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否定迫害又获新生


【明慧网2005年6月28日】2004年9月13日晚,我到小区发放真象资料。被保安发现,在小区保安科被非法扣留至14日早5:00左右,而后被一邪恶保安队长送到当地国保大队。在国保大队一名警察非法审问:“哪的人?什么时候开始炼的功?真象资料哪来的?”他问不出来啥,就换来一个邪恶的警察非法审问,又是重复以前的几个问题,我没有回答,他就拳脚相加。另一伙人,带着保安非法扣押的钥匙,在小区内挨家挨户对钥匙,找到我家,抢走一本《转法轮》、师父新讲法等一些资料,屋里被他们翻得乱七八糟,狼藉不堪。

他们把我一个人留在一个二楼房间里,我想:我是大法弟子,不能被他们迫害。就从二楼窗口跳下,准备走脱。结果刚一落地,就围上一些人,接着警察就来了,他们说:这是炼法轮功的,给她看看,咋的了。经过医生拍片子,确认是骨盆粉碎性骨折。当时医生就说:“不能动、不能动!”警察说:“整整得了,爱死不死。”他们没有按正常粉碎性骨折来抬我,结果导致膀胱破裂,整个腹腔全是尿和血,如果到胸腔就有生命危险,接着就做大手术。经过这样的折磨,我只剩下一口气了。一个警察的妻子在这样情况下还讽刺我。

我想:“我是大法弟子,还有没做完的事,还要救度众生,我站不起来是不可能的,你们什么也办不到。”躺在床上全身都不能动,他们还来逼问:快说,东西哪来的?我没有回答。找来我家属,我强烈要求回家,他们强行留在医院治疗。医生说:“骨盆粉碎性骨折,太重了,即使好了,骨盆畸形,象正常人一样不可能了。前一段时间,他们天天逼问资料哪来的,我什么也没有回答。我把自己当作一个炼功人,时时发正念,时时背法。背得最多的是“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转法轮》)结果一个月我就坐起来了,二个多月我站来了,出院之后基本正常了。

我没做“膀胱破裂”手术时,有几秒钟时间疼得我实在受不了了,我就喊:“师父帮我!”疼马上就消失了。心里想师父在哪里?睁眼看到法轮在转,原来师父一直在我身边,又看来了许多罗汉炼静功,其中也有我,又看到另外空间生命体。

真是在师父的呵护下,走到今天,体会到师父替我承受太多太多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