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好自己,救度更多众生

学习新经文《越最后越精進》的修炼体会

【明慧网2005年10月11日】师父新经文《越最后越精進》发表后,同修建议我写一写自己的体会。我觉得自己心中也有些东西可以写,于是就写了初稿。可是一位同修看了之后,说“太空了” 、“教训人”,于是我做了大量的修改。另一位同修看了修改之后的稿件评价说,没有把自己放在其中。

看了同修们的反馈之后,我在想这是怎么回事呢?我想我得看一看自己。于是很快就发现,自己有一颗很强的保护自我的心,不愿意剖析自己,害怕自我被曝光。还有一个原因是,当天同修在交流讨论时,提到了一些地区有的老学员出现消沉、个别学员甚至不想修了的例子,所以脑子里想的一直是其他学员哪里不精進,自己觉得没有这方面的问题,也就没有把消沉、不精進和自己联系起来。

想到这些后,我认识到自己带着 “和自己没有多少关系”的强大执著来看师父的讲法,觉得师父是在讲别人,对师父的经文理解的非常肤浅和片面。学法是多么的严肃神圣,自己却带着这么肮脏的心来学法。想起来真是十分惭愧,我想起了师父在《走向圆满》中讲的:“带着执著而学法不是真修。”

师父在《法轮佛法(在欧洲法会上讲法)》中回答和病有关的一个问题时说:“那么他表面上在炼功,他本质上还是为了治病。他不在骗我、骗人、骗大法吗?他骗谁都是假的,骗自己才是真的,真实的心理的转变那才是真修。”

想一想自己,每天三件事都在积极的做,也经常鼓励其他同修精進,别错过这万古机缘,遇到的一些执著也能去掉,但是在内心深处对自我的维护和执著仍然根深蒂固,不去面对它。这在本质上不和那个想治病的人一样吗?表面上证实法的事都在积极的做,可是内心深处还是为了维护自我不受伤害,这也是在修炼中没有精進的一种表现啊。

师父在《法轮佛法(在北美首届法会上讲法)》中说:“如果修炼的人要是只从表面上放得下,但内心里边还在保守着、固守着一个东西,固守着你自己的那个你最本质的利益不让人伤害的时候,我告诉大家,那是假修炼!你自己的内心要不动,你是一步都提高不了,那是骗自己。只有你真正的从内心提高,你才是真正的提高。”

师父在《越最后越精進》中说:“因为痛苦会使人难过,从而人自觉不自觉的就会对抗苦难,目地是想活的幸福一些,因此在追求幸福中人就会形成如何使自己不受伤害、如何好过、如何才能在社会中出人头地、功成名就、如何能获取更多、如何成为强者,等等。”静下心对照一下自己,我发现自己平时很注意“如何使自己不受伤害”。例如在一些矛盾冲突中,自己表面上是不动心,但是内心深处实际上是圆滑处世、明哲保身,或者“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很象常人中的老滑头。看到学员有执著心时也不愿指出,怕得罪人,害怕对方不高兴,自己受到伤害。

正法越到最后,法对我们的要求越高。我们知道,旧宇宙从根本上是为私为我的。反观在这几年的反迫害中,自己确实去掉了很多执著心,证实法的事情做了也不少,但是根本上的为私为我还很顽固的隐藏在内心深处。师父讲过要進入新宇宙就要达到新宇宙的标准。我想,如用炼金来形容修炼,那么即使纯度已经冶炼到了90%、95%,甚至99%,但是如果停滞不前,没有达到新宇宙100%的要求,仍然功亏一篑。自己尽管在证实法的路上一直走着,但是抱着自我不放仍然是很危险的啊。

明慧网不久前登了一个叫“王善人‘修佛’”的古代修炼故事。王善人一生向善,想要修炼,但是不知道怎么修,就去庙里问和尚,和尚就告诉他回家天天敬佛、烧香。没有人给王善人讲法,他不知道修炼要去掉人心,自然经不起考验,攒了三石六斗香灰,到头来还是一场空。

现在师父亲自传法度我们,还经常发表经文纠正我们在修炼中出现的偏差,我深深感到在大法中修炼是多么的幸运!师父的洪大慈悲我无以言表。只有按照师父的要求更加精進,修好自己,走好证实法的路,才不辜负师父和众生的期望。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