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知道的孙士友被沈阳市国保迫害的经过


【明慧网2005年8月8日】明慧网六月二十五日报道了几名因营救高蓉蓉而遭邪恶迫害的大法学员的情况,这里是我所知道的一些关于孙士友被沈阳市国保迫害的情况。

2005年3月5日上午,辽宁沈阳市沈河区正阳街的一幢楼下,沈阳市国保、铁西区国保、沈阳市610人员、沈河区正阳派出所、消防警察、武警等几十名(约三、五十名)便衣,将楼下围得水泄不通,并在楼的周围拉起防护网。

一个三十岁左右、大眼睛、白脸的凶狠市国保恶徒乘消防云梯,用消防斧劈开五楼的一户室窗,破窗而入,将沈阳法轮功学员孙士友、董敬哲、马廉晓背铐抓走,家中私人财物(电脑、打印机、存折、现金等)全部被掠走。一个身穿武警制服的高个男武警进行录像,沈阳市公安局国保支队的马支队首先拽着被背铐的董敬哲从楼上下来,董敬哲不停的喊“法轮大法好”,马支队对着摄像机抢镜头,随后,铁西区分局国保大队的大队长(男,高个儿,长脸,肤色较黑,四、五十岁的样子),把背铐的孙士友拽到楼下,马廉晓当时被一恶警打倒,头部撞地,当即昏迷,被两名恶警抬到楼下。(事后沈阳的《华商晨报》报导了此事,但未提是抓法轮功学员,却诬蔑说是抓“逃犯”)。

孙士友被铁西分局国保大队大队长等人拖入小轿车内,他们用毛巾蒙住孙士友的眼睛,将其带到铁西分局一楼的刑警大队,铐在铁椅上(手脚被定位),之后由下属对其刑讯逼供。马支队和沈阳市国保恶警(610负责人)刘波曾对孙士友说:“上边”对高蓉蓉的事很重视,压得很紧,因为国际影响太大。并逼他说出高的下落,并威胁他“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后来,刘波、杨海等五、六个年轻男恶警进屋,对孙士友动用酷刑。他们将孙士友背铐的手提到椅子背上,用脚踩他后背,同时踢前胸,踢打脚和大腿根等处。

一恶警还找来大头针,对孙士友用“大头针扎指甲”的酷刑,这种酷刑是将大头针刺入指甲后,不断拨动大头针针头,让人难以忍受,孙士友的手指随即出血。他们还用电棍电击他的腋下、颈部、耳根等处,并电其下身,还邪恶的说:“她电的地方能看见(指高蓉蓉被毁容),这回咱们电看不见的地方。”直到电棍充电充不进去才罢手。杨海又拿来两个大型强光灯烤孙士友2个小时。刘波、杨海等恶人又对孙士友拳打脚踢,中途不断有恶警进去行凶,用板斧破窗入室的那个恶警狠命一拳打在孙士友的左脸上,脸部破皮出血,又一拳打在他的太阳穴上,孙士友当时被击昏,整个面部肿胀变形。裤子被拽下一半,上衣被卷起一半,趴在冰冷的地砖上(当时气温在零下),鞋子被打丢,光着脚。之后,他们又对孙士友用刑,并时常由马支队、刘波等人将四处搜罗、诈骗出的情况对孙士友进行精神攻击。最后,孙士友在酷刑和欺骗下说出了高蓉蓉和董敬雅的住处(两人住在由董敬雅租的房子内)。3月6日凌晨3时许,高蓉蓉和董敬雅被抓捕。

3月6日下午,孙士友被送到张士教养院洗脑班。当时,已有男学员马玉平、刘庆明被关在3楼,2楼关着女学员张立荣、董敬哲,董敬雅3月6日下午也被送到士洗脑班,高蓉蓉的消息被封锁,只知道她曾先后被关在铁西国保大队、张士洗脑班、马三家教养院、辽宁省监狱管理局总医院、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等处。随后孙士友被非法劳教3年。

3月8日前后,孙士友开始绝食抵制迫害,10日被强行灌食。3月16日中午由张士教养院管理科科长史凤友、关玉平将他送到在马三家的辽宁省劳教中心医院(在马三家教养院正门东侧)监禁。之后,孙士友在此继续遭灌食和输液迫害。3月下旬,沈新教养院管理科李科长(男,40岁左右)等人到马三家劳教医院观看绝食中的孙士友,4月5日,孙士友的家属被勒索9000元钱(由孙的姐姐交给沈新教养院3000元押金,交给马三家劳教医院6000元医疗费)随后,奄奄一息的孙士友由家属领回。据明慧网六月份报道,现孙士友下落不明。

此次抓捕高蓉蓉与营救者的主要邪恶负责人之一是沈阳市公安局国保支队的马支队。张士教养院恶警史凤友3月5日晚说:“抓到他(指孙士友、董敬哲等),马支队马上报告了沈阳市610的主管王祖海(音)”,铁西公安分局国保大队的大队长3月6日早上说:“两家办事儿就是不行,事儿还没办咋的呢,他(指市国保的马支队)先请功去了。”(“两家办事儿”指沈阳市国保和铁西区国保)

注:马支队:四、五十岁,戴黑框大眼镜,狡猾伪善,身高近1米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