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江贼和恶党要了我老伴的命


【明慧网2005年1月7日】我老伴原来是个百病缠身的人,患有肝炎、胆囊炎、胃溃疡、糖尿病、腰椎盘突出、高血压、心脏病等十多种病,折磨了他几十年。经常住院,北京的大医院去过多次,专家也看过数次也没治好,整天活受罪。自他有幸学了法轮大法,从此认真学法,刻苦炼功,修炼不到三个月,一身的疾病一扫而光,并且还开了天目,在他身上体现了大法的神奇。

在他炼功一个来月时,一天从炼功点回来,儿子非要给他量血压,一量高压200多,低压160 。当时家人都吓坏了。他说这是好事,是师父给消业呢,第二天一早再量血压,高压140,低压90,没打针没吃药,血压奇迹般正常了,从此以后全家人非常相信法轮功。

又过了二十来天,正炼功时,他那条又疼又麻的腿突然哆嗦得很厉害,几乎站不住了。他坚持炼完,激动的眼含热泪说:“老伴呀!师父把我那条腿的业力消干净了,一点也不疼不麻了,舒服极了,简直给我脱胎换骨了!这功太神奇了,我一定要好好修炼。”

又过了几天,刚炼完功,他哈哈笑起来,对我说:“老伴呀,我正炼功时,五十多年的聋耳朵,咔嚓、咔嚓响了三下,我这耳朵不聋了,什么都能听见了,太奇妙了!”他兴高采烈的跑到师父的法像前,双手合十说:“恩师,您大慈大悲,救了我这满身业力的罪人,我这条命是您从病魔手中夺回来的,是您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一定听您的话,精進实修,做您的好弟子。”他天天好好学法炼功,身心发生了极大的变化。

可是99年7.20风云突变,邪恶铺天盖地而来,大有黑云压城之势。电视、广播全是对大法的攻击诬陷。工厂退休办、公安局、街道都来找他,白天找,晚上也找,逼他交书,写不炼的保证。因他是党员,党支部也找他开会,说上级有命令,党员不许修炼法轮功。今天支部会,明天小组会,必须表态说不炼。儿女们吓得哭着哀求,说:“你要继续炼,我们都得砸饭碗,就得下岗,你孙子考学、当兵都要受牵连。我们当儿女的都知道法轮功好,可是江泽民硬不让炼,人家有权一手遮天。咱也胳膊拧不过大腿呀!”在上级的压力下,儿女的逼迫下,我老伴被逼无奈,说:“我是党员,就得听党的,我是一家之主,一切都由我来顶着吧!”他怕给家招来灾难,给儿女添不幸,被迫不炼了。

到了2000年秋天,他突然所有的病都犯了,住進了医院,一次又一次的抢救,也没能留住生命。在2001年的春天,带着满腹的怨恨与遗憾,离开了这红潮滚滚的人世。在他去世的前半个月,病已经很重了,生命危在旦夕。一天,他对我说:“请你给我念一念天书,行吗?”我就给他念了三天《转法轮》。他说:“你别念了,我一个字也没听進去。我彻底明白了,不管什么原因,只要放弃修炼法轮功就是常人,常人是没有资格听天书的。这苦果是我自己种下的,我就自己吃吧!我真后悔呀!我把位置摆错了,把某某党摆在首位,把大法摆在次要位置上去了。这大法是佛法,是宇宙大法,是师父是大法把我满身业力洗净,把我从地狱救出来,使我变成健康的人,可是某某党不但救不了我,还要了我的命啊!我要不是党员,他们不那样逼迫我,我能放弃修炼吗?我错了,大错特错了,我辜负了师父的一片苦心,我对不起师父,我有罪呀!”说着痛哭失声。他接着说:“老伴呀!我是不行了,等我走后替我办一件事,这是我的一点心愿。你要告诉那些带修不修的人,让他们千万珍惜这万古机缘,别辜负师尊的苦心救度,不管千难万险,一定要修下去,一定要跟着师父走,千万别上某某党的当啊!”说完,他洒泪而去。

是江泽民、某某党要了我老伴的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