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和浩特劳教所的罪行


【明慧网2005年10月20日】2001年,我被非法判刑三年,与众多法轮功学员被押送到呼市女子劳教所。在这三年里,我不知该用什么语言来描述那地狱般的日子。恶警们魔鬼般的嚎叫,打骂、刑讯逼供、无缘由的毒打、体罚站、蹲,电棍电,手铐吊,不让上厕所等等整人的手法花样繁多,不能全记。

劳教所共分三个大队,每个大队都有六、七十名法轮功学员,其中有一半都是50岁以上的上了年纪的,陆陆续续有三百人被关進这里。我们一進门就被要求干活,包卫生筷子,织手套,给服装厂做加工,织毛衣,从早上五点一直干到晚上,中午不让休息。有的老年法轮功学员又累又热又困,就趴在机器上睡着了,恶警看见就过来连喊带叫,扣分加期。上下午只有一次上厕所时间,其余时间不许上厕所,有的年岁大一点的法轮功学员就拉到裤子里。

三个大队的法轮功学员们和犯人全在一个食堂吃饭,全都站着吃,吃饭前被要求唱歌,不唱就罚站,或让全体学员顶着夏天的炎炎烈日在操场跑几圈。饭前必须喊口号,不喊的又打又骂。吃饭时间最多十分钟,很多人都吃不饱,想带回去一个馒头,还要被搜身打骂。几乎每天都是馒头,面条,白菜熬土豆中很多杂草,象是喂猪的一样。很多人往饭里倒凉水,这样来得及吃完饭不至于剩下被打骂。出来進去全部站队,报数,每天十几次,恶警经常突然对法轮功学员们搜身,检查是否有经文。晚上十一、二点才收工,有的完不成任务就会干到天亮,他们定的任务是按照最快的速度定的,因此许多人都完不成任务,更有人被抽出去外工,开会,不管几个小时,回来后任务照样不减。

三年的时间,不分冬夏,我基本都是用凉水洗漱、洗衣、洗澡等过来的。

恶警强迫法轮功学员们转化,攻击大法,学员们不同意,就立刻被拉出去毒打,男恶警们手拿电棍、电针电,手铐吊,有的学员伤得特别重,手都不能动,一躺十几天,一个月。他们还不让法轮功学员之间见面,每个人周围都安排刑事犯包夹。我周围是三个吸毒犯。她们为了减刑,死心塌地的卖命,对我们大打出手。因为恶警们许诺,打得越狠,减期越多。

我们开始绝食抗议,她们从外面调進男恶警毒打,残酷迫害。把学员吊在窗户的栅栏上几天,手铐卡在手腕里边,有的被电棍电和皮肉全烂了,有的恶警故意往人嘴上电,把嘴电的青一块紫一块的,把手电得肿得象面包一样。拳打脚踢,站在凳子上吊起来再把凳子挪走。逼我们背23号部令,不背的就毒打。女恶警更恶毒,往法轮功学员嘴里塞带着经血的内裤,有的让跪在拖把的把儿上,有的让抱头连蹲两天两夜,不让上厕所。

一天早上,有人来拍如何对待法轮功学员的录像,他们把我们全关起来,不让我们出屋,不许我们知道,让吸毒犯来扮演学员,谎称什么“象春风一样温暖,”“每天中午休息三个小时,周日休息”、“天天吃米饭炒菜”……等鬼话欺骗世人,其实真正的法轮功学员们一直被关到下午3点,拍摄组全走了之后才让我们吃饭。

他们让我们包卫生筷子,是劳教所自己挣钱。一次卫生局来查不合格的卫生筷子,他们把几大车筷子连夜装车转走,威胁我们说:不许你们胡说八道,卫生局来人,就说我们从没有过什么筷子。

每月一次检查,全部查看,恶警到宿舍把学员们的被子衣服全部抖开,乱七八糟抛在地上,如同遭到匪徒劫掠。里面有个小卖部,年收入二十几万,所卖东西都是外面的几倍价钱。

有一位法轮功学员,得法后曾为希望工程捐过十万元,她也被恶毒的迫害毒打,加期十个月。恶警们为了捞钱,被罩、被子、床单、所有的生活用品及恶警们的生活用品全部由学员给买,夏天应该发给学员和犯人们的避暑茶、糖,每年照常上报,都被他们自己私分。逼学员们花200块买工作服,有的学员来了三天就被转走,工作服被没收后再以200块的价格卖给新来的学员。


主要恶警:
张中苏:是正所长,现已退休。
郭香芝:主管我们的副所长。
阮蒙琴、阮玲雪:恶警,最恶毒的毒蛇。
吴晶:二大队的队长。
恶警:王冬云,刘彦,万建华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