,多从自己这方面找,做得正一点,别叫旧势力钻空子。旧势力操纵的那些个邪恶生命已经看到了将要覆灭的下场,它们象乱了营一样,反正是狗急跳墙吧,什么坏事都干。大家注意这些事,别叫它们钻空子。”

我和同修一起切磋,找出自己平时修炼有些方面不符合大法的要求,表面上学法炼功、发正念、讲真象三件事都在做,自己发正念时按自己想的发,没有按师父法中讲的和明慧网关于发正念方面的要求去做,结果被旧势力钻空子干扰了,找出自己的漏,我就反复学师父的经文:“排除干扰”、“正念”、导航中的《在2001年加拿大法会上讲法》,背《转法轮》第六讲中的“主意识要强”,发正念时想师父《在2001年加拿大法会上讲法》中讲的法,思想中出现不好的念头就背法,一思一念用法归正。通过学法、背法,没过多长时间,思想业干扰排除了,学法炼功能静下来了。

*正念走出看守所

2003年11月26日,我流离失所期间,白天在湖北省X市发真象资料被恶人举报后被非法抓捕,被当地国安大队非法关押三天。在这三天里,恶警为了逼我说出姓名和地址,国安大队队长唐××亲自指使恶警用各种手段折磨我。开始他们要我下跪,我不配合,就坐在地上,恶警就抓住我的头发往上提,然后用拖把凶狠的打我的膝盖、脚踝处,穿着皮鞋使劲踩我的脚,将我双手在背后背宝剑式的绑着,最后用十人看守不让我睡觉。当天夜里,恶警打累换班了,一个恶警在沙发上睡觉,一个恶警怕冷回家拿大衣。我想这是师父安排我走脱的机会,当我准备走时,由于动了人心没有走脱。自己头脑清醒了后,悟到是自己正念不足,心不稳。大法弟子不能用人心对待迫害,要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正念正行。

我就绝食抗议对我的迫害,时刻用正念正视恶人,发正念清除操控恶警行恶的邪恶。十多个恶警轮流值班三天三夜不准我睡觉,用电线插头打,后来又用一大摞不干胶打我的脸,打得我口吐鲜血,恶警说:“吐血不算,我们要你屙血。”恶警迫害不停,我正念不止。在这期间一位非常有正义感的姓陈的国安队长几次要放人,唐队长不准放。在折磨过程中,每当我非常痛苦时,陈队长就帮忙解危。唐队长最邪恶,都是他一手指使和策划的。

11月29日,我被送進看守所,所长刘××用脚踢我,恶警岳××谩骂我。

12月2日,恶警到家里非法抄家,同时诱骗妻子替我写“保证”。在看守所里,我每天坚持背法、炼功、发正念,向一起关押的常人讲大法真象,对恶警讲大法真象。一个月后的一天,我被恶警戴上手铐准备送往劳教所。上车后,我就盘腿立掌发正念,心想有师在,有法在,“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去掉最后的执著》),展开了一场正与邪的较量。

在去劳教所的途中吃饭时,恶警岳××无耻的夸说自己如何邪恶的迫害大法弟子,说他曾给一位绝食的当地大法弟子灌食灌不進去,就将老虎钳磨成快口伸進大法弟子的口中绞出一块肉来,使其放弃绝食。

从看守所到沙洋劳教所医院,行程大约三个多小时,我始终盘腿立掌不停的发正念,请师父加持弟子正念除恶,铲除另外空间破坏大法和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黑手烂鬼,任何邪恶也不配迫害大法弟子,我要出去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情,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结果检查有病被劳教所拒收,我知道这又是师父的慈悲安排。之后我又被带回了看守所。在看守所里我不断的坚持背法、发正念,向内找自己的执著心。

2004年元月13日,我被无条件释放,就这样,我堂堂正正走出了看守所,又溶入了证实法的洪流中。

师父在经文《排除干扰》中说:“在几年的修炼中,除了我为你们太多的承受之外,同时为了你们的提高不断的点悟着你们,为了你们的安全看护着你们,为了使你们能圆满平衡着你们在不同层次欠下的债。”这几年我确实沐浴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中,尽情的享受着大法展示的玄妙,体悟着大法修炼者心性与法理实践的升华。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