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项高贵的事业”

从一件小事谈外国人为什么支持法轮功


【明慧网2005年10月25日】这是一个平凡而真实的故事。

新学期开学没几周,我便需要去学生事务处注册学生社团。每个学年的这个时候,学校都会要求学生社团重新填表注册。

虽说已是秋季,但正午的太阳仍然温暖如火。

我来得有点早,值班室的人出去吃饭还没有回来。我在办公室外面等了一会,然后又出去转了几圈。

回来的时候,学生处已经有人了。那是个二十刚出头的小伙子,朴实敦厚,我以前没有见过,但从外表可以判断他来自南亚。

我把表格递过去,这是例行手续,然后就想再递给他个人一张法轮功的真象传单。

他迅速看了一下我填的表格,然后说:“法轮功,我知道。在温哥华,他们24小时的请愿持续了1000多天。真令人佩服!很多加拿大人都知道这件事情。这是一项高贵的事业,你们应该坚持下去。”

“高贵的事业”,久违了的字眼,我心头猛的一震,一时不知该说什么才好。出于礼貌的习惯,我很快回答道:“谢谢您善意的理解。”后来从交谈中我得知,他来自印度,现在居住在加拿大,知道很多法轮功学员受到迫害的消息。

走出学生处的大门,我开始陷入沉思。

2001年8月20日,在中国黑龙江省万家劳教所和辽宁马三家劳教所发生两起严重的迫害法轮功事件后,温哥华法轮功学员开始了在中领馆前24小时的请愿,至今已经坚持了四年。这就是那位旅居加拿大的印度青年提到的请愿之事。

国外支持法轮功讲真象和反迫害努力的人很多。就政府机构各种团体组织而言,法轮功收到了超过1300多份褒奖,130多个支持决议,还有一千多份支持信函。很多不明真象的人,尤其是在中共党文化教育下的人,看到这种情况很容易就会想到什么“反华势力”之类的词。那位素昧平生的加拿大青年人脱口而出的“高贵事业”的赞语,显然会出乎很多国人的意料,这也是让我深思其中的原因。

为什么有那么多外国人、那么多外国政府机构支持法轮功?他们为什么如此高度评价法轮功学员的反迫害和讲真象努力?加拿大一直和中国有着良好的外交关系,为什么在这场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中,加拿大却是大力声援法轮功的国家之一?

其实,对受害者的同情,是善良人的本性反映,这并不会因为你来自什么国度,什么民族,什么家庭背景而不同。对一种崇高精神境界的恭敬和赞许,也同样不会因为国家、民族的不同而有多大差异。

那些在中领馆前长期请愿的法轮功学员,无论严寒酷暑,无论大雨倾盆,无论多少冷言冷语,无论多少仇视怪怨,他们都在无怨无恨的理性平和中坚持着。他们的坚韧和善良,他们为制止这场非人迫害所付出的一切,深深打动着每一个了解此事的人。连中领馆内部的人都在私下对法轮功学员说,你们要坚持下去。

应该说,刚开始的时候,不少外国人对法轮功也是不了解的,他们对法轮功学员的请求呼吁也在犹豫是否应该站出来表态,他们也会有这样那样的顾虑,这很容易理解。

但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2002年3月,得知江氏流氓集团对大陆法轮功学员下达残忍的“杀无赦”密令后,上百名加拿大法轮功学员在冰雪覆盖的国会山庄的草地上,整整齐齐的静坐,進行了36小时的绝食请愿活动,呼吁加拿大政府帮助制止中共江集团的这种残杀。他们中有曾经去中国北京天安门打横幅请愿的西人法轮功学员、有老人、学生、有请假赶来的公司职员。

面对此情此景,加拿大负责亚太地区的一位国会议员感动的说:“你们知道吗?从国会山庄办公室的窗户里,我们看到你们一个个在雪地上整齐的排列着,默默的为中国的法轮功学员呼吁,许多议员都感动了,大家都在交谈这件事,你们太了不起了!”

当晚11点钟,一名国会议员从国会山庄里来到了绝食现场,他与绝食的法轮功学员们一一握手。他被学员们的精神深深感动。他说:“我支持你们,你们辛苦了,你们要坚持下去。”

另一位加拿大国会议员说:“我多次表示了对法轮功的支持。在这里我再一次被你们的善良而深深感动。我不能理解为什么中国政府如此残酷的对待法轮功学员。我希望更多更多的人能像我一样站出来支持你们。希望你们继续努力。我肯定,正义永远都是胜利的。”

如果不是被法轮功学员不惜一切的维护“真善忍”崇高信仰的精神所感动,这些议员不会这样站出来支持法轮功。而且可以看到的一个规律是,对法轮功的支持与他们对法轮功真象的了解成正比,这不是“反华势力”所能解释的。

美国国会议员对不同议案的不同态度是闻名的,一个议案取得一致意见的情况并不多。大多议员对中国态度友好,但在声援法轮功的决议案上,却总是一致通过。用“反华”之说来解释只能是自欺欺人。他们并不反华,但却对中共迫害无辜、践踏人权的恶行表示谴责,事实上,中共不等于中国,谴责中共并不是反华。

人同此心,心同此理。如果我们也有家人、朋友遭受不公,不管他在哪里,我们是否也会同样为他们伸张正义,在力所能及的范围進行声援和帮助呢?

2001年12月,三十多位西人法轮功学员在天安门广场勇敢的举起了“真善忍”条幅。其中一位曾用中文呼喊“法轮大法好”的加拿大青年,在一封写给全中国人民的公开信中说:

“法轮大法来自于你们中国那块土地和中华民族博大精深而又美好的文化。如果没有它,我不会是今天这样一个人的。带着最深的敬意,我踏上了你们的国土,为了你们而支持真理。我希望我这一副外族的面孔和纯净的心能够唤起你们心中依然存在的善良。请不要追随江泽民和他的犯罪集团迫害法轮功,这对你们真的不好。”

相比中共对法轮功恶意的诋毁,这个异族青年对中国文化的理解和对法轮功“真善忍”信仰的崇敬值得我们思考。

2005年9月,在胡锦涛出访加拿大之时,加拿大总理马丁在两国首脑的联合新闻发布会上说,“我想强调我们对人权和国家管理的全面探讨,……我提出了法轮功问题,我们相信更好的国家管理需要更好的理解人权问题。”

为什么加拿大政府声援法轮功?因为,这是一个尊重人类基本理念和精神价值的国度,一个被法轮功伟大精神感动了的国度。为什么那么多外国人支持法轮功,那么多外国政府支持法轮功?因为他们知道法轮功学员的遭遇,他们知道法轮功的精神对这个时代意味着什么。

2003年6月,深深了解法轮功学员的加拿大国会议员安德斯被身着黄衣在雨中坚持静静炼功的人群感动,声音哽咽的说:中国当局总有一天会知道你们在做什么,你们所做的就是带来希望。

面对这场惨无人道的迫害,那些用所谓的“反华”来揣摩外界支持法轮功的人应该思考,是什么导致了自我的迷失,丧失了基本的关于人性、善恶的常识性判断?

千千万万的法轮功学员承受着人间最大的不公。面对残忍的迫害和不了解真象的人们,他们在默默的坚持着,和平的呼吁着,慈悲的讲清真象。他们对“真善忍”原则至死不渝的捍卫,他们体现的和平理性、大善大忍、坚韧无畏的精神,感动了整个世界。有人说,这个时代因为法轮功而辉煌。是啊,几千年了,人间又曾几回见过这样惊天地、泣鬼神的壮举呢?

还有那些在恐怖迫害的环境中明白了法轮功真象的人们,也在不断勇敢站出来反对迫害。维权律师高智晟先生就直言:对法轮功的迫害,是对人类法治价值、道德、道义、良知和人性的迫害。公开谴责迫害,声援受难者,是人基本的道义选择,而沉默,则是所有沉默者的耻辱。我们都生活在一个国际化的大家庭里,人们再也没有理由对世界上灭绝人性、毁灭人类基本价值尊严的恶行保持沉默,无论那恶行发生在何时,发生在何方。

总有一天,所有的中国人不再动辄用“反华势力”来形容外面世界对恶党的批评;总有一天,所有的人都会赞许:“法轮功反迫害是一项高贵的事业。”那时,我们会为我们尽下的微薄之力感到欣慰,因为我们捍卫了人类普世的价值,也捍卫了我们自己的信仰和我们国家的尊严。