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制迫害 正念讲真象


【明慧网2005年1月7日】我是97年幸运得了大法,未修炼之前,全身是病,真是有百愁而无一乐,全家人都为我担忧。通过聆听师父的讲法,我的身体得到了净化,从此以后,我一身轻飘飘的,感觉真是无病一身轻,什么都能干了。大法的神奇使我更加积极学法炼功,并下定决心,一定要把这个大法传给所有有缘人。

1999年7.20开始,江泽民流氓集团铺天盖地的镇压法轮功,使我们学大法的同修卷進了一场痛苦的魔难中,干扰了学法、炼功,而且越来越邪恶,抓捕、打压、抄家、洗脑、罚款、拘留、劳教、判刑,无恶不作……当时的我一不会讲二不会写,只有想到北京上访,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所以当年12月10日我与几位同修到了北京,那时我们不知怎样维护大法,一到北京就被公安干警非法抓走。

后来,当地县公安局把我们带回派出所,后又送拘留所,审问了三天。18日下午,全县开了一个所谓万人批判会,公安人员说我是带头人,当时把我就关進了看守所。关押了五个月后,2000年非法判我一年劳教,非法罚款六千元,送往株洲白马垅。在劳教所里我受尽了邪恶的折磨,精神恍惚,骨瘦如柴,这时劳教所怕我出问题,只好通知把我接回家。回家后,在同修的帮助下,特别是看到师父的新经文后,才知道自己没学好法,自己没做好,所以当地的邪恶仍然来骚扰我学法炼功。

出狱后县派出所李奇等人到我家问我还炼不炼?我说当然要炼,这么好的大法,我要坚持炼到底,我和他们讲真象。我说我们炼法轮功的人都是好人,你们不要受江泽民的谎言欺骗,你们是国家工作人员,你们应该按国家宪法办事,宪法规定人身自由、信仰自由等等,你们去学一学宪法吧……这些恶警无言可答,只好灰溜溜的走了。

2001年4-5月的一天,县610吴春燕、许红归闯進我家逼我协助他们利用电视宣传诬陷大法,我说我不会配合你们造假,你们讲的大法书上没有,而且我们大法弟子永远不会说假话。他们无可奈何,未达任何目地,只好一气之下走了。

后来610尹水平又带领4个恶警闯入我家,说有人检举,你又要去北京……我回答610邪恶之徒,你们不要无事生非,我们修炼的人都是真正的好人,我们什么坏事都不干,你们不要穿上这一套服装来迫害我们好人,你们不配,我还没说上几句话,邪恶之徒就垂头丧气的走了。

2001年,又有一天晚上两辆警车开来,十多名恶警把我家包围,几名恶警叫醒我,冲進我家翻箱倒柜找资料,扛起摄像机,结果什么也没翻到,没有达到目地,只好灰溜溜的走了。我住地周围的群众个个看在眼里,说他们这些狼心狗肺的恶警没事干,专找好人的麻烦,哪里还有一点政府工作人员的形象……

2003年上半年的一天,开发区派出所姓林、姓邓的两个恶警横行霸道的闯進我家,我先发正念,后讲真象。恶警说你最近听到什么?某某地方的资料是不是你放的?我说不是,要是我放的就好了,那么你们公安局的就都会来学大法,按‘真、善、忍’做个好人了。那世间太平,就不要公安局,自己管自己了。

为了完成自己的使命。我想到了山区,那里有很多善良的人等着我们去救度,我决心采取面对面讲真象送资料的方式。凡是我们到过的山区农村人都说:“你们法轮功弟子真好,不远几十里步行到此地给我们讲真象,不然我们山区的老百姓仍然受××党的谎言欺骗!江泽民祸乱全国,罪该万死!请你们放心,我们一定要把真象转告给其他村民……”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