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读《走向圆满》

读同修文章“关于根本执著问题的讨论”有感


【明慧网2005年10月22日】得法以来,一向不去正视自己的根本执著,也就认识不到,从而没能走好证实大法之路。看完同修这篇文章受到的启悟很大。

得法以前,由于自身及外界的各种影响,很小就有了想入非非的习惯──名、利、色交织的思想,而且滋生了不好的行为。那时我的思想压力很大,走路时甚至都躲着人。

就在这种情况下得法了。不久之后,恶党对大法铺天盖地的邪恶迫害,我即刻走出去证实大法。却一直带着学大法能去这个东西的这种根本执著不去,从而不能认清各种执著的根源,甚至在劳教所里和同修切磋时还很得意的说自己入门时没有什么“想法”,炫耀自己能为了大法而放弃了世间的名、利。可是不久,就象同修文中所说:“然而这部份学员在遇到重大问题时,往往就在根本执著的问题上栽了跟头,出现各种各样的干扰,甚至走向邪悟。”在被迫害中,由于没有找到根本执著所在,以至无法放弃世间执著的利益,最后“顺水推舟”似的主动接受邪悟,给自己与证实大法的路上留下了巨大的遗憾。

师父在《走向圆满》说:“修炼一段时间了,是不是还是当初的想法,是不是人的这颗心才使自己留在这里?如果是这样,那就不能算作我的弟子,这就是根本执著心没去,不能在法上认识法。”师父的这些话说的正是自己呀,可是我却不能及时正视此心,以至每走一步都很艰难,总是不能主动积极的证实大法,即使师父点悟也不愿接受──当天梦见自己坐在向前飞驰的火车里却突然倒退,倒退,一直退出轨道,停在薄冰上。我知道自己错了,已不在道中。

在师父发表经文《建议》后,我又心灰意冷,陷入极度的自责与懊丧之中。其实还是由于抓不住关键所在、去掉根本执著,同时引起常人的名利不能得到后的混杂人心表现。虽然也一直做着证实法的事,但总感觉与法有了间隔。这种间隔直到第二次从劳教所回来也没能冲破,不能精進学法,更不能主动证实大法。虽然也知道状态不对,但这混杂的人心表现背后所隐藏的是什么却从来没有深挖,感受上与法越来越远,从而也就更加强了消沉的思想。能够很明显的感受到有东西在包围着我。

师父最近一篇经文《越最后越精進》发表后,我非常难过。这正是自己现在的状态,但却苦于抓不住障碍我精進的到底是什么。

看到学员的文章“关于根本执著的讨论”,觉得好,对自己有帮助,但没有理清。就在第二天学法时突然明白了,这一切的背后──根本的执著,这个困扰我的、阻碍我精進的、障碍我证实大法的,也是旧势力以此为借口加重魔难的,就是我的根本执著未去。我当时入门时的想法不正是觉得学大法可以逃避现实的压力,至少是找到了心理的寄托。这本身就是肮脏之念,是想利用大法减小别人对我的指责。那些旧势力的因素正是以此间隔着我。

我终于找到了,非常明确!因为就在认清它之前的几分钟,我的思想里还在返着肮脏的念头,这也是修炼以来一直困扰我的,虽然感受到思想业一直在弱但还是很强,尤其最近几个月来,反倒更强了,我能明白有些不好的因素是想利用我的色心毁掉我,也一直在给我制造让我掉下去的环境与条件,甚至有一次差一点把握不住。

当在学法的这一刻真的挖出自己的根本执著时,感触的是内心的平静和对师父洪大慈悲的感受,师父始终没有放弃任何一个弟子,对我这样不精進的弟子还是将我的根本执著指给我。当我认清它时,发现它在我以前的修炼中一直表现着:过关时遇到矛盾时不向内找而是多数采取逃避,失去了一次次机会。看师父的经文指出问题时不知对照自己,还是逃避,总以为与自己无关。而其它的各种执著就象同修文中所说:它把各种常人的执著纠集在一起,互相加强,互相放大。几乎就在认清它的同时,一直感觉包围我的物质瞬间消失了。

读了同修的交流,我在法中认清了自己的根本执著,谢谢同修的慈悲指正。写出来是想更多的还没认清它的同修正视根本执著的问题,找到它去掉,走好自己的正法修炼之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