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封来自非洲的电子邮件


【明慧网2005年10月22日】当我收到Lucy的电子邮件时,我感到惊喜。她说,“Jane,我已经读完了《转法轮》。我感到法轮大法的基本的道理和基督教有相似之处,但也有不同的地方。是不是还有另外一本书是教如何炼功的?我现在想要炼法轮功……”

我没有想到的是她竟然会携带这本《转法轮》到了万里之远的非洲。这本英文版的《转法轮》是我从电脑上打印出来的,又把它装订在硬板的文件夹中,原来是我自己在家里阅读用的,起码也有好几磅重。想着Lucy在整理行囊时,把这本厚厚的《转法轮》放入了她的行李箱,我真的为她感到幸运。

Lucy曾经是我的同班同学,现在远在非洲的苏丹,作为美国援助非洲教育计划的组织的一名员工,她在完成了教育学硕士学位后,找到这份为期一年合约的工作,为的是回到她那饱经战乱的祖国贡献她所学的知识。

说到和Lucy的因缘,应该是在两年前。因为是相同的专业,我们俩有一个学期都选了同一门课,在全班金发碧眼的白人同学中,只有她和我是有色人种,因为亚洲的学生是很少会到美国来攻读教育学专业。而美国的大学体制,很难有固定的同学,特别是研究生专业。很巧的是,我常常和她巧遇在电脑室。于是我们就有了交谈,接下来的第二学期,我们又相遇在同一个教授的课堂上。那时由于自己得法不久,没有和她谈到法轮大法。随后的一年中,我逐渐的让我周围的教授和同学都了解到法轮功受迫害的真象。而Lucy更是深恶痛绝对信仰的迫害,因为她和她的全家都是虔诚的基督教徒,由于深受种族和信仰迫害之苦,在十多年之前全家被迫逃亡到美国,在美国政府的保护下,成为合法的美国公民。她十分同情法轮功。在一次全班的个人课题介绍中,我巧妙的把法轮大法作为我的专题,用电脑投影,把一幅幅的完美而宁静的打坐修炼的画面展现在全班同学以及教授的面前,同时又穿插了大法弟子受迫害的照片。全班的美国同学和教授,全都受到震动。在这之后,Lucy更想了解为什么世界上有这么多不同种族的人在修炼法轮大法,我告诉了她大法的网站。我们在各自紧张而忙碌的学期中,偶然遇到一起,我就会自然而然的聊到法轮大法。她十分倾心于听我讲关于真善忍的内涵,似乎这三个字已经触动了她的心灵。

最后的一个学期,我们在各自不同的中学实习,她的学生大部份是黑人后裔,我们还会在一周一次的大学的课堂上见面。每当我问起她的教学生涯,她不住地摇头。她说,“我真希望我的学生能够修炼法轮大法。那样他们就不会在课堂上打架了。”我才了解到她十分头痛于学生们的一些不良行为。

有一次,我打电话给她,问她是否在周末来我的公寓一起讨论毕业论文中的疑难点,她欣然同意了。她几乎多花一倍的时间才找到我的住处。我很感动她没有打道回府。我们一起聊天,从下午两点一直到晚上的十点,而我们俩却只用了最后的半个多小时讨论了教授对我们的论文的要求,其它的时间都是我和她在谈法轮大法。她也告诉我她是非常虔诚的按照耶稣的教诲去做,也一直期待能在现实生活中找到至真至美。但是周围现实中的一切,总是和圣经中的教诲相去甚远。

于是,我把手头仅有的这一本打印成册的英文版的《转法轮》给了她。建议她不妨读一读法轮大法的书,或许会帮她开阔眼界。对于一个非洲出生,在基督教的环境中长大,受过美国高等教育的她,我不知道她是否能够完全读懂这本书。但是从她那双灼灼发亮的眼神中,我读懂了她内心对真善忍的期盼。

当我们再一次相遇时,是在我们的研究生的毕业典礼上,她告诉我她可能要去非洲,想到可以回到久别的祖国,用她的知识去报效她的多灾多难的故土上的乡亲,她流露出急切与兴奋的神情。我问起她是否能读明白《转法轮》的内容,她坦诚的说,大部份能读懂。我告诉她,不管如何,一定要坚持读下去。“我一定会把它读完。”她毫不犹豫地说。我告诉她,我又要去纽约对世人讲法轮功遭迫害的真象,而且我会整个暑假都呆在纽约,不晓得什么时候才能再一次见到她,希望能在分别之前,我们能再次见面畅谈。她告诉我说她所教的中学要到六月份才放假,她说她必须要到学校结束后才能离开。

那时候,我正在为营救法轮功受迫害儿童而向周围的人讲清真象。突然间,一个主意闪过心头。我打电话给Lucy,希望能向她班上的学生征集为营救孤儿的签名。她非常的乐意我能去向她的学生讲法轮大法。于是我和另一个西人同修一起到了她的学校。Lucy向她的学生作了简要的介绍,剩下的时间都交给了我们。我们两个同修配合默契,一个揭露迫害真象,一个发正念;然后我们又把营救孤儿的明信片发给每个同学。最后,我们把法轮大法真善忍写在黑板上。这时,Lucy要求我们详细的向同学们讲解真善忍的内容。我刚好带了大法小弟子的修炼的书面材料,于是我就在班上给同学们念了诺诺修炼的真实故事。诺诺只是一个七岁的大法小弟子,在别的孩子抢他的玩具时,他不争,在别人欺负他的时候,他不还手。他懂得做到了“忍”,但是他又主动帮助一个失去父母关爱的男孩,使那个男孩从新捡回失落已久的欢笑。这就是他善的阳光从内心世界的自然而然的反映出来。

全班的同学静静的而专注的听着。他们的脸上的表情流露出心灵的悸动。真善忍的种子或许正在他们的心灵上埋下。一个上午,三个不同时间段的学生们都听到了法轮大法好,我们收到了近五十张的营救孤儿的签名。

Lucy非常感谢我们的讲解,她甚至希望我们向全校师生介绍法轮大法真善忍。后来因为临近期末考试,学校安排不出适当的时间而遗憾的放弃。不久,我就到了纽约,我暂时失去了和Lucy的联系。当我又回到学校,开始了我的另一个学位的学习。我从新email给她,才知道她已经在非洲回到了她的故土了。她告诉我,那边的生活的节奏很慢,但是每天的工作很有意义。等她有了好的镜头之后,她会给我发一些相片。

而这次的email她告诉我的是她读完了《转法轮》,令我高兴和意外的是她把《转法轮》带到了非洲。我回信给她,“Lucy,很高兴你读完了《转法轮》。这是一本天书,我已经读了几十遍了,在我们的大法弟子中,读过一百遍以上的数不胜数。希望你继续读下去,因为每读一次,你对法理的理解就会加深一步……这本书一直可以指导你,直到你生命的最高境界。如果你想炼功,你可以上网,我也可以邮寄录像给你。”

我只知道南非有我们的大法弟子,我无法提供给她当地修炼人的信息。但是我相信,不久的将来,真善忍的绿芽会遍及非洲大地,使那里不再有种族流血,不再有荒芜和沙漠,取代而之的是绿绿葱葱的美好世界。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