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走出来和清醒理智

正法修炼中的几点体会


【明慧网2005年9月18日】看了师父《2004年芝加哥法会讲法》后,觉得也该把自己的一些体会和想法写出来与同修交流,有不妥之处敬请慈悲指正。

一、走出来

师父在《2004年芝加哥法会讲法》中说:“大法弟子在讲清真象中救度了很多应该挽救的生命,但是还不够。其实到现在为止,大家做到的还是有限的,从数量上来讲比例还是很小。特别是中国大陆的大法弟子,肩负的责任是最大的。”我们地区讲清真象一直進行得较好。几年来,大家从镇压刚开始时的茫然无措到现在的理智清醒,每个同修都能尽最大努力做好师父说的三件事,虽然这其中也有过挫折(如资料点被破坏,同修被迫害等),但大家都能坚定的走过来,但师父为什么说我们做得还不够呢?关键是还有很多同修没有走出来。“特别是讲真象,还有很多人重视不起来。我这里主要是讲中国大陆的学员,一些人还是正念不足,对讲真象也重视不起来”。(《2004年芝加哥法会讲法》)。

的确我们身边就有这样的人,他们有的是镇压开始就由于怕心放弃了修炼,有的是被邪恶迫害后听信谎言放弃了修炼,加之不炼后,身体出现较重的病业反应,现在醒悟后又从新走入修炼,但毕竟掉了队,致使他们不能走出来,在此,建议还没有走出来的同修从身边做起。师父在《二00三年元宵节讲法》里说:“我说的一亿人不是说你们今天说的国内国外一亿人,中国大陆当时手里拿《转法轮》看的就是一亿人,他已经得法了,我已经在管他,你不能说他不是大法弟子。实修的在七千万,大法弟子当时真正的是一亿人。”如果我们每个人都能走出来,哪怕只是对自己的父母儿女、兄弟姐妹、亲朋好友、同事同学讲清了真象,算算看,如果我们每个人对20个人讲清了真象,几年来,会有多少人得到师父的救度。

其实,从迫害开始到现在,有许多同修一直在默默的做着讲真象的工作,有的同修经过自己不懈的努力,平均一个人就使明白真象的人远远超过了20个,200个甚至更多,但迫害为什么还在继续呢?关键是还有许多同修没能走出来,如果大家都能放下生死,走出来讲清真象,这场迫害还能继续吗?做为修炼的人,如果说在法理上还没有悟到而导致没做好,我个人认为常人心重,迷得太深,但若是师父已经告诉了我们该怎么做,而我们却不去做,这就不是一个小问题了。“大法造就的生命、大法给予的新生,当大法弟子都在被迫害、破坏大法这种形势出现的时候,你却不能够去维护大法,那是大法弟子吗?”(《在2004年美国西部法会上的讲法》那就已经不配做大法弟子了,或者说你已经主动放弃了你的未来。

二、讲清真象

没有走出来的同修主要是怕心在作怪,可是,如果不实修,这执著又如何能去掉呢?而在大陆,讲清真象是去掉怕心的最好实修,至少要大胆迈出这一步,常人不是有句话叫“万事开头难”吗?记得我刚开始出去发真象资料时,由于在法理上还没有那么高的认识,内心还是有些勉强,但我强迫自己这样想:“你不是大法弟子吗?大法弟子就是应该告诉别人真象,就是应该救度众生。”当心里有些怕时,又想:“怕什么,我们在做好人,我们做的是堂堂正正的事情。”有时,刚准备去做,脑子里就想到被抓的后果,于是马上发正念:“清除它,这都是变异的观念。”

我讲清真象的方式主要有寄信,到各居民小区发放、粘贴真象资料,面对面的讲:包括亲朋好友、同事、同学、学生(我是一名教员)、偶然遇到的人等。几年来,在讲真象的同时,通过不断的学法发正念,一直走到今天,当我再做这些事时,我已经非常自然了,自然到就如同每天要吃饭、睡觉一样,无论我做做什么,我觉得都是应该的,没有一丝为师父、为自己、为大法的念头,我想这都是师父、大法给我的智慧。

在此,建议没走出来的同修先从自己的居住地做起,以自己住的楼房逐渐到整个小区,(农村的弟子也是一样,从自己的邻居到整个村子),再扩散到周边,由于情况比较熟悉做起来也方便,关键是心态要正,正念要足,不要总认为别人都认识我,做这些事不安全,其实这也是后天的观念在思想上形成的一种执著从而符合了旧势力的安排,成为羁绊自己的障碍。从另外一方面讲,把周围的环境正过来,使另外空间的邪恶无处藏身,心在法上,讲清真象反倒安全了。

三、关于清醒理智

经常听到有同修说:“昨天师父在梦中点化我”,“师父借他的嘴点化我”等等。我从修炼到现在,主要的想法就是:“师父在法中怎么说的,我就怎么做,以法为师。”当然,不是说,完全不悟师父的点化,关键是不能太依赖,也不能把自己想到的什么都说成是“师父的点化”。否则就会形成强大的执著,理智不清;甚至会把自己基于人心的想象或者用人心看待法理所造成的不明智当成师父的“点化”,从而产生执著。

通常,我出去发资料时,先想好到哪个小区,哪幢楼房(视资料多少而定),然后边走边发正念“铲除所到之处破坏大法的一切邪恶因素,让有缘人看到真象资料”。到地方后,便专心发资料,这时候,往往思想中很纯净,没有杂念。有一次,我到某单位居民区。一進大门,看见正对大门的单元楼电子门紧闭,另一单元的门半开着,我便進去,由下往上发。发到三楼时,其中的一户只是防盗门关着,里面的门开着,我就越过这家,继续往上发。发到最上面一层时,听到楼下有人大声喊某人的名字。我开始往下走,当我走到三楼未发的那户人家门口时,大概下面的人已喊得不耐烦了,急匆匆的跑上来。我想也未想,便掏出资料插在门上,而几乎是同时,那个人也正好去拧门把手,但他却好象根本没看见我似的,打开门,一头冲進去。我下来后,看到刚刚对着大门的那个单元正好有个人進去。我忙跟过去,顺利的把资料发完了,安全返回。

我时时告诫自己:不要产生欢喜心,不要骄傲,我做的比别人差远了,让自己保持强大的正念。当我在法理上有了亲身领悟时,我知道这是师父的慈悲点化;当我炼功时间能够延长时,我知道这是师父的慈悲加持;当我在发放资料有惊无险时,我知道这是师父的慈悲呵护。正因如此,我才把这些体会写出来,真心希望我们每个得了法的大法弟子能够按照师父说的去做,珍惜这宇宙中开天辟地都没有过的修炼机缘,因为珍惜大法就是珍惜我们自己的生命,只要我们能时时清楚我们是师父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们就知道该怎么做,也一定会做得越来越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