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之行的修炼体会


【明慧网2005年10月2日】

尊敬的师尊好!各位同修好!

很高兴有机会在这样神圣的法会上与各位同修交流。我的名字叫卡门,今年16岁,得法已经8年了,身心均受到非常大的益处。但我从未精進过,随着长大,以学校作业为由,我学法炼功的时间就越少。我参加过很多次在澳洲和美国的法会,每次法会后,我都感觉时间不多了,应该更加精進,但我从未進步过。只有妈妈叫我学法炼功时我才学才炼,否则,我只是心事重重的坐着。

自从去年在美国呆了6个月后,这种状态改变了。家里人去曼哈顿讲真象两个月,而我是很长时间一个人在那里。见到曼哈顿的同修都很精進,我自然的不知不觉精進起来了。不用父母催促,我开始每天阅读《转法轮》,对于给众生讲真象,我也自信了很多。以前,当我对别人讲真象时,我总是想快点讲完,感到很害怕。就像一个机器人一样,很快的重复同样的话而不管听者的反应。当我对着一个人讲完,我就再和下一个人讲,就像干工作一样。当一个年纪大的人让我重复自己的话很多遍时,我知道自己做错了,讲得太快了。是师父利用那人的嘴告诉我应该用心讲真象。

家里人两个月后就走了,而我可以选择是留下还是回去,这对我来说是有生以来最难的一次决定,回去继续我舒适的生活还是留在环境艰难的纽约。我决定留下了,因为我知道自己要救度众生的责任,同时也在考验我的忍耐力。

我住在一同修的家,这个房子租给了来自全世界的其他同修。每个人都在忙他们自己的事。我要自己照顾自己,买菜、做饭、清洁、洗衣等等。这些对我来讲都是陌生的。

每天,我坐一个小时单程地铁才能到曼哈顿,每天我都在车上学法,至少学一讲,那样当我给人们讲真象时,我能感到法的威力。比如,很多人只是看我们的展板而不拿资料,我就在他们看的时候和他们讲真象,那样他们就会问问题和拿我们的资料,慢慢的他们就会在征签表上签名。我学法越多,就越有能力,我可以一层一层的清理讲清真象的对象的空间,使他们明白真象。相反,偶尔没学好法,甚至没有人拿我的资料。

在我站在街上的日子,我几乎完全放下了给人下评判的执著。我想这个人看起来很好,他会拿传单的,或他看起来很苛刻,他一定连看都不会看展板。然而,事实上总是“看起来很好”的人会一走而过,而那“苛刻”的人却会在征签表上签名。我悟到以人的观念来判断事物是错的,这个空间反映出来的与另外空间的真实可能相差很远。自那以后,我心怀正念:众生,我是来救你的,请听我说。

纽约的冬天非常寒冷,无论穿了多少衣服,一走到街上就像什么都没穿一样冷。在展位上站得越久就越冷。下雪了,反酷刑展照样继续,落到演示酷刑的老年女同修身上的雪有几英寸厚。每次转身看到她们时,我都感动的热泪盈眶。大法弟子太了不起,经历重重磨难痛苦只为救众生。那天,只有一个人签名,太冷了,没有人愿意把手拿出他们的口袋,签名的人签名时墨水都冻住了。大法弟子没有退缩.上至70多岁,下至10多岁都依然出来做反酷刑展来救度世人。

当我第二次到曼哈顿时,曼哈顿的人变了,更多的白人拿资料和签名,更多的生意人明白了真象得救了。讲真象比上次容易多了。我在Park大道上的反酷刑展位,那里有很多高级的商店。一个穿西服的男子在看我们的展板,我给他传单他不要,我就给他讲真象,他接了传单,并说:“你启悟了我。”

师父在《芝加哥市讲法》说:“大法度什么样的人哪?大法弟子又去挽救什么样的人哪?这一定都不是简单的。我们在被迫害的这么严重的情况下,为什么要救度众生呢?为什么在这么严酷的迫害中,我们还在想着别人哪?这是历史赋予你们的,因为这些人哪,他们也代表着庞大的生命群体,那么这就不止是人,是宇宙众生对你们的期盼,对大法今天在世上洪传这种形式的期盼。这是机缘。作为任何一个生命,失去了这个机缘,那他可能就永远的失去了。”

这一次美国之行我体会到,如果没有学好法就不能做到救度世人,就不能完成历史赋予我们的使命。没有实实在在的走出来,没有实实在在的讲真象,你就体会不到法的威力。只要我们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好三件事,大法就会展示无穷的威力,就能救度更多的众生。

纽约之行的另一个突破是我对救度众生的不同方式更能接受了。自从我到达曼哈顿,同修们一直在问我是否愿意为新年晚会跳舞。我一直在拒绝因为我想跳舞并不能救度众生,而且我挺男孩气,不喜欢跳舞。这种状态一直维持到妈妈与我交流,每个人都可以用不同的方式救度,有些人是看到我们的反酷刑展,有些人是读九评和退党,有些人可能是看了新年晚会。我想师父给了我那么多的点化,同修们问我都不是偶然的,所以我去了,刚开始我很执著要被选上,但我明白这是错的。好象师父什么都安排好了,我只须顺着走好,并从中去掉执著。我心怀正念:不论我在新年晚会上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大的还是小的,都是整体的一部份,每个粒子都是重要的,我应该尽心去做。我也去掉了不想跳舞的执著,一切为法而来,我年轻还有跳舞的身材,这都不是偶然的。

五个月后,我回家了,第一件事就是向我的朋友、同学和老师讲真象。我几乎没有和朋友们讲过大法,因为我害怕不知道她们将怎样看我。现在我明白所有的众生都是应该被救度的,不能让人的观念挡住我。而且,她们被安排做我的朋友,我更有责任要救她们。事实上朋友们没有任何误解,她们被残酷的迫害震惊了,并为我为停止迫害做的努力感到高兴。只要有机会我就将学校的作业当作讲真象的机会。比如,我写了一个妇女在受到折磨的时候维护自己真善忍的信仰。我还写了中共的邪恶。我作了一场关于迫害的演讲并得了最高分。讲稿还被送到部门领导那里去了。讲真象的形式真的是无限的,我们只需要加快脚步。

在师父的《论语》中讲到:“‘佛法’是最精深的,他是世界上一切学说中最玄奥、超常的科学。如果开辟这一领域,就必须从根本上改变常人的观念,否则,宇宙的真象永远是人类的神话,常人永远在自己愚见所划的框框里爬行。”我个人的观念和爱好,常常会起到阻碍,使我不能用不同的方式来讲清真象。现在的世人都在迷中,同时被旧势力干扰,我们要本着慈悲心以各种不同的方式来救度他们,所以去掉个人的观念才能站在救度众生的基点上,更好的讲清真象。

虽然我有一个学期的课没上,可是我的成绩依然保持良好。这也是我在纽约考虑过的一个因素,我知道法将给我智慧,我将能够赶上,这在我的成绩单中被证实了。在个人修炼中,我体悟最深的一件事是,当我从美国回来后,要参加一个考试,我非常害怕得不到A,因为我一向不是第一名就是第二名,而且我很想打败班上的另一个男孩。那晚,我一夜没睡,但到凌晨更坏了,我几乎什么都记不起来。我知道我能通过考试,但我并不满意。我几乎快要哭了。当我到达学校时,我明白自己太过于注重名和争斗了。我放下这些执著心,如果我尽自己的努力,我能做好的,因为无论在人中显得多么聪明,在神的眼里却什么都不是。我体会到放下执著心后那种非常轻快的感受,只有通过修炼才能体悟到那真正的内涵。那次考试我其实考得挺好。

回到昆士兰没有那么多活动,人也少了。我悟到我不能象在纽约一样,依靠别人安排好一切。在这里,我要自己开创修炼环境,不能靠别人,每个人都有不同的路。虽然我明白这些,但是在这样一个舒服的环境下,我起了一个安逸之心。我对学法放松了,讲真象也越来越困难,我又觉得害怕开口了。已经去掉的执著心又回来了。在修炼中,不可能停留在一个层次中,不進则退。只有在我又去了纽约一个月后,我才悟到这个理。这次我明白不能在舒服的环境下懈怠,相反,我要更加精進。

整个过程,我并没有认为年龄会限制我做任何事。我相信不论年龄多大,大法弟子都应该要做非凡的事情。我知道很多年轻人想,我有作业、朋友、我还太年轻了,等等。当我们做事时,把大法摆在第一位,师父会为我们安排好一切。我知道剩下的时间不多了,慈悲的师父一次又一次的让我体悟到这一点。修炼不容易而且是非常严肃的。做得不好的时候,执著心就会回来。我就体会到在《转法轮》里师父讲,“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作为大法弟子我们要尽一切努力救度众生。正法進程突飞猛進,我们必须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

(2005年澳洲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