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愁善感”不是修炼人的应有状态


【明慧网2005年8月29日】“那么作为人来讲,活着的意义是什么呢?就是在利益中的执著、泡在情中享受人生过程中的感受。大家想想多可怜哪?什么感受啊?哪个东西得到了就高兴、得不到了就痛苦,吃了肉觉得香,吃了糖觉得甜,可是人世间也有苦、有辣、有辛酸,还有年轻人在感情上的执著造成的感受,也有不同阶层的人对自己在人生道路上的追求、得失的感受,而这种得失又不是自己真努力了就会从中得来的。人活在世上就是那样,人多可怜啊,可是人却在所谓的现实中看不透,也不想看透。”(《在亚太地区学员会议上的讲法》)

每个生命都有自己独特的生命特点、个性、秉性,但直到今天我才明白有些所谓的特点其实不是先天带来的,我却把它误认为是自己了,对于它们的认可也就成了自己勇猛精進、助师正法的路上的巨大障碍。在我身上体会最深的就是这个“多愁善感”。

我自小是个很内向的人,不像其他的小男孩那样爱玩爱闹,我乐于一个人找个小角落自得其乐的摆弄一些在别人看来很无聊的东西,那时我并不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妥。一个人不是很好吗?为什么非要跟别人凑成堆呢?慢慢随着长大,我开始喜欢静静的思考一些东西,看着别人打闹成一片,我自己仿佛就在另外一个世界里一样。老师和同学都说,这真是一个安静的小男孩,秀气的就像个大姑娘,妈妈的朋友们也会拍着我的头笑呵呵的说,真是一个听话的好孩子。说起这些话时,他们的眼中是有赞许的表情的。

到了高中之后,开始有了小社会的气息,大家都成帮结伙,三五成群,而我却我行我素,从不会去主动交什么朋友。虽然我还是像以前一样乐于静静思考,但是看到周围的欢声笑语,我也开始感觉到了一些孤独和寂寞。内向的性格阻止了我去主动敞开自己,内心却盼望着大家都能注意我,都能重视我,都能来跟我做朋友。原来那种平和的心境因为有了寂寞,有了期盼而不再平静。我开始在意别人对我的一言一行,开始在意周围人对我的看法,我的情绪也随着周围的环境而阴晴不定。有时甚至会因为一句话而高兴或伤心一整天,脑子里整天想的是如何才能让大家更喜欢我,那颗心也变得越来越脆弱敏感。我越来越在迷失自己,也越来越喜怒无常,痛苦不堪。

到了大学,我开始尽量的改变自己内向的性格,努力的去结交更多的朋友,跟一群狐朋狗友打成一片,看到别人抽烟喝酒也跟着去学,看到别人找女朋友自己也蠢蠢欲动,通宵泡网,整天逃课,吃吃喝喝,整日咋咋呼呼……可是外表改变的同时,内心却依旧那么脆弱敏感——没朋友和女朋友时,一个人觉得孤独难耐,拼命想去找;有了朋友和女朋友又整天战战兢兢,生怕失去他们。为了让别人高兴,不惜改变自己,违背原则。整日患得患失,自己都觉得活得很累,有时会想自己到底是在干什么,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可是每次都不能摆脱这些束缚,渐渐的竟然也就习以为常了,把这些当成了对的。偶然会在某天早晨醒来,不知道自己是谁,身在何方?

“一种观念形成后,会控制你的一生,左右这个人的思想,以至于这个人的喜怒哀乐。这是后天形成的。如果这个东西时间长了,会溶在人的思想中,溶在真正自己的大脑中,它会形成一个人的秉性。”(《转法轮(卷二)》)

我的这种状态甚至在得法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都不能彻底根除,一度痛苦不堪。自以为大法也不能解除自己的这种痛苦,对于修炼也是似是而非,属于师父讲的那种“中士”。父母都是修炼人,督促的紧时能精進一些,大部份时间都不能从内心深处把自己当成大法弟子。以至于到后来在情和欲这个问题上铸成大错,痛悔不已时才开始反省自己。等到彻底理清思路后会把这一段写出来与大家交流。

这种敏感脆弱的性格在不经意间形成,也在不经意间被我不断的加强,也在那以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控制了我的喜怒哀乐和行为方式。我个人感觉,这种“多愁善感”所直接带来的不良影响就是:

1. 经常产生自卑心理,对自己没有信心,对自己的选择和决定也没有信心,分不清好坏对错。师父讲:“世上的一切都是为正法开创的,大法弟子就是当今的风流人物,从古到今各界众生都在期盼。收救你们要度的众生吧。正念正行,解体一切障碍,广传真象,神在人中。”(《致欧洲斯德哥尔摩法会》)

师父已经把我们伟大的使命告诉给了我们,我们的伟大是与正法联系在一起的,任何自卑心理都是对师父对法的不坚定。另外,在旧势力虎视眈眈的情况下,在各种干扰,各种假象面前如果不能分清对错,坚定正念就很容易走上邪路毁了自己。很多听信了邪恶的蛊惑,放弃修炼的人很多都是由于这种不自信的心态导致的,对自己没有信心,对师父也没有信心。

2. 做事情优柔寡断,既没有决心,也没有坚持到底的毅力,经常瞻前顾后,自以为想的很全面,却迟迟不能付诸行动;即使付诸行动也常常不能坚定的一走到底,而是常常被一些外来因素和自己的思想业所干扰。师父要求我们“大法徒讲真象 口中利剑齐放 揭穿烂鬼谎言 抓紧救度快讲”(《快讲》),时间紧迫,作为众生得救的唯一希望,已经没有时间让我们再有任何的迟疑和等待了。

3. 自制力很差,不能自己主宰自己,理性战胜不了感性,总不能按照正确的去做,久而久之主意识越来越弱。对于诱惑的抵制能力差,不能坚定的加以拒绝,很容易受到色欲诱惑,而且容易陷得很深。一旦执著某一个事物或某一个人就会陷得很深,不能自拔也不想自拔,既没有自拔的勇气也没有自拔的决心。“修炼的人把握不住自己就很难度化,就容易毁了自己。”(《转法轮》

4. 很容易陷入一种自我谴责的状态,自以为是反省自己,其实是陷入自责的漩涡而不知道赶紧重新站起来弥补自己的过错。有时甚至会因为自责过重而丧失了改过自新的勇气从而自暴自弃,沦为常人,辜负了师父的期望和慈悲救度。

这种所谓的“多愁善感”与一般的执著还不太一样,很多人把它当成了一种先天的性格,其实不是这样的,它对当今大法弟子今天证实法救度众生其实起到了相当大的消极作用。正因为它不太容易被意识到,而且很多都是自小养成的,所以不容易摆脱。它就像烟,酒,或者毒品一样是很容易让人上瘾,让人沉迷其中的东西。“有人也知道不好,就是戒不了。其实我告诉大家,他是没有一个正确的思想作指导,就想那么戒不太容易。作为一个修炼人,你今天把它当作一个执著心去一去,你看看你能不能戒得了。”(《转法轮》)其实只要意识到了它的危害,作为一个真正的修炼人来说,它什么都不是,“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只要坚定学法,用法来充实自己的思想,就没有它们容身的地方。其实,一个真正的修炼人也不会有闲情逸致去“多愁善感”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