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光兰州市龚家湾洗脑班罪恶黑幕


【明慧网2005年10月2日】自99年7.20以后的这六年多中,中共江氏邪恶集团镇压法轮功不断升级,2001年中国大陆各地邪恶之徒紧跟江氏邪恶集团不遗余力的相继办起了洗脑班。省上办、市上办、派出所办甚至有的单位也在办。兰州市政法委、“610办”也急急忙忙腾出旧的仓库办起了洗脑班,对外挂牌“兰州市法制培训学校”,实质是专门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惨无人道的恐怖中心,是灭绝人性的监狱。

一、龚家湾洗脑班是个不折不扣的无视人权、践踏法律的非法场所。

龚家湾洗脑班所在地是一个旧仓库的院落,一个大院里一边是洗脑班一边是劳教所。这里围墙高筑,铁门、铁窗、铁锁链,门窗紧闭,铁丝网密集,人员不得自由出入。这里关的都是公安、国安绑架、劫持来的法轮功学员,先后有100多人,有70多岁的老人,有十几岁的孩子,只要被劫到此,就失去了人身自由,实施24小时的监控。

法轮功学员被无期限的控制在仅15平米内的房间内,房内一般有三张床位,其中两张床位是单位派或邪恶指派的监视人员用的,法轮功学员的一切行动都在这些人的监视之中,法轮功学员的包及其它东西他们随时都可检查,有时半小时就查一次房,晚上不让锁门,法轮功学员不能单独行动、互相之间不能说话,连上厕所都有人跟着。

刚被劫持来的学员,他们派来一批又一批的所谓的“帮教”找“谈话”、表面“伪善”。一看大法弟子坚定不移时,邪恶之徒便凶相毕露,就采取各种法西斯手段、卑劣的方式、残暴的行径,残酷的迫害、折磨、摧残大法弟子,妄图逼迫大法弟子放弃自己的信仰、放弃真、善、忍。

二、“洗脑班”采用各种卑鄙手段任意绑架、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

请看下列事实:

1、随意绑架:兰州大法弟子王育秀,女,50多岁左右,原任甘肃省高等法院民事审判庭庭长,后任省高等法院审判委员会审判员(副地级)。因坚信大法,经常受到邪恶骚扰和迫害,曾被迫流离失所。2003年5月被邪恶绑架到龚家湾洗脑班进行迫害。

大法弟子丁某某,男,40多岁,台属,曾任兰州市政协委员。因坚修大法,被撤消政协委员职务。多次被迫害、被抓、被关押都没有动摇他坚修大法的决心。“610”恐怖组织气急败坏,又将其绑架到龚家湾洗脑班进行迫害。其妻、大法弟子李雁长期被迫害,一直流离失所,后又被恶警非法劫持到兰州市第一看守所(西果园)关押迫害至今,家中孩子无人照管。

兰州大法弟子张荣团,女,近60岁,家住春风电视机厂,因不放弃修炼真善忍,多次被抓、关押。2003年11月2日下楼买菜,被等候在楼门口的恶警在光天化日之下将其绑架到洗脑班进行迫害。

2、上班时绑架:2003年5月21日甘肃省兰州市七里河区阿干镇镇长、派出所所长吴明周(音)伙同阿干煤矿保卫科科长王志荣,将身穿工作服正在上班的王桂香、王德桂、王桂琴三位大法弟子野蛮的拽上车绑架到龚家湾洗脑班迫害。当时看到那场面的同事都流下了眼泪,他们说:“这些法轮功修炼者在工作中表现得最好,现在的世道好与不好都不分了。”

3、拦路劫持:兰州炼油厂大法弟子老杨、老黄夫妇二人因坚信大法,被江氏邪恶集团迫害得无家可归,流离失所在外三年。于2003年8月初的一天下午他们在兰州大街上正走着,突然被恶警非法劫持到龚家湾邪恶洗脑班进行迫害。

大法弟子钱世光于2005年5月下旬刚走出家门就被等候在外的一伙恶警扑上去将其绑架,并从身上搜去房门钥匙,后又去他家非法抄家。将打印机、电脑、现金、大法资料、各类书籍抄走,又将其送龚家湾洗脑班进迫害,至今不让家属接见。

4、欺骗绑架:兰通厂退休职工薛惠兰、李金萍等六名法轮功学员是被单位和居委会串通一气以开会、谈话为名,骗到居委会后绑架送至龚家湾洗脑班。

2002年11月邪恶之徒打电话将兰州大学的包新康从家中骗出后,又绑架到龚家湾洗脑班。包新康绝食抗议这种惨无人道的邪恶迫害。

原兰州塑料六厂会计大法弟子丁庭连,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而被非法下放到车间当工人,最后又让他下岗。丁庭连虽仅在家炼功,但其单位领导及派出所和“610”仍不放过,于2002年11月8日,单位通知哄骗丁庭连回厂上班。当他到厂里去上班时,邪恶之徒们立即给他戴上手铐,强行绑架到龚家湾洗脑班,被非法关押半年之久。

5、连续迫害:省党校教师大法弟子方曙光只因参加一小型法会,就被非法在兰州西果园看守所关了一年多,后又被劫持到洗脑班继续迫害。

6、私闯民宅绑架:大法弟子郑凤如在家中被闯入的恶警将其绑架到洗脑班迫害。

7、反复迫害:刑满不放又被劫持,兰州市旅游局工作的大法弟子马筠于2000年元月只因参加集体炼功被非法抓捕,并判刑三年。2003年元月刑满后,又被劫持到皋兰山洗脑班,同年4月被恶人转送到龚家湾洗脑班。因马筠抵制迫害,拒绝写所谓的“三书”,2004年7月又被邪恶之徒们送往兰州女子监狱,因没有新的“罪行”,又被退回到龚家湾洗脑班继续迫害……马筠因坚信真善忍,拒绝所谓的“转化”,在此一关又是两年多,直到2005年5月才被放出。

8、劳教期满再劫持:兰州民百集团职工大法弟子方剑平,于2001年5月被非法抓捕,先被关押在兰州市大砂坪看守所,7月送往平安台非法劳教2年。由于拒绝写所谓的“三书”,2003年5月2日,又送进龚家湾洗脑班继续迫害。

魏周香,女,38岁,兰州市第八中学政治老师,毕业于西北师范大学政治系。于2002年4月被非法劳教一年,2003年4月14日又被邪恶之徒送往龚家湾洗脑班继续迫害。

王艳梅,47岁,家住甘肃陇西。2000年去北京上访,被非法劳教一年。解教后一个月,在白银市讲真象、发传单时被绑架。2002年2月被第二次非法劳教,2004年2月4日解教后,5月又被拉到龚家湾洗脑班继续迫害至今。

兰州市海石湾的大法弟子曲淑范被非法劳教一年半,2004年4月27日家人去接到期的她时,竟被兰州市公安局、甘肃女子劳教所在不通知家人的情况下秘密将她再次绑架到龚家湾洗脑班继续迫害。

中共江氏邪恶集团及其追随者们对外称现在是“人权最好时期”,但对国内平民百姓残酷镇压并无人权可言,人身安全得不到保障,尤其对待法轮功学员更为邪恶,经常不出示任何手续、没有任何证据,更无任何法律依据,毫无理由的随时随地绑架劫持。

三、龚家湾洗脑班采取种种邪恶、残暴、卑劣手段摧残法轮功学员。

请看下面事实:

1、邪恶“洗脑”:灌输编造的谎言内容、攻击大法的材料、强制看恶毒的邪恶电视。安排“犹大”在大会上介绍所谓的“经验”、攻击批判大法等等。

2、强迫威胁:一个大院里一边是洗脑班一边是劳教所,强制“转化”无效时,就威胁送劳教所或判刑。

3、体罚站立:24小时罚站不准动,不让走动。

4、谩骂:咬牙切齿的谩骂,人身攻击、侮辱人格、拍桌瞪眼,那都是家常便饭。

5、不许亲人探视。凡是抵制迫害拒绝“转化”的,不准家人探视。

6、恐吓、诱骗:邪恶之徒不让大法弟子互相说话,经常让一些走向反面的犹大散布邪悟的东西,对不配合的大法弟子实施强制手段,目的就是想方设法、不择一切手段达到它们的邪恶目的──让大法弟子写“三书”。

7、不许睡觉:24小时不让睡觉,学员稍一打盹他们不是喊就是用棍子捅。邪恶之徒一拨人接一拨人来跟大法学员所谓的“谈话”。又看这样“转化”太慢还影响自己睡觉,就凶相毕露的采用暴力殴打。

8、“高吊飞”:大法弟子曹丹桂坚修大法,不写“三书”,恶人就气急败坏地对曹施行“高吊飞”酷刑折磨8天8夜,并用电棍打头部,三颗牙被打活动了,总共折磨了18天,18天不让睡觉,关进小牢,逼迫写“三书”。女大法弟子牛万君(音)遭受此酷刑的时间更长。

9、强迫站三角铁 :永登大法弟子任淑贞,60多岁,曾四次去北京都未能走到要去的天安门广场,最后一次步行到石家庄,被劫持回来后先关押在西果园看守所后非法劳教一年,由于拒绝“转化”2002年5月30日又送到洗脑班,恶警不让她睡觉,被吊铐14天,强迫站三角铁架三天三夜。

10、吊打:将法轮功学员的双手吊起抽打身子,夏天穿的衣服单薄被打得遍体鳞伤,惨不忍睹。

11、不给吃饭:他们规定每顿饭只给学员一个不到一两的馒头和一些开水。不让大法学员洗漱,剥夺了大法学员的最基本的生活条件。

12、“外提”审问:将大法弟子带到一个秘密地点审讯。房内设有专门迫害大法弟子的刑具──一种特制的铁椅。许多大法弟子受过这种酷刑。坐上后,专门设计的环扣套上,手脚就动不了,只要紧一紧螺丝,就叫人疼痛难忍,表皮看不出伤痕,但造成的内伤却很严重;此刑具还可通电。用恶警们的黑话讲:“可以给你扒下一层皮”。市公安局一处恶警何波和魏东就是使用此刑的凶手。

13、关禁闭蹲黑房:兰州大法弟子韩中翠(女)被迫害的最严重。2003年9月中旬她被第二次绑架后,直接被关进禁闭室,一星期后被背出来时,手脚已经不能动,裤子里都是粪便,大约缓了10天之后,又被关入地下室背铐,抬出来时已是奄奄一息,稍有缓解,又第三次被关入禁闭……还有魏周香,刘菀秋等人也反复多次被铐进禁闭室进行反复迫害……

14、野蛮灌食:这是最邪恶的一招,在给被迫害绝食抗议的大法学员强行灌食时,将一根细铁丝和细皮管同时下到胃里,并将一个铁卡卡在咽喉上,呼吸都很痛苦。铁丝、皮管、卡子,一直留在学员的食道和口腔里。学员停止绝食才给取下。

15、吊铐:即一只手吊在禁闭室的铁门上,学员只要不写“三书”就一直铐着,60多岁的刘桂英被吊铐7天,牛万君被吊铐了3天,韩仲翠被吊铐长达一月之久,胳膊就是这样被吊铐致残的。

16、双手捆绑吊:就连70多岁的老太太张菊秀也没放过,吊了一星期后才放下,放下时人已经动不了,而且神志不清,多长时间后背上还留有一道红一道白的伤痕。

7、有的大法学员与暴徒们讲真象、据理力争,暴徒们不但不悔改反而把大法学员转入地下室黑屋里背铐上,有的大法学员被铐得全身浮肿,大小便失禁,手腕伤痕累累。

这些活生生的事例是对法轮功修炼者肉体的摧残,而对法轮功修炼者的精神迫害涉及的人数更多,伤害更严重、更惨烈。一件件事实、一桩桩惨案、一条条人命,足以证明中共江氏邪恶集团在迫害法轮功学员时,其邪、骗、煽、斗、抢、痞、间、灭、控的九大基因 暴露的淋漓尽致。

古今中外历朝历代哪有这样对待人权的呢?更何况他(她)们没违法、没犯罪,只是按照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做一个好人!恶徒们千方百计的要“转化”他(她)们。不知要往何处“转化”?难道也按中共“假、恶、斗”那样去做才符合当权者的需要吗?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36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任何国家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不得强制公民信仰宗教或者不信仰宗教,不得歧视信仰宗教的公民和不信仰宗教的公民。”法轮功虽然不是宗教但他是信仰。信仰的是“真、善、忍”。全球78个国家的公民都能自由的信仰“真、善、忍”,而唯独在泱泱的中华大地却不行!这难道不是当权者的独裁、专横、惨无人道吗?

《宪法》中有规定,为什么有法不依?这到底是谁违法?不是显而易见吗?

洗脑班是中共江氏邪恶集团随心所欲设置的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非法场所,是违背宪法的,无任何法律依据、又不受任何法律约束的一个非法组织。就象是沙滩上的一座冰窟,见不得阳光。一旦曝光即将瓦解,永不复存!

龚家湾洗脑班恶人榜:

韩剑飞 甘肃省610办公室主任
焦伟 兰州市政法委副书记
韵玉成 龚家湾洗脑班主任0931-332786
剡永生 龚家湾洗脑班负责人0931-13893292608
张志刚 攻坚组长 0931-13519409083
赵健 常秉科 0931-13150014153 杨玉林 931-3961010
刘晓峰 0931-2669682 祁瑞金库931-33156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