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学法发正念否定迫害的经历


【明慧网2005年10月25日】2004年10月份我从外地回到A地,在租住的房子里当天夜里凌晨近4点来钟,我被恶梦惊吓而醒,醒来后梦中景象还历历在目:一个古代一样的城堡中正在大搜捕,当天我没有能出得了城门,心想先躲一躲再说。第二天我想出城门,我发现大门都有人把守,并且对过往行人搜身,我想我身上有大法书不能让他们搜,先转转看看。正转悠着,碰到一位熟人,我们边走边谈,我还给他讲真象,等我们转到西城门的时候,没料想他突然和那些搜查的人把我抓住,我双手被他们一边一伙人分别拽住,他们要把我送精神病院打毒针,我就在挣扎中吓醒了。醒来后还一阵阵的怕。

在我回来的前一天,有位同修除了纠正了我发正念犯困手势变形外,还对我连续说了两三遍:“无论发生什么事,你都要记住你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第二天一早我临出门的时候,那位同修又把这句话重复了三四遍,这让我十分警醒,我似乎明白是师父借她的口告诉我什么。这个噩梦让我明白可能实实在在的有危险。

我赶快把当天晚上住在那里的两位同修叫起来,给她们讲了这个噩梦,并且建议静下心来学法、发正念、搬家。其中一位同修是在大机器上做资料的,她不同意我的说法,说我怕心导致的。当时我只是认为是我这边的事情,我也就没再坚持下去,最后我说这几天我什么也不做了,停下来学法,你们愿意做就做吧。

接下来两天,我在心里撂下所有的一切,就是静心学法,正好是《转法轮》第二次改字,我心态纯净的边学边改,偶尔那位和我一起住的同修有什么需要我帮助,我也过去帮一下,但是心里根本没有做和不做的概念,心还是在法上,做完了然后回头再学法,同时增加了发正念次数,发正念时我就想:“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其它的一切安排都不要,我就是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好三件事。”

两天很快就过去了,在学了两天法后,晚上6点全球同步发正念的时候,我感觉到正念无比的强大,正念一出一切阴霾尽散,真有天清体透的感觉。我知道我的整个空间场改变了,一切的邪恶清除了。第三天,我又投入到证实法的工作中。上午,我把师父刚刚在网上发表的经文打印出版来,让同修A中午取走了。

然而,坏消息在我做那个恶梦的第四天晚上传来,同修B两天前被绑架了,同修A、B一直配合做证实大法的事情,经过核实,同修A拿了底稿后一个多小时就和B一同遭到绑架了,同时资料点被抄,还有两位同修也被绑架。后来同修A吃了不少苦,正念闯了出来。

其实我这里也是资料点的一部份,同修A、B经常到这里来,无论是人员被跟踪还是电话定位,按照常理来说很难以不被波及,但是这一切不是人对我们的迫害,是另外空间邪恶的乱法烂鬼在指使人,当我们清除另外空间的这一切,人这一面是根本不起什么作用的。我们时刻能够想到我们是大法弟子,并且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最终这一切是由师父说了算。

通过这件事,我更体会到师父的慈悲呵护。面对危险,师父一次次通过不同的方式点悟我们;在静心学法发正念中,师父又帮助我们实实在在的在另外空间清理了这一切邪恶的安排。只是我没有做的更好,没有悟到是针对整个资料点,没有和同修深入的交流下去,导致没有能够否定对资料点整体的迫害。我知道内心深处深藏着一颗私心。

通过这件事情我更明白了我们怎么样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只有静心学法,在法中修,找出自己的执著,修掉它,才是根本上否定旧势力的一切。

这件事情过去了,接下来处理的几件事情都比较顺利,不经意间发现我的思维方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由此我也更明白大法弟子的威德不是在承受迫害中建立起来,而是在否定排除旧势力安排的一切中、在证实大法中建立起来。

谢谢师父!其实人间的语言又怎能表达内心对师父的感激!唯有精進。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