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一谈对“感性”和“理性”的体悟


【明慧网2005年9月2日】最近有一些老年同修,特别是那些得法前身体就很不好的人。有的是多病缠身,经年不愈;有的甚至是得过“绝症”。修炼后,有的经过一段时间,身体康复了;有的更是神奇,一炼功身体奇迹般好了,在常人中都称:法轮大法太神奇了!一炼功病就好。在常人中起到了很大的正面作用。

本来在这种“特殊”的缘份下得法,是很好的开端,一下子对大法就有了好的认识,在以后的修炼中,特别是在正法的修炼中,打下了很坚实的基础。但同时也有它的弊端。这种强烈的亲身感受,在以后修炼的路上,恰恰是阻碍他(她)从感性认识升华到理性认识的最大障碍。正如师父所说:“能在法上认识法的弟子是在走向圆满。执著于常人对大法的感情是横在前進路上的一座山。”(师父对大法学会1999年3月30日《关于严格清理私自流传非大法资料的通知》的评语)

多少年过去了,有的至今还是停留在感性认识法的状态中,只是在表面上不表现得那么强烈,但在心灵深处却埋的更深、更隐蔽、更不易觉察。这种感性的认识,随着整个正法洪势的迅猛推進,特别是今年以来,在邪灵、黑手、烂鬼面临着即将灭亡的时刻,这种强烈的执著,也就成了它们疯狂迫害的一种借口。

例如:有一同修,一年多来,出现了很重的“病业”。时好时坏。特别近期以来,出现多次“病危”。经不断学法和与同修交流、切磋,在法理上也能深刻认识到在此急需救度众生的特殊时期,出现这种很负面的“病业”,是旧势力严重的干扰及迫害。要坚决、全面否定,走正自己的路;同时也一直努力的向内找,找哪里有漏、哪里给邪恶钻了空子、抓到迫害的借口。曾有几次“病危”,都有同修们围着他发正念,一齐解体、清除迫害他的一切邪恶、黑手、烂鬼、邪灵。但反复性很大,有时突然间一、二天之后又不行了。针对这种情况,与同修们交流后,发现在这期间,他有一个最根本的心结:那就是在他心里隐藏了一个很深、很难觉察的执著,就是有一种对师父、对大法那种常人式的感恩戴德的心。

在炼功前,他得过“绝症”。修炼后“绝症”消失了。从那以后,对师父、对大法产生了一种根深蒂固的感恩之情,经常说:“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的生命是师父给的”。虽然修炼已有十多年了,但却没有从根本上升华到对大法的理性认识。在身体遭到严重迫害稍为好转时,没有从根本上认识到这种感恩戴德的感性认识,也就是执著于大法能治病的根本执著,是邪恶進行迫害的最大借口之一,应该把它去掉。我的认识是:师父要的是我们能够真正在理性上同化“真善忍”宇宙法理,在迫害中正念正行、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用我们的修炼实践证实大法,而不能停留在对师父感恩的阶段。在这过程中,有时正念足、加上集体帮他发正念,解体其背后迫害的一切邪恶,身体马上出现好转。然而感激之心一起,马上又出现反复、甚至“险象”更甚。后来虽然认识提高上来了,嘴上也说:“应该赶快去掉这个执著”。但要从根本上去掉这个执著,须有一个过程,因为那种情在他心里埋得太深、太深了。这种情况,在那些有类似的“特殊”缘份下得法的老年同修,还普遍存在着。针对这一问题,我谈一谈个人对“感性”和“理性”的一点体会,不对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我是96年有幸得法,在得法初期,我由衷的赞叹:“法轮大法真是一个好功法,他能使人们得到一个健康的身体,能使人们的道德得到升华,能使社会的治安得到稳定,能使……等等。”就象一位同修说的:“于国于民于己百利而无一害。”

修炼一段时间以后,我发现以前的认识太肤浅了,他不仅仅是我理解的那样,他还有更深的内涵;他超越了人类的一切学说和科学,他是更高的科学;他揭示了宇宙的真机、真象;他能使一个好人转化成更好的人,甚至超越于好人的好人;他是一部天法、一部真正修炼的“佛法”;他能使人们修炼到更高的不同层次,甚至能使人修成罗汉、菩萨直至佛。随着不断的学法、炼功,自然而然的由原来那种对师父、对大法的好感,慢慢的升华到感激、敬佩、尊敬。渐渐的由感性认识升华到理性认识;同时在心灵深处也不知不觉的感悟到师父的慈悲、师父的伟大;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感受越来越强烈。

再经过深入学法,法的内涵显露的越来越多;有一次,当我真正从内心领悟到师父是站在佛的基点上传了更大的宇宙的法的内涵时,在那一瞬间、顿感师父那无比洪大的慈悲慢慢的把我围住、笼罩住。那一刹那,那种无以形容、无法言表、无比幸福的泪水,不知不觉的哗哗的流了下来,那时那刻,真正的体悟到师父那无比洪大的慈悲的内涵;同时也明白了以前那种对师父、对大法的感激、感恩的心,时常挂在口上的:“师父慈悲、大法慈悲”,都是人的思维、人的认识、带有很强的人情味、人性化。其中夹杂了很大不纯的各种复杂的心态,意识不到的求心,是人的情感、人的感性。

7.20以后,由于学法不深,带有很多人的观念,走了很多弯路。但是不管是在拘留所、看守所、劳教所;不管在任何环境、任何压力下,心灵深处始终如一的都有对师父的一种“信”。那种信是任何力量都无法摧毁、无法磨灭的。那种对师父的坚信,深深的扎在心灵深处。伴着我闯过每一关,每一难。后来随着师父的新经文、新讲法不断的发表,通过不断的修炼,对大法有了更深的认识,更加清醒的认识到了什么是修炼,什么是正法,什么是大法弟子,在此特殊的历史时期,我们的责任,我们的使命,我们应该怎样做好我们的一切……随着认识上的提高,思想更加清晰,思路更加开拓,随着这一系列的变化,对师尊的慈悲、佛恩浩荡的内涵,在心灵里也不断的变化、不断的扩大、不断的升华、不断的更加殊胜。这种感受难以用语言、文字描述,只能感受;这种不断的升华过程,我从一个角度形容:那就是以前无论是在任何时期,感受到什么美妙的景象、感受到师父有多么的伟大、多么的慈悲,都是在那一境界的体悟,不是法的真实体现,而且每一时期,其中都夹杂着各种不纯的东西,只有在更加纯净的心态下、更加理性的认识上,才能体悟到更加殊胜的感受。修炼至今,我有一个最大的体会:就是只有不抱任何观念,任何执著,其中包括对师父对大法的情,才能“放下执著轻舟快”(《心自明》),才能真正从感性上升华到理性上、从理性上升华到对大法的真正认识。正如师父所说的:“告诉你一个真理: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转法轮》)因不善于书写,不对之处敬请同修指正。

最后让我们以师父的经文共勉吧:

“有人觉得大法符合自己的科学观念,有人觉得符合自己做人的道理,有人觉得符合了自己对政治的不满,有人觉得大法可以挽救人类败坏了的道德,有人觉得大法能治好自己的病,有人觉得大法与师父正派,等等等等。人在世间带着这些心向往着美好的追求与愿望没有错,但是作为修炼的人当然不行。那么你可以在此等思想的作用下入大法的门,然而在修炼过程中就要把自己当作修炼的人,在以后的看书、学法精進中认清自己入门时是什么想法走進大法的。修炼一段时间了,是不是还是当初的想法,是不是人的这颗心才使自己留在这里?如果是这样,那就不能算作我的弟子,这就是根本执著心没去,不能在法上认识法。大法在中国遭到的邪恶考验中淘汰下去的都是这种执著心没去的人,同时给大法带来一些负面的影响。”(《走向圆满》)

“我传大法已经四年了,有一部分学员心性、境界提高得很慢,还是停留在感受上认识我与大法,总是从身体的变化和功能的体现上对我的一种感恩戴德,这是常人的认识。你们不想改变人的状态,从理性上也升华到对大法的真正认识,你们就将失去机会。你们不改变常人那千百年来骨子里形成的人的理,你们就退不掉人的表面这层壳,就无法圆满。不能总是我给你们消业,而你们不真正在法上提高,跳出人的认识、人的观念。你们在对待我与大法的思考、认识、感激方式上都是常人的思维表现。然而我正是教你们跳出常人啊!从理性上真正认识大法。

在修炼中你们不是由于自己真正的实实在在的提高,从而使内在发生着巨大的本质上的变化,而是依靠着我的力量,借助外在的强大因素,这永远改变不了你人的本质转变成为佛性。如果你们人人都能从内心认识到法,那才是威力无边的法的体现——强大的佛法在人间的再现!”(《警言》)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