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读《明慧周刊》所想到的


【明慧网2005年10月24日】我们的修炼形式是师尊教导的集体学法、炼功、切磋、整体提高整体升华。自99年7.20后这个修炼、升华的环境被旧势力破坏。为此我们伟大慈悲的师尊安排了《明慧周刊》,面向广大同修,为我们开创了整体切磋、提高的条件和保证。感谢师尊无微不至的慈悲苦度。

99年底我到天安门广场护法,后经历了被劳教、绑架到洗脑班等迫害。于2002年6月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正念走出,后一直流离失所。这之后偶尔也得到一两本《明慧周刊》,一般都是翻看一下,随机看几段或快速浏览。潜意识中觉得看这些太费时,还是用这宝贵时间多学法吧,这样提高得快。直到2004年10月我到外地办事,身边没有《转法轮》书,只有两本《明慧周刊》,只有静下心来看明慧。

这一静下心来一看,同修在以法为师正念正行救度众生实修中对大法法理的理解、升华、及大法的超常、殊胜全展现在我面前,让我激动不已,自己也在不知不觉中升华。这以后《明慧周刊》在我修炼精進中起着极重要的作用。当我懈怠时、当我被恶人跟踪时、当我用人心和人的方法保护自己不敢去讲真象救度世人时,只要我能得到《明慧周刊》,同修的切磋文章马上让我看到了自己的差距、自己人的一面的低智低能,唤醒了我神的一面。当我象同修一样学好法,精進实修做好三件事时,就真正的体验到大法修炼的殊胜、超常,心中充满喜悦。

有这么一篇对天津地区整体正法形势反思文章的一段给我触动很深:有那么一个很精進的同修,一段时间由于正念不足因执著时间而承受不住迫害而转化。后马上意识到自己的状态不对,正念一强每天除睡觉外就是背法、发正念,将自己完全溶于法中,并修出神通。当包夹他的犯人对大法弟子行恶时他说犯人要加教(延期),不出几天恶警就宣布该犯人加教。善待大法弟子时他说减教,不出几天也兑现。如此多次让常人叫绝口服心服。表示出去一定找大法书看。由于他正念正行溶于法中,后声明高压下的转化和一切不符合法的东西作废,后来被延教和加重迫害。他在心中发出坚定的一念:要出去救度众生。尽管恶警曾扬言如果要枪毙法轮功第一个就是他,但后来却莫名其妙鬼使神差第一个提前放的就是他。让我真正体悟到了大法的神威和师尊的教诲:“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

以上一例只是沧海之一滴,《明慧周刊》同修的切磋文章篇篇都让我感动、受益。但我却心痛的发现周围很多同修没有重视明慧。尽管他们可能每期明慧都有、都看,但很可能是走马观花、或有各种原因和障碍,未静下心来看、把自己放到低位来看、溶于同修切磋中看,故看不到同修实修中溶于法中的法的内涵,收效不大。具体表现为:1、发正念的程序和内容不明确。2、还处于个人修炼状态,未跟上正法修炼進程。3、地区整体协调差、同修间切磋少、学法点少。4、安全意识差抱侥幸心理,等等。要改变这种状态整体升华,每个同修都要有为大法负责、为同修负责、为自己负责的心,以《明慧周刊》为镜子,与同修们“比学比修”(《洪吟》),共同精進。要知道这是师尊在严酷形势下给我们开创的整体升华的一片净土啊,这是集全世界同修以法为师体悟之精华。一定要珍惜这机缘,要对得起同修百忙之际写出和大家切磋、交流、共同提高的厚意。

我是这样安排时间的:以学法为主,用平时小块时间或整点发正念前余下的几分钟、十几分钟来看明慧,一篇一篇的分开。这样不慌不忙,能静下心来看到闪光点,收获大。

个人所悟,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