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学员心得体会:放下争斗心,善解矛盾


【明慧网2005年7月5日】我叫乌弗-坦普尔,今年34岁,在一年前开始修炼法轮功

第一次听说法轮功是几年前的事了。我当时在汉堡(Hamburg)中领馆前面看到有一群法轮功学员在发正念。他们好象不为汽车排出的废气和马路上的嘈杂声所动,专注的做他们的事情。这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随后,我当时的老师告诉了我法轮功很好,但是在中国大陆被禁止。又过了一段时间,我直接接触到法轮功。

2004年5月份我去科隆看望一个朋友。我们打算在第一天一起去参观科隆大教堂。在教堂广场上我们看见一群法轮功学员用很大的横幅展示世界各地人们炼功的照片。尽管我一向不愿意签名支持什么人,但我还是签了名,因为我感觉到法轮功的美好和真诚,还有对法轮功的禁止和迫害的卑劣无耻。

一开始我并没有想过要自己修炼,因为当时我正忙于其它的事情。但是我总是在看5套功法的炼功图,心里觉得很高兴。自己试一试功法的愿望就冒了出来。这时我的家人送给我师父的两本书:“法轮功,返本归真之路”,“大圆满法”。

仅仅在站立着双手结印时,我就马上体会到强大的能量。那么,我可非得知道更多(有关法轮功的事)不可了。我去了炼功点,一位学员说我应该双盘打坐。好吧,那就坐吧。咦?慢着!我平时总要10到15分钟先活动一下筋骨,今天怎么说双盘就双盘上了呢?学员把第5套功法演示给我看,我感受到的是一片宁静和平和。这个地方我来对了。

就这样我开始炼功和阅读《转法轮》。不长时间后,我感受到身体的变化。我的脚以前总是发冷,抽筋,现在感到暖和和放松。身体的紧崩状态得到缓和,感到轻松。

我的工作环境也发生了变化。我变得容易和同事相处,也对自己更诚实了。给大家举个例子。我的工作是护理重症残疾病人。我处在一个难以解决的矛盾中已经很长时间了。几年以来我照料一个年轻的心灵严重受创的病人。还是一个孩子的时候他就经历了战争和被俘,身体受到的重创导致精神上的障碍。在他自己的头脑里,人们应该或是任人欺压,或是摆布欺压别人。挑衅,暴力和弱肉强食对他来说是普通生活的一部份。

这件事经常使我达到心理和身体上的极限。在他面前我无法保持平静。他盯住了我,时刻要求我注意他。当我希望休息一下的时候,他就过来干扰我。我上厕所,他就使尽全力的拍打门,而且哈哈大笑。当我们一起在外面时,如果什么事不顺他的心,他就表面上很友好的握我的手,同时把指甲嵌進我的肉里,没有别人会注意到这一点。我们的同事们就只看到我的反应,看到我对一个有严重精神障碍的人发火,他们感到很震惊。而我担心,如果我让我的同事知道我和被我护理的人之间的糟糕的关系的话,他们会认为我不是一个好的护理员,甚至是一个使用暴力者。只有几个同事理解我的处境。我的同事对此意见不一,我感觉到了如山一般的责怪和谴责。

就这样,在这种情况下我工作了太长的时间。但现在作为修炼人我觉得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我希望我更真诚,我必须把我的问题摆在桌面上并请求我的同事帮助,而我的同事正是我以前想象中的敌人。以前我的争斗心很强,经常和同事争执。如果一个同事和我意见不一致,对我来说这就是对我的挑战。我就会顽强不休的和其争执,而且认为自己有理。

我总认为,我得更快,更有力的出击,从而使对方失去和我争斗的兴趣。今天我可以看到,我那时的态度使矛盾激化。因为我的暴躁的态度,一些人甚至怕我。今天我想改善这一切。《转法轮》使我明白,我必须偿还我给别人带来的伤害。我回顾过去的事情,发现了自己的问题。

我准备好了承认这一切,并作出解释。但如果别人说一些我没有想到的话怎么办?比如无理由的批评和责怪?我决定先静静的听一听别人怎么说,而不是像以前那样还击。我准备好了承受一切,我不想失去德,得到德比失去德更好。但我还是有顾虑和担心,怕别人认为我不是一个好的护理者或者是使用暴力者。我和同事们谈话之前,气氛很紧张,我们有意避开这个话题,暴风雨之前的平静降临了。

但我没想到的是,当我们真正开始谈话的时候,一切都進行的非常顺利。我们的谈话由我们的上级主持,她主持的很好,表示很理解我。同事们也比以前更愿意帮助我。我的真诚得到了大家的支持。我终于能够和他们公开的谈论我的问题。我们一共讨论了两天,其中还有几次个别谈话。我承受住了这一切。我心里确信,只要我是真诚的,我就是被保护,被帮助的。这个修炼过程对我来说是善解矛盾,使整个工作环境变得溶洽和谐。太伟大了!

还有一件最近发生的事情。这篇心得本来是一个给明慧网的采访。当我开始详细的讲这个故事时,想采访我的同修建议我自己写下来。但如果我自己实在写不了,她再写。我必须做出选择,是做些什么,还是只说不做。这正击中了我的安逸心。好吧,我想做点什么,那我就答应了吧!

开始的几天我并没有怎么想着这篇心得。就算是想起来的时候,我总是有别的事要做,或者我太累了。另外我总觉得我还有很多时间。当我终于开始写时,我突然极度疲劳。我确信这是一个有目地的干扰。那么前几天不也是被干扰了吗?我不是在一个没事的晚上忘记写心得了吗?虽然我意识到了这些,但一开始我的正念还是很弱。我刚一坐下来,电话就响了,或者我突然非常的饿,或者很累,或者我想起来我得打扫卫生,或者键盘上一个按键失灵,反正总有些干扰。作为修炼人我不想接受这一切,但写最初的几行字还是很艰难。

第二天,我得到了师父的关于发正念的重要性的经文。从这时起我在发正念时也为写心得体会发。自这以后,我能保持清醒,工作效率也高了。写文章甚至给我带来了乐趣。我希望我能够和大家分享我的修炼。谢谢大家!

感谢法轮功,感谢师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