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一些个人修炼体会

【明慧网2005年10月23日】我于1997年下半年得法。在近几年的修炼中有一些体会,写出来和大家交流。我主要交流以下几点:

一、主意识要强

我从开始修炼一直到前两年以前,我都一直认为自己是个主意识很强的人,因为我一直把师父讲的主意识强理解成不是迷迷糊糊的做什么事情,自己很明白的知道自己在干什么、要干什么,就是主意识强。直到2002年有一天一位功友提醒我说:主意识要强。我当时听了很困惑:我怎么会主意识不强呢?我很“清醒”,从来都不糊涂呀?

慢慢的随着学法修炼,我才开始理解师父讲法的更深层含义。现在我理解师父讲的主意识是真正的纯正的自己,没有任何不属于自己所在层次的观念和不该有的东西,这才是真正的自己。而我以前把带有各种观念、甚至是很强烈的执著心执著要干的事都当成是自己,只浅显的认为没有被另外空间的什么灵体控制自己的人的大脑做事就是主意识强了。把各种观念、人心引起的消极低落情绪、各种干扰的反映,都认为是自己,被这种种的东西带动,受到了影响干扰也不知道,还总觉得自己为什么总是这么痛苦。

我理解主意识要强很重要,知道哪些念头是自己,哪些不是,从而排除干扰。因为这是提高心性的第一步就面临的问题,师父在《转法轮》中告诉我们,“你想要的谁都不管,这是这个宇宙的理。”“我们这个宇宙中还有一个理:你自己求的,你想要的别人不愿干涉。”

如果我们把各种常人心都当成自己,还承认它还要它的时候,怎么会把它修掉呢?

二、定

我现在对师父讲法中的“定”有这样的理解:每当自己遇到什么事情或听到什么事的时候,经常都会产生一些想法、思想活动。正念我们也是有的,但不坚定,因为在出正念的同时,各种观念、执著、外来的干扰也会随之而来,如果不够清醒,主意识不强、把这些干扰都当成自己的话,思想就会在正念和观念之间来回摇摆,或者坚定了正念,或者被各种观念执著带动并随之干坏事了。

比如说,有同修受到了邪恶的迫害,在被迫害的过程中,有各种各样的思想冒出来:我不应该受到邪恶的迫害,谁都不配考验大法弟子,我不能配合邪恶的任何要求等。但同时又有人的思想在想:这样我会不会受到更严重的迫害、遭受更大的痛苦呢?该用什么样的方法去解决呢?等等,思想反映是激烈的,正念是很不稳的,认识也不是确定的。

在这样的情况下,可能我们在形式上是没有配合邪恶的要求,但却又遭受了更大的迫害,或者解决不了目前的困境。

有人就想不通了,为什么我已经付出了这么多,我也是真的在“按照”师父的法在做,我已经遭受了这么多的磨难,可最终还是不像师父讲的那样,“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我的情况为什么没有好转,还是遭受迫害呢?从而在内心深处对师父讲的法不能完全相信和理解。

在这样的问题上我有一种理解:不应该怀疑师父讲的法,而是当我们的正念出来后,并没有排除各种干扰,定下自己的正念,而遭受迫害就是在自己坚定不了正念、正念的威力不能完全发挥出来情况下发生的,而这样旧势力就又会借此加强常人的执著心,动摇我们对师父和大法的坚信程度。

师父在《转法轮》中讲到“释迦牟尼讲正念,得一心不乱的念经,真正的能够使他修的那一法门的世界产生震动,才能招来觉者。”师父讲了“清净心”,告诉了我们为什么定不下来的原因,我只是想就这个“定”谈我的这点体会。

曾经有位西人学员写过一篇心得体会,其中有句话写到他觉得出正念时“觉得自己的一念力可劈山”。我想我们可以有意识的回想一下,凡事自己在拿定主意后的感受和周围环境的变化,和我们犹豫不决的时候的状态,应该会有些体会吧。假如我们真的能在正法修炼的过程中,将自己的正念定下来的话,正念的强大威力一定会铲除邪恶因素,破除各种各样的干扰,破除我们不该承受的迫害。

三、不能从事情的表面来下结论,关键是修心、向内找

曾经有一个地区,整体状态一直都不太好,有少数能走出来的同修遭受了很严重的迫害。有一个时期,一位被非法劳教后回家的同修在这个地区较为广泛的做证实大法的事情,做资料,和同修交流等。突然有一天,她被当地的邪恶之徒从家中绑架了。

这件事在当地同修中造成了较大的波动,一些人想不通:象她这么精進,走得这么正的弟子怎么也会受到这么严重的迫害呢?

我个人的理解是:首先,不能从事情的表面来下结论同修是怎么回事,修得好或不好,任何事情都有它在另外空间的实质原因。出了问题,除了正念否定旧势力因素的迫害,还要向内找,找到自己的漏洞、不足,有哪些念头是不符合大法的标准的,自己的出发点是什么?比如说,有人做证实法的事情,是为了提高层次,还有人为了避免被邪恶迫害,认为不做事会被邪恶找到借口迫害等,什么思想都有。

另外,是不是忽略平时的个人修炼,甚至放任常人心随心所欲?单从事情的表面是看不到真实原因的,人中有很多假象,一个原因所引起的常人表现可能有很多种,只是表现在人中各式各样而已。如果只凭某件事来总结经验的话,可能会越走越偏。所以,我认为凡事都应该向内找,用大法来衡量。

师父讲过,正法这件事是不允许任何生命干扰破坏的,可旧势力和那些邪恶的因素死也要按它们的做。我们是不应该遭受邪恶的迫害,不承认旧势力,可我们毕竟还在人中修炼,在正法修炼的过程中还没有完全达到大法的标准,有了漏洞才被邪恶钻了空子,这不应该成为我们向外找而不向内修的借口。

师父《在新加坡法会上讲法中》曾经讲,“我们遇到任何事情都能够在我们自己这方面衡量一下,我说这个人真了不起,在圆满的这条路上就没有任何障碍能挡住你。我们往往碰到任何事情的时候都是在向外看,你为什么这样对我?心里头有一种不公的感觉,不去想自己,这就是所有生命的一个最大的、致命的障碍。过去一些人讲修炼不上来,怎么能修炼上来呢?因为这是一个最大的障碍,谁都不愿意去在矛盾中看自己,觉得自己遭受痛苦了、遭受不幸了还要找找自己,看看自己哪里做得不对,真的很难做到的。如果谁能做到,我说在这条路上,在修炼的这条路上,在你生命的永远,都没有什么能挡住你,真是这样。”

四、提高心性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我都简单的把心性提高理解成能明白师父讲的法就是悟性好,就是心性高。直到前一段时间,看到《转法轮》第一讲“炼功为什么不长功”中讲到“心性是什么?心性包括德(德是一种物质);包括忍;包括悟;包括舍,舍去常人中的各种欲望、各种执著心;还得能吃苦等等,包括许多方面的东西。人的心性方方面面都要得到提高,这样你才能真正提高上来,这是提高功力的关键原因之一。”我才真正明白心性所涵盖的东西原来很多、很全面。一个方面好一点还不是心性高,而且要真正提高心性也是很不容易的。

我才一下子明白,原来我一直以来都把心性理解成了悟性好就是心性高,并且这么多年以来总是抱着自己的这个认识没有提高。我发现有时我能明白师父讲的某个法理,但在修炼中却没做到,也没有真正的得到修炼和提高,有时候是有了问题不得不改变,对心性的提高这方面不是很清醒。我开始尽量注意每一件事,当我明明白白的有意识的提高自己的心性的时候,我感到我能明白那个法理,但我在人中形成的人心、观念、执著都在阻挡着自己,不让自己改变,不想改变,有时真的很难做到。特别是明白法理后,第一次按法的要求做的时候,好象很难,但只要做到一次,以后再遇到类似的事情就容易多了,渐渐的也就能做到,能修好了。

这件事我跟其他同修,特别是年轻的功友,交流的时候发现也有一部份同修跟我原来一样,以为明白了师父讲的某一个法理就是心性高,简单的理解心性,不是很清醒主动的提高心性,而且也不太重视提高心性。所以,我把自己的这点体会写出来共同探讨一下。

五、在一思一念中选择人与修炼人

现在我体会到一些提高和去执著心的具体形式。我们在修炼的过程中,会遇到很多大大小小的事情,会有很多各种各样的念头,我发现每一次每一件事的过程中,都在去执著心或加强执著心,以及提高和不提高的过程中。

我遇到了这样的事,动了常人的心,并随着常人心走下去了,那就已经加强了这个执著心。经常这样做的时候,这个执著心就越来越强了。相反的,当我意识到了这是个执著心,每次都排除它,按照法的标准做的时候,渐渐的我发现这个执著心就减弱或没有了,就在每一次的每一念如何做的过程中,经过一段时间一定数量的加强正念排除干扰的过程中提高了。

有时候我发现自己形成了一些个不太好的“习惯”,比如在家里和同修打电话联系,虽然也很少这样,但以前我从来不这样做。起因是和有的同修接触了一段时间后,那个同修安全意识比较松,在家里或用手机和同修打电话。再比如我跟有的同修接触一段时间后,我觉得同修有些浪费,虽然我不赞成,可渐渐的我在有些方面也变得花钱不在乎,有点浪费了。

说这些事好象在向外找,实质上是我在以后做事情的过程中有一些想法和念头出来了:在家里打电话多方便呀,不用出去,省事,偶尔打一两次没有关系的。第一次没注意这个心,在以后的过程中,我又不断的随着这一念走下来,加强了它,渐渐的就养成了这个不好的“习惯”。其实还有很多事很多所谓的“习惯”都是这样慢慢变化养成的,都是执著和观念,在这个过程中自己不知道,突然有一天才发现自己已经改变了。我认为朋友之间、功友之间、或者是夫妻之间的互相影响都是这样在自己意识不到的情况下慢慢发生改变的。

六、主动的修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我和很多同修都认为有了具体矛盾才能修,碰了墙才来找自己。我现在认为这只是在自己意识不到哪里有问题的时候所出现的一种形式,提高应该不仅仅限于这种形式,我们应该更主动的去修、向内找,提高心性。我发现哪怕每天没有跟什么人接触往来,还是有很多地方可以意识到并主动向内找,从而提高的。比如:走在路上或周围与自己不相干的人之间在讲话、做事,自己听到看到了,有时候就会动念,反映自己对这件事的看法、想法。自己思想活动的时候,有时可以意识到,就可以用法来衡量,修正这一念;有时就随着别人的话或者自己那一念想下去了。

我认为修炼应该更自觉的向内找,只管去修就好了。修炼人没有任何偶然的事情,我们也应该更主动的去修炼提高。真正的时刻向内找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对于修炼中的得失也不会很容易就陷入执著,心态也会更平和、更理性。

七、修口

我理解修口根本上还是能否守住心性,还是修心的问题。如做真象资料的工作中不涉及第三者和某些具体事情等等,我觉得还有一些现象应该注意,如:同修之间传一些其他同修的日常生活、修炼状态、说什么话、做什么工作、遇到什么事等。我发现很多同修在听这些事情的时候常常会有意无意的加入自己的理解、观念和认识甚至是自己的执著。当他(她)再讲给别人的时候,就会把自己的理解和执著加進去,甚至因为自己放不下的执著而歪曲事实,听的人有一些也会再添枝加叶的传,或以讹传讹了。这样传来传去的,到最后整件事情和事实相差甚远。

我以前在常人中看过一幅漫画,两张嘴在说一个鸡毛,越来越多的嘴传着说着,最后,这个鸡毛变成一只凤凰飞走了。

就象我写这篇体会一样,有时候就想为了把文章写的动人一点,就想加一些形容词或别的什么,这样一来我就发现有些话的意思就有些变化了,自己的体会不纯净了,那我就再修改,写的过程中还反映出各种人心、执著,我感觉到这也是在修心性的过程中。

修口是修心的过程,我想如果自己在听和说的过程中都能守住心性,真正是为了别人着想,想要帮助别人,也没有关系。而自己要说要传的事一定有自己放不下的执著,由于自己不注意修心导致的不修口,会造成一些不好的后果。我们都已经知道思想就是物质,这样那样想的人多了,就会形成一个大的不好的物质场,还会给同修造成一些个干扰,甚至是很不好的影响。这些都是应该注意的现象。不清楚的事情不要乱猜测、乱传说,不要凭着自己的理解去乱联系。有很多事情都是由于自己的一个很不显眼的执著心、很小的不注意引起的,不能等到不好的结果出现了再来反思,这样会造成一些不必要的额外损失。

以上都是我近几年在修炼中很不同于初期的一些个人修炼体会和认识。我感到现在的认识不能再停留在我们得法修炼的初期,经过了这么长时间的修炼,我们不能固守着自己以前对法的认识,学法的时候就更应该按师父经文中所写的“要想学好大法,只有不抱有任何目地去学才对。”我们学法的时候也应该放下自己对某个词某句话的认识,看书就什么都不想、不动念,包括以前对法的认识。和同修交流有了不同的认识的时候,也不应该总觉得自己理解的才是对的,应该用法来衡量是否正确。

我觉得把自己的这些体会一条一条单独列出来,也很不合适,师父讲的法是圆容的,这些理和事情都不是孤立的,都有很多原因,也可以从很多方面来理解的。但是这样可能会让思路清晰一些,可以从这些方面考虑吧。这其中有我在修炼的前5年甚至是7年都认识不清的问题,有些问题在其他同修中也有存在,我觉得有必要写出来,我们来共同探讨和思考,真正的更快的提高。

若有不足的地方,希望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