遍插茱萸少一人啊(图)


【明慧网2005年10月23日】刚刚过去的中华古国的传统节日重阳节,这一天恰巧是高蓉蓉母亲的生日,高母曾是晚期癌症患者,修炼法轮大法后起死回生,大法带给人类的美好,在这位老人的身上充分的体现出来,而中共血腥的镇压灭绝人性的将老人心爱的女儿--蓉蓉的生命谋杀,本该安享晚年的老人,却在悲失爱女的痛苦中,用泪水度过了她73岁的寿辰。这些天来身为教师的高母每天念叨着:“遍插茱萸少一人”、“遍插茱萸少一人啊……”

高精度图片
高蓉蓉遗照

高蓉蓉原来是沈阳鲁迅美术学院职工,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功,被沈阳龙山教养院恶警唐玉宝、姜兆华电击毁容后,曾一度被正义之士营救,在中共江罗曾邪恶的追杀下,善良、文弱的高蓉蓉今年3月再遭绑架,仅仅三个月的时间,6月16日即被谋杀,一个美丽、清纯的生命消逝了。但迫害远没有结束:参与营救高蓉蓉的法轮功学员董敬雅、张丽荣、吴俊德、刘庆明、马玉平等人还在被非法关押迫害中,他们中有的人已被迫害得生命垂危;而受尽人间苦难的蓉蓉躺在寒冷的冰柜中,她的亲人们不能去见她;蓉蓉年迈的父母无数次的奔走、鸣冤,偌大的中华大地如今的当政者们却置天理人命于不顾,蛮横的态度用沈阳市市政府信访处人员的回复可见一斑:“法轮功‘非法’,案子不受理。”……

蓉蓉的父亲,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既要接受心爱的女儿被残酷毁容又遭谋杀的事实,又要承受来自政法委、610、辽宁省马三家教养院、沈阳龙山教养院、沈阳张士教养院、沈阳公安、沈阳司法局、沈阳鲁迅美术学院等等方方面面参与迫害蓉蓉的部门、人员的压力、威胁,甚至辽宁省检察院监所检查处的处长秦春植,曾亲自组织过辽宁省检察院的法医给高蓉蓉验伤的人,不但知法犯法的不拿出高蓉蓉的验伤报告,反而威胁蓉蓉父母:“高蓉蓉被背(营救)走,按我是要追究你们家属的责任的。”在这种种沉重的打击下,高父的身体和精神都几近崩溃的边缘。


沈阳鲁迅美术学院财务处法轮功学员高蓉蓉

高蓉蓉2004年5月7日被酷刑折磨,脸上是电烧灼伤。照片是受伤10天后拍摄的

“我们以为这次再遭绑架,蓉蓉能挺过来,全世界都知道蓉蓉被电击毁容的惨案,镇压者还敢在光天化日之下行恶吗?那些恶人也一直欺骗我们,说能放蓉蓉回家,直到蓉蓉被送入‘医大’,它们还在隐瞒对她迫害的真象,马三家的苏境、赵来喜还在说蓉蓉挺好。”

“蓉蓉走了四个月了,从中央到地方对她行恶的人不但没受到查处,连直接凶手唐玉宝、姜兆华、苏境、赵来喜都还逍遥法外。”蓉蓉的父母亲悲愤的述说着。

当我们把法轮功人权网上世界各国善良民众对高蓉蓉的声援告诉两位老人时,蓉蓉的母亲流着泪说:“谢谢所有关心蓉蓉的人们,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必须终止,人间不能让这些罪恶存在,迫害必须终止!”。

两位老人动情的说:“那些冒着生命危险营救蓉蓉的人,给了我们女儿五个多月宁静的日子,我们听说蓉蓉胖了,还能扶墙走了。我们感谢他们,感谢冒着生命危险营救蓉蓉的人,也希望声援蓉蓉的人们也帮助这些帮助过蓉蓉的善良的人,和所有遭受迫害的善良的法轮功学员。”

接下来蓉蓉的父亲给我们讲了一个凄美、感人的故事:从去年(2004年)蓉蓉被电击毁容囚困在“医大”,世界各地就有善良的民众打电话关心蓉蓉和她的家人,有一位姓姜的海外女法轮功学员,经常打电话询问,一直不愿接海外电话的高父渐渐被这位女孩的善心打动,每次接电话后总要担心那位姜姓女孩的安全、担心她电话打的时间长了要浪费许多钱。

今年6月蓉蓉被迫害致死的前后,沈阳的天气异乎寻常,连天的暴雨、冰雹、雷电。一天,女孩的电话又打进来,漆黑的夜晚、窗外是狂风暴雨、门口是蹲坑把守的恶人,老人没有点灯,摸着拿起电话时已泣不成声,老人说:“孩子,凄风苦雨啊!”女孩说:“爸爸,世界各地中领馆前,大法弟子们都在烛光守夜悼念蓉蓉,那么美丽的蓉蓉走了,大家都很难过,爸爸你别伤心,要坚强。”在那样痛碎心肺的悲哀中,女孩一声声的“爸爸”,老人已是老泪纵横,老人说:“孩子,谢谢你,我失去了一个好女儿,如今又得到了一个好女儿。”……在以后的日子里,老人总是念叨:那孩子可别回国呀,危险啊!

蓉蓉被蓄意谋杀后,她的亲人们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和悲痛,迫害远没有结束;在接下来的日子里还有众多善良的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关押、虐杀,迫害没有被终止。

人们应当知道秉承宇宙真理真、善、忍的大法弟子们,勇敢的为当今的世人筑起了一道防范恶势力的“正义长城”,觉醒的民众用心呼应着大法修炼者们的大善,纷纷伸出援手、谴责中共残暴,正的力量在人间扩充着。在中共邪党即将灭亡的今天,愿更多的世人在这善恶人间,择善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