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跟师父,走到最后


【明慧网2005年10月15日】我今年65岁,在98年6月8日与老伴一起得法的。在学法炼功中不知不觉我的糖尿病,乙肝,肩周炎,脑动脉硬化,颈椎病,荨麻疹等不治之症奇迹般的全部消失了。我老伴的顽症也都好了,接着我家其他人也开始修炼了。

在99年7.20大法遭到迫害之后,为了证实大法,我与老伴于2000年10月带着书信去北京上访,为大法讨公道,后被绑架。我被判一年半劳教,老伴被判一年劳教。在看守所我照样炼功,并向警察,刑事犯讲真象。中国的劳教所都一样,对大法弟子進行不同成度的迫害,我也同样被洗脑,坐铁椅子,蹲小号,灌食,加期,勒索,甚至每天只让去三次厕所,还不让亲人接见。当时上厕所成了我最大的难关。由于我平时学法不深,关键时不能在法上悟,承认了旧势力的安排,接受了邪恶的迫害,天天心里承受着身体的过关,那时出现糖尿病的症状,一说上厕所,干警就骂我,就借此诽谤大法,我每天都被尿憋得很难受,内心感到很艰难,以前自以为非常坚定的心,在这个恶劣的环境下开始松动了。在11个月的劳教期间,在证实法的路上,我退缩了,走了弯路,这段经历给我留下了惨痛而深刻的教训,给自己的修炼留下了污点,给师父和大法抹了黑。

回家后在同修的帮助下,有幸又回到修炼的路上,每天学法炼功,并按法理严格要求自己,经常与同修切磋,渐渐的打开了我的心结,找到了这次摔跟头的原因:就是根本的执著没有放。在劳教所时总渴总上厕所的时候,思想深处还把这种假象当成糖尿病,老放不下这个心,现在已经从根本上找到了自己隐藏很深的执著心,随着学法炼功的深入,凡事向内找,各种执著心明显减弱或消失,心性提高很快,根本的执著也放下了,所谓的糖尿病也彻底消失了。无所求而自得的法理在我心里得到了升华。

我与老伴每天都认真做师父要求的三件事,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同时我要加倍弥补失掉的时间,减少给大法造成的负面影响。

2004年12月末,在我与老伴当面讲真象,送真象小册子,护身符的阶段,被恶人举报。第二天我们二人与另一老年女同修被绑架,在刑警队的审讯中,因为我不配合邪恶,恶警就对我拳打脚踢,打得我口吐鲜血,躺在冰凉的水泥地上两个多小时,又坐铁椅子十个小时,我在光板床上又冰了一宿 。老伴与那位同修也遭受了不同程度的打骂和虐待。第二天610来提审我,我不配合他们,只给他们讲真象,讲善恶有报的法理。讲亲眼见到的劳教所里的恶警队长迫害大法弟子遭恶报的事实。610的头子很震惊,也不审问了,匆匆离去。

在看守所我一直绝食,整天除了背法发正念就是讲真象。第三天他们要给我灌食用药。我坚决正念抵制,他们没得逞。一晃六天了,我在那里心里很平静,不渴也不饿,常人中的事放得很淡,只觉时间飞快,这天下午,大夫来检查身体,因查出有危险,两个小时后把我放回了家。我深知这一切都是师父在管,我心想:我走师父安排的路。你邪恶不配考验我。

回家第三天,我决心去610要回还在看守所的两位同修,在家人的支持下,我坐着三轮车,一路发正念,心想:请师父加持弟子,我既要回两位同修,又要揭露邪恶,把话说到位。当地610在五楼,我爬上去时办公室没人,我就在610门口躺着,过一会儿610的头子知道我是爬上楼的很震惊。他问我来意,我说:你们把我打成这样,谁伺候我?她们都是好人,赶快放人,不放人我就不走。他说暂时不能放人。接着我又给他讲现世现报的例子并告诉他勒索大法弟子的钱财是重罪,如不及早醒悟悬崖勒马等到法正人间时就来不及了。

他听后有些害怕的说:我都快五十岁的人了,不想干这差使了,可又推不出去,过一年半载就走人了。我紧接着说:法轮大法是宇宙大法,你跑到月球上一样找到你,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他恐惧了。后来他们对我态度好一些了。最终在我的一再坚持下与师父加持下,当天下午4点两位同修被释放。两位同修回来后,我们又象原来一样做好三件事,很快我身体也跟以前一样。

2005年5月的一天,一群恶警突然闯入我家,强行绑架我与老伴,那位同修也被绑架。我们三人第二天被送至劳教所,在去劳教所的途中我们得知我被劳教一年半,她俩被劳教一年。我们三人正念都很足,一路发正念,心想:我们一定会跟车回去,劳教所不是修炼的环境,回来助师正法,救度世人。刚到劳教所我们三人被体检了,体检结果是三人都是冠心病,身体不合格拒收。我们三人真的跟车回来了,我们又一次切身感悟到师父的慈悲和大法的神奇。

在回来的路上,我们又发正念:请师父点化家人不要给邪恶一分钱。因为他们没送出去我们,劳民伤财,想从我们身上揩油。第二天610和看守所向我家人勒索时,我家人说:他们老两口不会喝你们一口水,也不会吃你们一口饭,如果要钱,你们就再把他们带走,出了问题你们负责。最后邪恶没能得逞。释放我时,610两个人说:回家不准到处讲到处发传单。我说:法轮大法好,我才炼,我永远坚持下去。他们说:再炼,还抓你。我说:你们不用再抓,现在就把我送回看守所去。他们很尴尬,自圆其说的说了两句话,夹起本子匆匆逃走。这样我又一次堂堂正正的闯出来,又一次体悟到:“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的更深内涵。后来恶警又到我家干扰恫吓,我们都正念闯过。

在正法修炼的路上,开始我怕心很重,经过这几年实践中的磨炼,改变着各种常人的观念,但怕心有时还往出返,当它出来时,我就想起师父的法,悟到怕心是私心,是为己的,是修炼人必须正确面对的并坚决去掉的。每当怕心出来时,我立刻拿上真象资料,一路发正念,一路发资料,怕心消失殆尽。我认为怕心是很大的魔性,如果它被低灵烂鬼利用了就很可怕。有的同修越怕就越象有人监视似的,有的因为怕心在家学法炼功,根本不敢走出来讲真象发资料。这就是邪恶的旧势力最高兴的。每一个层次怕心也不同,我现在几乎很少了。尤其每念一遍师父在《致欧洲斯德哥尔摩法会》中讲的:“正念正行,解体一切障碍,广传真象,神在人中。”我心里特别轻松敞亮。我们是走在神路上的修炼人,神能怕死吗?神能有死吗?神能有人那么多杂念吗?现在正法还没结束,还会有迫害,有考验。如真能放下生死,心性与境界会提高得很快。就象师父讲的:“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转法轮》)关于怕心,师父说过:“可是有没有怕心,却是修炼者人神之分的见证,是修炼者与常人的区别,是修炼者一定要面对的,也是修炼者要去掉的最大的人心。”(大法弟子只有救人的份 ◎师父评注《学好法 去人心并不难》)

在最近的修炼过程中,我还经历这样的事,有时去农村发真象资料,来回一百里左右,一天到头不渴不饿不累,但有时腿抽筋,疼得厉害,有时身上痒,痒得难受,有时眼睛又红又肿,又痒又痛。每出现这个症状我就立刻发正念,一会儿就好了,记得有一次发完真象资料回家后,出现眼睛红肿,连续几天未见好转,我一直在向内找并铲除邪恶对我的迫害,又悟到在做最神圣的事情的时候,也会有干扰有考验。当我悟到并把心放下的时候,什么症状都烟消云散了。我悟到,在正法修炼的路上,只有跟着师父走,信师信法,精進正悟,一定会成功有望的。

随着正法洪势的突飞猛進,我们这里相继成立了学法炼功小组,成立过程中,并没有想象的那么难,好象大家都在等待着期盼着。因为这是师尊给我们开创的修炼环境,修炼人在这个慈悲正念的场中会提高得更快。这个环境是我们每个修炼者一定要珍惜和维护的。

在今后的修炼路上,我会与所有的大法弟子互相鼓励互相沟通,珍惜万古机缘,救度更多众生,不辱使命回归。紧跟师父走到最后。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