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生死 警察送我回家


【明慧网2005年10月14日】2000年7月我去北京上访,回到当地被单位保卫科送本市看守所拘留一个月。后回到单位,被调离原岗位,开除党籍,分在一个离家较远的下属单位工作。不到一个月单位又给处分。我被所谓的息岗。以后单位保卫科,派出所公安分局,居委会常来我家打扰,特别是每逢敏感日,更是这波走了那波又来。

2001年的一天下午大约五点左右,当地派出所及公安分局一共七,八个恶警闯入我家中,当时正在看近日的大法资料,来不及收藏。一進门派出所指导员就把搜查证展示在我面前说:我们要搜查你的家。并叫我在上面签字,我拒绝签字,说:没有你们要找的东西。分局政保科大队长说:有法轮功资料,自己主动拿出来,如不交出来我们搜出来了,那性质就不一样了。

七八个恶警翻箱倒柜找了个遍。我当时心态很不稳,正念也不强,生怕他们找到大法书籍和资料,心老往放大法资料的地方想。政保科大队长等东一句西一句的问我话,分散我发正念的精力。这时其他警察都停止找了,坐在客厅里。派出所指导员特别卖劲,还不甘心。最后终于找到了我的一大包大法书籍和资料。正在与我谈话的政保大队长把脸一沉,凶狠的对我吼叫道:你不是说没有吗?这是什么?把手铐起来,给我铐上带走!不关你几天你不老实。指导员说:我看戴手铐就免了吧,带几件衣服跟我们走。

我当时心里特别难过,心想2000年9月去北京上访拘留一月出来还不到一年,又这样。我一边换衣服一边想:就这样被他们带走,丈夫还没有下班,我得给他留张条子。大队长催促说:快点。我潦潦草草写了几句换了一身比较得体的衣裤,拿着衣服走在大队长的前面,他叫我坐前一辆车,其他警察坐后一辆车。到了派出所。派出所领导办公室在二楼,我和大队长走在最后,其余警察都上楼了。这时我却出奇的冷静,一边稳步上楼一边想,我是大法修炼者,我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我在怕什么?大不了就是一个死,有什么好怕的。想到这里,我浑身全是力量,似乎所有的一切在我眼里都不屑一顾似的渺小。進到指导员办公室,我把衣服放下,这时感到口渴得不行。对大队长说:我想喝水。大队长说:纯净水就在你身后,你拿一个杯子自己倒吧!指导员给大队长拿来一瓶矿泉水。大队长对指导员说:你出去吧,我来和她谈。我们一边喝水一边谈话。

此时的大队长与抄家时的大队长判若两人,此时他态度温和,没有了盛气凌人的样子。他说:我也不做记录,我们随便谈谈吧。于是他先后问了一些关于我的家庭、工作与修炼的事。由于心中没有了怕,把生死置之度外了,我们的谈话既轻松又自然。想起师尊说的:“哪里有问题,哪里就需要我们讲真象。”于是我抓紧这个机会把我通过修理后全身疾病不翼而飞和心性提高后如何做好人,以及去北京说一句公道话后回来遭受的一系列不公正待遇和处理。说到动情处,我控制不了自己的眼泪。

可是我做梦也没有想到我们的谈话是很溶洽,很投机。他说:原来我们是同龄人。在谈话中他对我说:通过我们的谈话,看得出来你的综合素质很不错,这么年轻就息岗了,孩子又还在读书,假如你能配合我们,我保证叫单位领导给你恢复党籍,恢复工作。我听了这话立即警觉起来,不加思索回答道:不可能,共产党的天下没有一块蓝天,它错了,它也是一贯正确的。它绝不会自打耳光的,谢谢你的好意,你的心我领了。他听后若有所思的说:你说得对,是这样的。

说话间,天已经黑了。他对我说这样吧,我看你很不错,说的话也很在理,本来他们的意思是想把你弄進去关几天的。我放你回去,指导员那里我去说。我谢谢他,心里很高兴又平静,我知道这是师父的慈悲呵护。这时指导员進来说天都黑了,还是弄起走吧。大队长把指导员叫出去,两人说了一阵子,我清楚的听指导员要坚持送我去拘留所,但最终他还是服从了大队长的意见。

我们下楼来,他们说天都黑了要请大队长吃饭。大队长说:吃饭就不必了,天黑了你还是把她送回家吧,人家是一个女的,不方便,去吧!指导员只得很不情愿得把我送回了家。我刚下车,大队长的车就紧随其后也到了,说要我家的电话,以后方便联系,有什么事还可以找他,我把电话告诉了他。

这以后我们成了朋友。通过几次交往,我不断跟他讲真象,他对我说:他曾在办案中放了几位同修。他还说:他也想修炼,只是盘不上腿。我告诉他,只要持之以恒,慢慢会盘上的。

通过这件事情事后我深深体悟到,师尊讲的“正念、正行”以及师父时时刻刻都在慈悲呵护和点化我们,進一步认识到:“正念、正行”在证实大法途中是多么重要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