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学里的一次正邪较量

【明慧网2004年12月2日】10月9日下午接湖南大学保卫处的通知要我去“开会”,校党委副书记扬春如(610头目)亲自召开。我想这是与校级干部的第一次交锋,是一次讲真象的好机会,我去。到会场一看果然座无虚席(约10多人)据介绍还有“心理学家”。我是大法弟子,所做的一切是最正的,记住师父的教导保持慈悲祥和的心态,不急不躁,会前与他们交谈自如。

“会议”开始扬让我先谈,于是我抓紧时间讲真象,我为什么修炼法轮功,修炼后有哪些好处,如长期肝病又查不出原因,炼功后我吐出五口鲜血其中都有一条蚂蝗。因而救了我的命。同时多种疾病不治而愈,炼功八年来从未生病吃药。还谈到法轮功不是搞政治。政治经济学中谈到什么是政治?政治是维护统治阶级利益的上层建筑,我们法轮功没有什么经济基础,更没有任何维护经济利益的强权机构,只有一本书,一个师父,一套功法。

我静观世人表演后根据他们的发言又谈了几点,一是邪恶势力诬蔑师父是搞精神控制。师父在全世界只有一套书,一套功法,谁学谁炼,谁信纯属个人自由,无任何人压你,但修炼者却与日俱增,遍及全世界60多个国家和地区。而你们却强制洗脑,设牢房。二是扬春如列举了世界各国的邪教,世界各国都有邪教这是事实,这是宇宙的规律,有黑有白,有正有就有邪的,相生相克对立统一的理是宇宙的自然规律,但法轮大法是正法,修真善忍做好人没错,是人类赖以生存的道德典范。三是他们问我是从事高校自然科学教学的为什么信这些迷信?对,我从事高校教学达三十多年,现代科学只是沧海一粟,看不见的不等于不是科学。法轮大法是“超常的科学。”不是迷信。至此会议宣告10号上午再继续。

10号继续“开会”将我稳在那,实际恶徒在骗我(后来才知,一开始就通知家属准备行李,并要我先生陪同去洗脑班),同时来了三个公安干警。我立即预感到他们的阴谋,警觉起来,我借口“方便”下楼侦察,果然警车停在楼下,随时可能被抓。会上继续唇枪舌剑,保卫处长突然吼道;“你既然什么都不怕,为什么怕去洗脑班?”我也高声回答:“我不是怕去,那不是我应该去的地方,要我转化?往哪转?我做好人修真善忍没做错任何坏事。受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何况师父救了我的命。你们的转化标准就是要我为了苟且偷生说假话,出卖同修,出卖大法,变成假恶斗的坏人,我不干。天理难容啊。”此话声调高昂,当场鸦雀无声,镇住了他们,此时两警察站我身边,叫我去洗脑班。此时我求师父救我,并发正念,我立身站起大声喊,你们谁也不准动,谁敢碰我,你们非法绑架,你们违法,我要控告你们。僵持一段时间后,谁也不敢碰我。扬春如只好说下午再“开会”。

下午他们叫来610办政法委书记,干警准备强行将我带走(我并不知情),但我决定不去开会。真象我已经讲了,定位是他们自己的选择。洗脑班就是变相牢房,我不去,我说了算。结果他们威胁先生孩子都无效,只好草草收场。说是第二天再来。

同修们,我这是第六次粉碎它们的抓捕阴谋,在师父的呵护下,我冲过一关又一关,师父时时在我们身边保护着我们,正如师父所写“否定其旧势力安排的,正念很足的,它们都是动不了的。”(《在2003年亚特兰大法会上的讲法》)我无以言表对师父的感激,修炼的神奇神圣。是师父给了我无穷的智慧和巨大的勇气。同时也静思自己几多执著事,找出自己的漏,正念正行,以防被邪恶钻空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