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证实法 二十五天闯出魔窟


【明慧网2005年8月20日】2005年5月21日,我去北京给同修送师父的讲法和学习资料,在火车站等车,我趁买东西时顺便送给店主一张《觉醒》,结果被她举报。10点左右,在候车室我被一伙警察团团围住,有的抢我的书包,我抓住包不放,不停的发正念,可是晚了,被推推攘攘的到了火车站派出所。但我思想很静,没有害怕,头脑中想着师父的法:“遇到问题不要绕开走。”

到那里以后,我首先告诉他们:“善待大法弟子得福报,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你们应该放了我。”他们说:“只要你老实交待清楚就放你走。”我坚定的说:“我没有要交待的,我行的正,走的直,你们没有权力抓我。”他们还继续盘问我哪儿的人,资料是从什么地方来的,以及其它一些问题,我不配合他们。

警察见问不出什么,便强行给我照像。当时我心中全是法理正念,对他们没有丝毫畏惧,我相信一正压百邪,头脑中不停的发正念:清除这些警察背后的黑手烂鬼与共产邪灵,不让其人的一面恶起来,大法弟子是救度众生的,不是给邪恶迫害的。所以他们没有对我行恶。

他们继续盘问着,我不正面回答,就不断给他们讲真象。由于我不停的发正念,当时的气氛不十分紧张。邪恶之徒没能达到目地,于是给北京铁路公安处打电话。转眼间到了中午,他们都去吃饭了,让我吃,我不吃也不喝。

下午,北京公安处来人了,他们继续盘问,让我签字,我一概不配合,我对他们说:“你们不要把事情搞复杂了,让我回家,就没事了,对谁都有好处。”最后他们无可奈何的说:“你不报名,我们怎么称呼你呢?”我说:“我是大法弟子,就是大法的一个粒子,那你们就叫我‘一粒子’好了。”从那以后,他们就叫我“一粒子”。后来就是聊天,我借此和他们讲真象,直到下午5点左右,他们把我带上火车,到了北京铁路看守所。

到了看守所以后,他们邪恶的一面完全暴露了出来,他们开始两面夹击,一方面,每天夜里提审我,并威逼、诱骗、恐吓,利用一切手段妄图达到其邪恶目地。另一方面,利用照片到张家口市地方公安局搜索、查询有关我的档案资料,紧接着就是邪恶分子的惯用手段:抄家。他们搜走了几本大法书籍和几张真象光盘、大法歌曲、炼功光盘、磁带,还对家人威胁盘问,又在当天夜里10点左右秘密绑架了另一位同修,关押在北京铁路看守所20多天。

那些警察看上去总是伪善,说话虽然比较文明,可是操控他们的背后邪恶的因素还在起着作用。我从始至终都是保持清醒的意识,理智的和他们谈话,智慧的去救度他们,不让他们抓住迫害的借口,以免他们再造业,导致难以救度。同时还要让他们体会大法弟子的金刚志,不可动;还要向他们展现出修大法给人类带来的美好。

有师在、有法在,邪恶不可怕,最可怕的是自我的人心。刚到看守所,我坚持不吃不喝,过几天狱医给我检查身体,一切正常,狱医感慨的说:“看来我也得炼功了!”

一个星期后,恶警再次提审,从早上10点一直到第二天4点左右,整整30个小时,不分昼夜的审问着威逼恐吓。他们六个人分三组,三班轮流审问,而我已绝食一个多星期,身体本来就弱,再加上他们不让我休息,我也比较疲惫。他们不放松任何机会,抓住说话时的小漏洞向我盘问真象资料的来源,字字句句透着邪恶气焰,我也不畏惧:不管你邪恶怎么嚣张,都在师父的掌握中。

对他们提出的问题,我都智慧的应付过去。关键时我要告诫他们:强制改变不了人心,只有相互的善待,才能建立一个祥和的环境;人的生命不只是一生一世,你们这些与我接触的人也许都是在哪一生哪一世与我结缘的人。现在正是利用这次这样的方式了愿,不论你们态度如何,我都不会太在意,为人处事都要顺天意而行。如今,天象变化到了这一步,每个人都应做出正确的选择。你们说我触犯了法律,我不承认,因为我从不做违法的事。

到谈话结束时,办案人员老刘问我:“你恨我吗?”我严肃的告诉他:“大法弟子无怨无恨,奉劝你多做善事,给自己留条后路!”当天中午,突然响了几声炸雷就下起了冰雹,好大个的冰雹,我对他们说:“你们看见了吧,天警世人,你们好自为之吧!”一值班人员也帮着说:“噢,老天爷发怒了。”

几经周折,邪恶无计可施,就无限期关押。我向内找执著,从本源上挖根,请求师父加持弟子修掉人心,邪恶自灭,盼望师父早日接我出魔窟。终于在六月十五日,我获得了自由,恢复了正常的学法、炼功、讲真象,溶入正法中。

以上是个人的亲身经历和浅悟,如有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