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变人的思维方式 跳出人的认识


【明慧网2005年10月17日】“何为人?情欲满身。何为神?人心无存。”(师父《洪吟· 人觉之分》)修炼就是使人成神,就是让人超脱人的层次,升华到高层次、高境界中去,说的就是人上天。那么人到底怎样成神,修炼的人到底要修什么?我悟到:就是要修掉人的思维方式,修掉人的一思一念,不断的用宇宙的正法理代替人理。从名、利、情中走出来,从各种执著和欲望中走出来,回归真我,同化宇宙特性的我,纯正无私的我,从而达到正法正觉的状态。师尊给我们开创的修炼之路也正是在复杂的环境中、在各种的矛盾和利益中修炼自己、磨炼心性,从中放弃人,从大染缸中超脱出来。这很难,因为我们每时每刻都在人中泡着,每时每刻都在名、利、情的诱惑之中,稍不注意就会被污染,就会随波逐流。陷在情中不能自拔,所以就要求我们多学法,学好法,时时用法洗净自己、纯净自己、约束自己、归正自己,遇事用法理看待所发生的一切,从一点一滴中做好,从一思一念中摆脱千百年来骨子里形成的人的理,真正符合宇宙不同层次的标准,最后回归久违了的家园。

下面是自己修炼的体会,微不足道,与其他精進的同修相比相距甚远,之所以写出来与同修交流,意在抛砖引玉,互相切磋,互相借鉴,互相提醒,共同在法上提高,不妥之处敬请同修批评指正。

* 在法上认识法信师信法

2003年10月的一天,我在病房搞卫生,院长提醒我地上有钉在木板上的大钉子,注点意,我一面答应着一面继续擦着床面,果然一不小心右脚踩到了竖直朝上的大钉子上,并且扎得很深、很疼,我哎呀一声,心想:这钉子上面有锈,容易得破伤风。紧接着就听院长说:“赶快清洗伤口!再打一针破伤风抗毒素针。”我犹豫了,按照惯例,这是必不可少的处置程序。但我是修炼的人,不该用药。可是不用药,万一破伤风了怎么办?这可是很危险的事情。一旦得上了就九死一生啊!想到这儿,我心里一沉,怕心上来了,这时院长又督促我赶快去打针,我没吱声,心里做着激烈的斗争。这时,脑海中闪过师父讲过的法:“气功师是有功存在的”(《转法轮》)。这时我悟到:修炼人不是常人,不能用常人的理、常人的观念去衡量这件事情,应该用高层次的理去看待所发生的一切,用高标准要求自己。大法弟子身上都是强大的功,这些功都有强大的放射性,怎么会得破伤风呢?师父在讲法中也讲过一个医学博士生做细菌实验,离手很远地方的细菌全都死掉了,这就说明大法弟子本身就具备杀菌的能力,怎么还用药去杀菌呢?这不是人的认识,人的思维方式吗?就在这一个问题上不就是常人吗?怕得破伤风的背后不就是不信师、不信法吗?为什么修炼了这么多年了却还不能摆脱骨子里形成的人的理?师父在《法轮佛法(在美国讲法)》中讲过:“可是你要想修成佛,你得在所有问题的认识上都得是超常的。你放不下那一颗心,你就过不了这一关,你就不可能圆满。”法理清晰后,正念也强了,怕心也没有了。

通过这件事,我认识到时时把自己当成修炼的人,用法归正自己,信师信法是至关重要的。

* 利用迫害讲真象

2004年的春节,我随丈夫、儿子一起回婆家过年,其实过年不是本意,讲真象才是我的目地。由于人多环境乱,忽视了学法、炼功、发正念,被黑手钻了空子。就在准备返回的头天晚上,我突然煤气中毒了。早晨醒来,天旋地转,头痛、头晕,上吐下泻,全身无力,而且还阵阵的出虚汗。我当时一惊:这是怎么回事?炼功人不应该这样的啊?随后人的一念闪现:啊!这是煤气中毒。转念一想:不对,这是人的理、人的认识、人的观念。煤气中毒是常人得的,大法弟子应该摆脱人的观念看问题,况且身上都被功笼罩着,常人的煤气怎么能对大法弟子起作用呢?而且和我同屋子住的其他人不炼功都没中毒,我这个炼功人怎么中毒了呢?我立即明白了:这是邪恶迫害。你不是要讲真象吗?让你中毒,让常人看看,常人都不中毒,你炼功人反倒中毒了,看你还怎讲真象。我对它们说:宇宙在正法,宇宙中的众生都在正法中从新摆放自己的位置,每个生命对大法的一念就会定下自己从生到灭的不同位置,即使我有漏,也不许你们迫害我,借以达到阻挡我讲真象、救度众生的目地,这是对大法犯罪,必须停止对我的迫害,否则立即被解体、灭掉。随即我立掌默念师父的正法口诀,渐渐的除有点儿头晕外,一切恢复了正常。我又躺着默念正法口诀。这时我婆婆沉不住气了,对我说:“快找大夫打针输液吧!”我回答说:“不用,没事儿。”躺了一会儿,我想:不能承认这种迫害,我得炼功。于是我站起来开始炼第一套功法,刚炼一会儿,就又开始吐,我想:吐就吐,吐完还是炼,我就是不承认你们的安排。就这样一直坚持着把动功和站桩全炼完了。这时我小姑一家和大姑一家全都来了,我想这正是我讲真象的好机会。于是我就告诉他们:昨天晚上我煤气中毒了,如果不是炼了法轮功,今天就得去医院抢救,花钱、遭罪不说,你们谁也过不好这个年。现在我这么快就好了,这说明大法多么超常和神奇。不用打针不用吃药就能好病,既省钱又快捷,有百利而无一害。并告诉他们:一定要相信大法好,并诚心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生命就会得福报。这真是“念一正 恶就垮”(《洪吟(二)·怕啥》。所以修炼人必须时刻把心放在法上,用法理去衡量一切,从一思一念中摆脱人的理,否定旧势力的安排。

* 在干扰中找自己

最近发生了一件事情,更使我清晰的认识到:只要修炼的人心正,用法理归正自己,放下一切人心,就会“柳暗花明又一村”,事情是这样的:我儿子(上高三)准备让我给他办理天津户口,再转学,我单位的同事也都这样劝我:办个天津户口高考明显占优势,可以考上一个很理想的大学。我想:大法弟子是大法造就的生命,是最正的生命,应该正一切不正的,怎么能弄虚作假呢?修炼的人修什么?不就是要修掉一切常人不好的思想、观念和不好的常人心吗?我没有答应办这件事情,这时,我儿子不高兴了,对我進行了无声的抵抗。整天不看书,不学习,除了看电视就是玩。我说他,他就顶撞我,我开始沉不住气了,心想:明年就要高考了,这样下去怎么能行呢?办个天津户口确实在高考中起作用,按他平时的成绩只能考上二类大学,而办个户口后却能考上全国重点大学,到底办还是不办?于是我找到同修交流,同修坚定的告诉我:不能办,这在人中也是败坏了的行为,变异的思想和观念,一个修炼的人只能是从大染缸中超脱出来,怎么还能随波逐流、同流合污呢?这时我又想起了师父在《《法轮佛法》(在欧洲法会上讲法)》的一段讲法:“每个人从他出生的时候一生就已经安排好了,哪一天他会有好事,哪一天有不好的事,长大了之后他上哪个学校,上哪个大学,毕业了之后做什么工作,其实我看都是定好了的……”既然人的一生都已经安排好了,我为什么非要努力去改变呢?如果命里没有硬去改变,不就是在造业吗?这样对我和儿子都不好,所以还是随其自然吧!我又静下心来向内找:一切事情都不是偶然的,这件事情之所以发生,那么就有我该去的心,有我该悟的地方。后来我找到:自己还是有一颗“望子成龙”的心。盼儿子考上一所好的大学,自己有面子、有光彩。说白了自己还是太看重人的东西了,修来修去还是没有跳出人的圈子,还是在名利情中不能自拔,带着这么多人心怎么能升华上去呢?这是个人修炼的理,同时我悟到:在这正法的最后时期,宇宙中残余的邪恶生命利用各种机会干扰我们,它们利用我们没有修掉的常人心,给我们制造很多麻烦,使我们陷入工作、家庭的矛盾中,不能更好的溶于法,这件事情的发生就是邪恶的旧势力利用我儿子干扰我。它们的目地是想让我把精力全部都耗在工作和家庭的麻烦事上,从而达到干扰我做三件事的目地。法理清晰后,顿觉天高地阔、海阔天空。我决定坚决不办假户口,按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同时对着我儿子发正念:铲除另外空间利用我儿子干扰我做三件事的一切邪恶生命,让它们立即解体。发完正念后我又跟我儿子清醒的那一面讲真象:你也是为法而来的生命,你对大法的一念也会定下你自己的未来,你不能被邪恶利用干扰我,这是对正法犯罪,你一定要明白真象,抵制邪恶,主动同化大法,为自己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几天后儿子突然对我说:“妈,你看着吧,我不补课也照样比补课的考得好。”从这儿以后他非常主动的学习了。我悟到一切都是我的心促成的。如果放下人心,邪恶也就没有可利用的因素了,那么这件事也就不会发生了。这是由于自己的执著心不放,不能达到修炼人的标准,人为的设了一难。所以在修炼中必须时时的问问自己:我在真修吗?人的东西到底放下了多少?“修炼中所要去的每一颗心都是一堵墙,横在那阻挡着你修炼的路”(《环境》)。而且它也是邪恶干扰迫害的借口。因此真得让自己“脱胎换骨”啊!这样才能不错过这万古机缘!

* 分清自我,在矛盾中找自己、修自己,才是提高的重要保障

长期以来,自己的“忍”一直做得不好,发生矛盾时总是向外找,象个警察一样,眼睛盯着别人的缺点抓住不放。不能修正自己,归正自己。把学法流于一种形式,没有作为实修的指导,以至于在矛盾中不能把自己视为炼功人,和常人一样分辩、争斗。这是近期发生的一件事,写出来警醒自己,提醒同修,同在法上提高。

一次我和丈夫(同修)回婆家发资料,晚上发完后我对他说:“明天我就回去了。”谁知他大发脾气,劈头盖脸的指责我一通。我想我没做错什么呀?为什么这么激动?这点儿小事也不值得呀!于是我动了气,反过来指责他:“你还修炼呢!修‘真、善、忍’,这么点儿小事都过不去,还发脾气,失去理智,你白炼!”以后几天我都愤愤不平,不爱理他。第三天晚上我突悟到:这件事情不是偶然发生的,是不是在点醒我什么?于是我静下心来。“修炼就得在这磨难中修炼,看你七情六欲能不能割舍,能不能看淡。你就执著于那些东西,你就修不出来。”(《转法轮》)啊!我明白了,这是我修炼的机会,该我提高了。师父说:“他们怎么样能把看到的对方如何如何,反过来看自己就好了。”(《和时间的对话》)我恍然大悟,师父是想通过他的行为让我看看自己。果然在他的身上我看到了自己的影子:遇事急躁,爱发脾气,语气生硬。看到同修的不足爱指责、抱怨,令同修反感,自己还不悟。师父说:“你从前给别人制造的痛苦,自己得同样承受。”(《法轮佛法(在美国讲法)》)这回轮到自己就受不了了,换位考虑考虑,当时同修也一定非常痛苦,所以今后自己在这方面得注意了。“工作中的语气、善心,加上道理能改变人心,而命令永远都不能!”(《清醒》)

另外对方的态度不正是自己修炼的机会吗?“你好我也好,怎么去修炼?”(《转法轮》)“如果没有他和你发生矛盾,你怎么能够提高心性,怎么会在遭受痛苦时把黑色物质转化为白色物质,怎么长功?”(《法轮功(修订本)》)站在人的角度上讲,他给我制造痛苦不好,可是站在高境界中看:他不就是在帮我消业,帮我修炼,帮我提高吗?自己不但不感谢他反而记恨他、埋怨他,这是修炼吗?修炼的人修什么?不就是从人的理念中走出来,从人的执著中走出来吗?自己之所以感到委曲、不公,就是放不下人造成的。不还是在人的愚见所划的框框里爬行吗?

再说,自己为什么要动心、动气呢?修炼的人应该心如止水,视而不见,听而不闻,不被任何常人心所动。这动心的背后隐藏着一颗“自尊心”,怕失面子,怕伤自尊,往深处挖一挖还有一颗“求安逸心”,想求得在常人中人人都对我好,不受伤害,舒舒服服的不吃苦,这怎么能是修炼呢?“你常人什么东西都不去,你怎么提高上来呢?所以就提高不上来。你得真正的放弃这些东西、人所放弃不了的执著。”(《法轮佛法—在澳大利亚法会上讲法》)

通过这件事情也让我看到了自己容量小,不能包容对方,谅解对方,没有修炼人应有的祥和心态,回想起来这个状态已经持续很长时间了,自己只要一看到他发脾气,就会动心,不修口。现在看来,这是自己长期滞留在一个状态中的反应。“你一味的强调你自身功的变化而不强调你心性的转变,它可是等着你心性的提高,才会发生整体的变化呢。”(《转法轮》)所以,与同修发生矛盾时,在善意的指出同修不足的同时,及时发现自己的不足,向内找。让自己宇宙中的众生都溶入法中,沐浴在真理之光中,从本质上改变自己,归正自己,只有摆脱了人心与业力和常人观念的束缚,才能走向光明。无漏才能回归天庭。同修们,我们都扎扎实实的修好自己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