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大法疾病消失 坚持信仰抵制迫害


【明慧网2005年1月9日】我是1998年4月底才有幸得到大法。得法很晚,但受益很多。很久以来一直想写出自己修炼亲身体会。苦于自己写作能力很差,理论方面更是不擅长,因此迟迟未能如愿。目前正法洪势已近尾声,我想尽我最大努力把自己修炼的过程和体会写出来,一方面与同修共勉,一方面想告诉世人:法轮大法好!

未修炼大法前我身体很糟,从头到脚都是病,老中医摸我的脉都直摇头。我身体病很杂,高血压、心脏病、骨质增生、头晕、鼻炎、四肢冰凉、肺结核。曾经做过三次手术。身体少了好几个件,用医生诙谐的话说“看不出,你还是久经沙场”。(老病号的意思)

我一身没有什么嗜好,就喜欢看书。古今中外只要碰上都要看看。到50岁以后看书就比较困难了,就在得法以前,几乎无法看书。拿到书以后前先要躺下,然后戴上眼镜。翻过去看一会,再翻过来看一会儿。很累,坐着看就浑身难受。所以就很少看书了。尝试了很多方法,吃了不少药。最后发展到浑身疼痛难忍,痛起来不能动,不能坐,有能躺,难以形容。

那时很多气功师治病,我也炼过几种气功,起初还管用,时间一长就不行了。到头产生一种上当受骗的感觉,就什么功也不想信了,因此与大法多次擦肩而过。未能入门。终于,某天一位邻居告诉我说她也在炼法轮功。我当时感到很吃惊!问她你们法轮功有书吗?她说有,她非常热心的邀我到她家看书,我迫于对方一片诚心,進了她家门,当我打开书一看,一下惊呆了!认识到这不是一般的书,是一部天书。一下使我明白了许多人生道理,一天不到就看完了第一遍。真是相见恨晚。第二天我就找到大法炼功点,从此风雨无阻。

得到了真理,知道了做人的意义,放下了治病的想法,我的身体发生着根本的变化。当然这其中也包含着很多过关的痛苦,想到师父说“什么是苦中之苦?佛教中认为当人就是苦,只要你当了人,就得受苦。”《转法轮》我悟到有这个身体其实就是来还债的。师父告诉我凡事没有偶然,都是必然。你要修炼,你要走了,你生生世世欠下的那么多债你不还能行吗? 98年9月底,刚从炼功点回家,一進门门感觉脖子被人揪了一下,用手一摸忽然鼓起了一个大包,就像男士的喉结。镜子里一照很明显。我当时心里紧了一下,心里也知道是讨债的来了,但这么大的难,心里还有点虚,而且来得这么突然。但很快就冷静下来,放下心,第二天始发烧,吃不下东西,食道处感觉很噎,咽不下去。为了过关顺利,少些干扰,我就换了一件高领衫,不让家人看见。但有两个同修看见过,摸过,烧了五天后就不烧了,也可以吃东西了,但还是噎得慌。每天食道外就像哽了一个凉红薯,大约近一年才完全消失。包也没有了。总之以前所有的疾病几乎都好了。没好也稳定了没有再发,比如脚气、骨质增生、鼻炎都痊愈了。手脚也不凉了,多冷的天也感觉不到脚冷,稍穿厚点就热。大便也恢复正常了。以前很多东西都不能吃。现在想吃啥就吃啥,吃什么填胞肚子都一样。

99年7月20日迫害开始。前不久还看见电视上辟谣说国家领导人没说不让群众炼法轮功,还重点强调说也没说不让党员修炼法轮功。做梦也没想到他们竟如此不负责任的出尔反尔。霎时风云突变。这时我才体悟到什么叫“震惊”。天黑沉沉的,整个中华大地被红色恐怖笼罩着。电视报纸整版整篇每天象翻烧饼似的重复着一些拼命攻击法轮功的文章。江××出于个人不可告人的目地,膨胀的妒忌心所致,利用他手中的权力,调动国家宣传机器和政法系统,对按照真、善、忍修炼的大法弟子开始全面、残酷的迫害,为了达到他不可告人的目地,大肆编造自焚、杀人、自杀等谎言。栽赃、嫁祸、诬陷法轮功。

紧接着各地派出所等一些相关单位的不法之徒开始大规模的抄家、抓人,我家也不知被翻了多少遍,光2000年航天分局对我家至少抄了两遍。杜沛、郭小何、弓建国、张军等人,还有几个不认识的,真是全副武装,杜沛拿走了我的一本《转法轮》、录音机,郭小何拿了4盒磁带,弓建国拿走了一本《在美国讲法》和一本《在悉尼讲法》的书。北干派出所抄了两次。1999年8月,第一次拿走两盘磁带。2001年11月5日第二次抄家,因我身上带着几份不干胶,被绑架到派出所。我告诉他们大法真象,告诉他们电视上对法轮功的报道都是不实的。讲我自己亲身修炼亲身受益的体会。我对他们说,我们想去北京告诉国家领导人真实情况。你们又不让上访,所以只好用传单这种形式告诉民众法轮功被迫害是怎么回事。但他们对正面解释根本不听,反而说“问你姓名、住址你半天不吭声。一问你法轮功,你就说不完了。”后来还说我态度不好,拘留我15天。在拘留所受的是罪犯一样的待遇,早上剩饭煮稀饭,也没菜,后来家里人送了点咸菜他们不给我,他们加工了一下又拿来卖给里面其他的人吃,一份6元。我看着就觉得这咸菜的切法很熟悉,回家一问果然给我送了一包咸菜,被警察侵吞。那里面什么东西都比外面翻番的贵,用的卷纸外面捌角他们卖捌元,不准外面送日用品,必须在里面买。每天早晚两餐吃的都是清水煮烂土豆,或白菜帮子。蒸饭的盒子从来不洗,一个姓曾的警察时不时在上面叫骂一通,骂完赶紧跑,很反常。

2003年4月15日,龙泉镇派出所对我抄了一次家,拿走师尊的照片和经书。我一共才三盘炼功带,李亚飞就拿走了3盘,我说他:你肯定拿的我孙儿的英语带子,为了立功,弄虚作假,他表示承认,后来回家一看炼功带在师父的呵护下,没被拿走。李亚飞在讯问时自说自录,然后让我签字,我拒不签字,他说我是重犯,应该刑拘,非法关押至15天时他又来让我签字。他说签字后20天就可以回去,我说那不是我说的,凭什么签字,应该无条件释放我,李亚飞关了我45天。

在20监室的人比较多,还有几个曾经在外面打着大法旗号骗钱的人,我告诉她们法轮功真象后,她们都很吃惊,表示出去再也不干了,其他几个犯人知道真象后,表示有机会出去,一定找我学法轮功。她们明白真象后,我在里面炼功,她们帮我遮掩。劳教所的高容和一个姓度的女警,经常要把她们个别叫出去汇报,如果举报我在炼功她们可以减刑,可她们谁也没说。这都是她们回来后告诉我的。由此可见邪恶之徒真是太不得人心了。同时我也为这些明白真象得救度的人感到欣慰。这一切都是恩师无边法力的安排。

另外,我丈夫是搞政治工作退下来的。从江氏迫害大法以来他一直反对我炼功。在我修炼大法以后身心的巨大变化,他都看在眼里,由一个非常顽固的人到现在也走入大法修炼。而且非常精進。他的血压一直高居不下,骨质增生疼痛难忍。吃药越吃越严重。通过炼功很快恢复了正常,血压居然降到了80——140,骨质增生也明显减轻。

希望那些固执的人们赶快醒悟吧!切莫错过这万古机缘。以上是个人修炼体悟,不妥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