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广安洗脑班的末日疯狂(图)

【明慧网2005年10月25日】2005年6月,四川省广安610邪恶之徒又办起了洗脑班,被绑架的部份法轮功学员有:张丛媛、杜平生、李大元、王燕、汪世英、刘明清、罗洪勤、周可莲、周世迪、李正海、屈真庆、倪月俄、段华、郑玲凤、谭德碧、张林等。这些学员在被非法关押期间受到残酷迫害。


非法关押大法学员的华蓥老武装部

这次在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人大约有60人,他们是来自武胜、华蓥、邻水、岳池、广安的乡镇年轻干部。一个组长两个陪教,三人轮流迫害一个法轮功学员,组长一般是男的,陪教二人与法轮功学员睡一间7、8平方米的小屋,连上厕所也跟着。不管有多热,法轮功学员白天晚上都被关在屋里,每间屋都上锁,不准法轮功学员出去。晚间解手必须叫陪教人员开门,饭菜由陪教人员打上楼,打多打少要凭陪教人员的心情,他们认为符合了他们的“要求”,就给多打点,否则就打得很少很少。打扫室内外清洁全由法轮功学员做。

汪世英两次挨打、站门角、饿饭等。8个男人打她一人,拳打脚踢,用脚踢小肚子、下身,用皮带狠打头部、背部,一根皮带打断成几节,逼她放弃修炼,打完后送进了广安精神病院。

被送到精神病院的还有广安工商所的张丛媛。

王燕曾多次挨打,头部、背部等多处受伤。更恶毒的是他们给王燕打毒针、饭里下毒药。

王正军从6月16号至7月12号用竹条打得王燕全身是伤,用手打耳光,王燕的耳朵被打流血,聋了一个月才好些。张小鹏抓王燕头发、胸往墙上撞、地上撞。9月21号,张小鹏喊人用筷子撬嘴灌王燕药,说要把王燕变成疯子,牙齿都快撬落了,筷子上都是血。王燕坚持修炼,他们就给她强行打针,说要把王燕变疯,好送到精神病院去。打完一针后,强制扳王燕手在印有精神病院住院部的纸上按手印。王燕不按,李顺英就用棍子打王燕,还用脚踢,打嘴。王燕身上有13处伤。

文自珍在8月25日-27日连续四晚不让王燕睡觉,让她高抬手长达8小时不让放下,一放下就用棍子打,还用指甲卡王燕手背,卡得快冒血才放开。9月7号中午到10号中午才给王燕半碗饭吃。9月7号-26号王燕经常挨饿,出来后家人说王燕脸瘦得变形了。

9月20号上午,王燕听到隔壁有很大的响动,象是人的挣扎声。不一会就听到恶人头子喻孝福及专门打针的医生在讲:说是一个姓曾的年轻帅小伙子被用特大号针管打了一针,一会儿嘴冒白泡子了。说是几个人按着曾姓小伙子打针,他拼命挣扎,针药打得太急,那针头都断进肉里了,说他可能没得救了,已送去抢救。

广安气象局的罗洪勤,他曾多次被绑架到华蓥洗脑班,硬从他单位扣去他的工资1万多元交给洗脑班。

陈廷尧是一位老年法轮功学员,曾被劳改,刚劳改期满就送到洗脑班。陈廷尧的脚在劳改时已受伤,因不放弃修炼被恶警体罚。

李正海的脸和手都被恶人用筷子打烂 。

连那里面年轻的陪教人员关久了都说走路脚都颤抖,并说那里面象个笼子,感到压力很大,再给我们多少钱都不愿在那里。可想而知,关在里面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又是怎样的处境。

这次洗脑班是广安市政府出面由广安610办公室主办的。主要负责人有:苏翠华、喻孝福、熊昌勇、赖玉普、王显来。610的苏翠华每个星期的周一到周五都守在洗脑班,直接组织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坏事。

他们采取的办法是,把法轮功学员关押起来进行洗脑。他们从不讲参与迫害人员的姓名、地址、工作单位。他们每月休假8天,中午、晚上可轮流到华蓥市去玩,每人除工资外,每月补贴600元,车、船费照报,每个单位、乡镇都来人请他们吃喝。洗脑班的经费来源于乡镇,每个法轮功学员的所在乡政府必须缴8400元给610办公室。时间三个月,按陪教人员每月每个补助600元,每个法轮功学员800元计算拨钱给洗脑班。

四川省广安610从2000 年7月以来就一直在办着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更于2002年 12月在华蓥市红星三路老武装部建立了洗脑基地,从此以后就不断的绑架法轮功学员到洗脑基地进行迫害;特别是在2004年8月,广安恶警大肆绑架法轮功学员,当时约有60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洗脑班,到2004年11月才放回。

这一期洗脑班还未结束时,那些只为个人一时之私利的恶人们又在计划着下一期的洗脑迫害。

直接参与迫害的责任人有:
广安610主任:熊昌勇  苏翠华
洗脑班主任:俞孝福
洗脑班人员:王显来
广安政法委书记:余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